人民幣兌美匯率將破7? 破了又何妨

國際中心 2018年10月28日 07:00:00

人民幣近期持續看貶。(湯森路透)

(本文為《湯森路透》獨家授權《上報》,請勿任意轉載、抄襲)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再度逼近7,又一次激發對年內能否破7的熱議。

 

加大匯率彈性,而非固守某個點位,讓匯率適度貶值,應該更能化解累積的貶值風險,也更適合當前的經濟狀況,更好地應對中美貿易摩擦帶來的衝擊。

 

最近逾一周來,人民幣快速失守6.94、6.95和6.96,監管之手撤防整數關口,加上央行官員再次發聲維穩匯率預期,引發市場對央行或放棄固守具體點位的猜測,未來重點要關注監管容忍度和市場博弈的變化。

 

美元強勢人民幣順勢貶值 展現監管自信

 

當然,匯價破7是人民幣在強美元下的順勢而為,並非單邊貶值,且監管層也絕不會任由匯率失控。」一名外資行交易員表示,「不要太糾結於點位,雙向均衡波動是最好的,實際上這是監管自信的體現。」

 

中國央行官員有信心保持匯率基本穩定。(美聯社)

 

對於中國人民銀行(人行)而言,在龐大的外匯儲備支撐下,想要透過政策工具將匯率穩定在某個區間內並非難事,但如此一來,硬幣的一面是貨幣政策獨立性可能獲得更大空間,另一面則是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政策可能要持續收緊,從而令實體經濟受損。

 

人行副行長潘功勝26日詳述保持人民幣匯率基本穩定「有基礎、有信心、有能力」,向外界傳達中國管理預期,力保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決心。

 

對於虎視眈眈的人民幣空頭,他也隔空喊話,「對於那些試圖做空人民幣的勢力,幾年之前我們都交過手,彼此也非常熟悉,我想我們應該都記憶猶新。」

 

事實也的確如此。2018年下半年以來,全球避險情緒上升抬漲美指的同時,也持續施壓人民幣匯率,不過相較於其他新興經濟體貨幣而言,人民幣匯率仍是相對持穩,人民幣匯率指數亦維持在相對穩定的區間內。

 

儘管本輪匯率貶值預期的壓力,可能更甚於2016/2017年的那一波,但有了上次管理預期的經驗,本輪人民幣貶值的預期管理卓有成效。即使是人民幣自2018年6月中旬以來貶值逾8%,市場情緒始終相對穩定,跨境資本流動形勢也基本穩定。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指出,「本輪人民幣貶值與上一輪最大的不同,是跨境資本並未出現大規模外流。」

 

受美元延續強勢、中間價弱於預期影響,人民幣兌美元即期26日盤中一度最​​低下探至6.9647元,創2016年12月28日以來新低;尾盤疑似大行大單結匯,匯價短時間內快速反彈逾200點,逆轉跌勢,無奈逢低購匯盤洶湧,收盤回吐大部分漲幅。


警惕短期熱錢擾動

 

實際上,市場人士樂見監管層加大人民幣匯率彈性,而非固守某些點位。不過,仍需要警惕短期資本流動加大,以及羊群效應可能引發的匯率短時擾動。

 

國際金融協會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每周流入中國股市的資金平均為95.5億美元,但在10月5日-12日股市動盪期間,股市外流資金超過245億美元,外流規模和速度遠超過流入規模和速度。

 

王有鑫指出,「證券投資項下的短期跨境資本流入增加,在全球金融波動加劇背景下,未來有可能成為潛在風險點。」

 

短期內外資流入可能影響股市表現。(湯森路透)

 

王有鑫強調,考慮到證券投資項下的資本流入都以短期的投機資本為主,未來隨著中國貨幣政策和金融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短期熱錢可能會集中以更快的速度逃離,將嚴重衝擊中國匯率穩定。

 

目前來看,中國跨境資本流動形勢依然保持穩定,但三季度以來隨著人民幣匯率快速貶值,風險正在抬頭。

 

以債市為例,9月外資增持人民幣債券規模亦銳減逾九成,且由於美聯儲持續加息縮窄中美利差,美元有效匯率持續走升引發新興市場資本外流仍在持續,後續境外機構購買人民幣債券的規模將比前1個月減少。

 

不過對於上述短期跨境資本的流動,應已引發央行的關注,潘功勝就指出,人民銀行積極採取了一些措施來穩定預期,包括不斷地完善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的機制,保持匯率的彈性;同時針對外匯市場順週期的行為,已經並將繼續積極採取宏觀審慎政策等措施來穩定外匯市場預期。

 

王有鑫也指出,針對當前較為複雜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未來要完善「宏觀審慎+微觀監管」,兩位一體管理框架,構建跨境資金流動宏觀審慎管理體系,逆週期調節外匯市場短期波動,完善外匯市場外觀監管框架,維護外匯市場秩序。

 

(記者:李文科,審校:喬艷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