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日本第一位女同志藝人」牧村朝子:不管如何都要好好生活

黃衍方 2018年10月28日 21:00:00

「日本第一位女同志藝人」牧村朝子(攝影:陳沛妤)

今年31歲的牧村朝子有著「日本第一位女同志藝人」的稱號,這幾年她持續透過寫作和演講幫助社會大眾瞭解LGBT族群。她的著作《我從沒計畫成為一個同志》近日正式在台灣出版,她也藉著這個機會,來參加耳聞已久的台灣同志遊行。「因為這是亞洲規模最大的(同志遊行),所以一直以來都很想參加。」

 

10歲那年的初戀

 

牧村朝子的初戀發生在10歲,對方是班上的同學。「我到現在都還會夢到那個女生。」談到初戀對象,她立刻淚眼婆娑起來:「她是個能夠直接說出自己想法的女生,但是我不是,所以有著想要變成她的心情。」

 

牧村朝子表示,這個年紀是最容易搞小團體跟霸凌的時候。而當她喜歡的女生被霸凌時,她卻沒辦法解救她,即使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情緒很激動。

 

不過,這份感情僅止於暗戀,牧村朝子笑道:「我從來沒有跟她講過話。」同時她也陷入困惑當中:「我覺得喜歡女生很奇怪,所以也開始討厭喜歡她的自己,甚至有輕生的念頭……無論如何都得放棄這段感情。」牧村朝子的初戀就這樣被她自己扼殺掉了。

 

因為覺得喜歡女生很奇怪,牧村朝子扼殺掉了自己10歲時的初戀(攝影:陳沛妤)

 

第一次參加女同志網聚

 

因為覺得喜歡女生是一種異常,為了變得「正常」,牧村朝子從高中就開始交男朋友,並且陸續嘗試過各種不同類型的男性,甚至認為自己有性別認同障礙而去看心理醫生,但是不管怎麼做,都改變不了她是個「喜歡女生的女生」這件事實。

 

直到22歲的時候,牧村朝子透過社群網站mixi第一次參加女同志的網聚。她發現大家跟自己年紀相仿,但是都很接受自己是女同志,才讓她開始試著改變心態。

 

這一年,也是牧村朝子也開始擔任模特兒的時候,最初會進入這一行,只是因為它在求職網站上的時薪比較高,結果意外成為她人生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問到牧村朝子是不是對自己的外貌很有自信?她笑道:「當然囉。」

 

雖然對模特兒這份工作自信滿滿,但是牧村朝子這時候仍沒有完全接受自己是女同志這件事。當時她已經有了一些女同志朋友,對同性戀這件事情也比較開放,但是對於自己是不是女同志、還有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那時候她還是比較猶豫的。

 

牧村朝子早期的寫真影片

 

被綜藝節目出櫃

 

當了一陣子的模特兒後,牧村朝子跑去參加日本小姐,利用進到決選的機會前往演藝圈發展,而她會成為「日本第一位女同志藝人」完全是場意外,那時他已經認同自己的身份,但並沒有想要如此高調。「那時候我並沒有想要出櫃,也沒有跟經紀公司講過(我是女同志)。」

 

當時,牧村朝子從經紀公司那裡收到一份綜藝節目的試鏡邀請,試鏡時對方問她:「最近有什麼開心的事情嗎?」她不經意的提到關於女朋友的事。「試鏡人員就『咦?你是女同志啊!』然後我就拿到一份寫著『日本第一個女同志藝人』的劇本。」節目裡也給她打上這樣的介紹字卡,這個稱號從此就廣為人知了。

 

不過,牧村朝子後來試著反省後,覺得「日本第一個女同志藝人」這個稱號不應該冠在她身上。她認為想說但說不出口的人,或者是說過但是已經被世人忘記的人,在日本藝能界一定存在著。「我應該不是真的日本第一個(女同志藝人)。」

 

「日本第一位女同志藝人」這個稱號的誕生完全是個意外(攝影:陳沛妤)

 

出櫃對演藝生涯的影響

 

在電視上出櫃這件事,徹底改變了牧村朝子的演藝生涯。「出櫃的結果就是,我不能做牧村朝子以前的工作了。」她說:「既然我是女同志,就只能做跟女同志有關的工作。」之後上門的工作都是因為女同志的議題而找上她。

 

牧村朝子表示,像是談論「怎麼用泳裝吸引喜歡的男生」這類的節目就不會找她當特別來賓,替雜誌拍封面寫真的機會也越來越少。「去錄節目的時候,看到劇本,指定要我講『男生的肌肉好噁心』這一類台詞。」她說:「我只能夠演女同志的角色。」不過,她表示,這樣的現象是因為日本演藝圈習慣給每個藝人一個角色定位,而她就是被定位為女同志。

 

牧村朝子談到,日本社會為了避免產生衝突,習慣人與人之間要保持距離。在這樣的狀況下,人們會給每個人一個角色定位,然後用既定的印象去判斷你是個怎麼樣的人,她舉例:「啊,是女生嗎?那一定喜歡可愛的東西吧?啊,是秋田人嗎?秋田美女很多,對吧?」

 

牧村朝子表示,對於這種狀況,她雖然會有感到沮喪的時候,但是也覺得這是日本社會一個讓人安心的地方。不過,當大家把你放在一個框架裡的時候,就不會再去想你還可以做框架以外的事情,這讓她覺得有點可惜,就像大家知道她是女同志以後,以前上過的節目就不會再邀請她一樣。

 

牧村朝子與法國籍妻子接受日本綜藝節目採訪

 

女神一般的老闆杉本彩

 

牧村朝子入行時的經紀公司「Office彩」的老闆杉本彩對她的人生影響深遠,請她談談這位女士時,她興奮的表示:「她是女神。」

 

牧村朝子說,最初她只是喜歡杉本彩的長相,所以寫信去毛遂自薦,後來進到經紀公司,第一次見到她本人之後,就覺得怎麼有這麼厲害的人。「舉例來說,她會這樣講:『男人的年收?我一點都不在意啊。』」另外,每家公司通常都會有社訓,而Office彩的社訓是「不要自我設限、不要對自己說謊」,讓牧村朝子覺得這間公司太棒了。

 

不過,讓牧村朝子印象最深刻的,還是在她坦承自己是女同志時,杉本彩對自己講的一席話。她說,在電視上出櫃這件事情完全是個意外,所以沒有事先跟經紀公司報備,因此當她在一個阿根廷探戈派對遇到杉本彩時,她非常慌張。「我覺得她一定會生氣。」

 

但是,杉本彩卻這樣對她說:「所謂的演藝活動呢,如果沒有想要傳達的東西就沒有意義了,你身為女同志,在青春期一定有很多委屈吧。既然如此,不要讓其他人在青春期受到同樣的委屈,不就是你的責任了嗎?請加油吧。」牧村朝子認為,杉本彩的這段話也是促使她開始寫作的動機。

 

杉本彩是牧村朝子心目中的女神(攝影:陳沛妤)

 

台灣在性別平等教育方面很先進

 

關於性別議題,牧村朝子認為日本社會最需要改進的地方是什麼?她表示,曾經有議員宣稱:「同性戀是興趣,跨性別者是精神障礙。」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另外,日本社會習慣把人分成「男性、女性、LGBT」三個種類,但是LGBT並不是同一種人,裡面的組成相當多元,她認為這些都是必須重新思考的問題。

 

牧村朝子曾經在澎湖學過一陣子的中文,當時她偶然翻到台灣的國中教科書,雖然是90年代使用的版本,但是裡面已經有提到多元成家的概念,像是家庭不一定是由一個爸爸和一個媽媽組成的,讓她覺得台灣在性別平等教育方面很先進,難怪台灣能夠成為亞洲第一個用法律保障同性婚姻的國家。

 

牧村朝子表示,相關法律通過之後,不只是台灣人,其他想要同性婚姻的外國人也可以在這裡圓夢,她拍手道:「真的很恭喜、非常恭喜。」

 

牧村朝子覺得台灣在性別平等教育方面很先進(攝影:陳品佑)

 

不要被既有的概念限制

 

去年五月,司法院宣布現行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引發許多團體的強烈反彈。牧村朝子表示,她覺得社會上一定會有反對的聲音,但她不會強迫他們馬上接受:「他們為什麼反對呢?我會想先聽聽看(他們的理由)。」可能是擔心少子化、或者是宗教信仰不允許,她認為要先了解反對的理由,才有辦法繼續討論下去。

 

牧村朝子談到,其實現在大家所用的LGBT等詞彙,都是從英語圈傳過來的概念,她希望大家可以從跳脫這些概念。「在奄美群島,跨性別者被稱作『ちぢばっぺ』,翻譯成日文就是錯誤的靈魂,出生時身體裝錯靈魂的意思。」她覺得大家可以去思考,我們真的有必要把人們細分成那麼多種類嗎?

 

對於那些存在台灣各地,正在為自己的性取向感到困惑的人們。牧村朝子覺得他們一定很徬徨,吃不下飯也睡不著覺,因此,她希望這些人不管怎樣,都要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的過生活。

 

(專訪影片點這裡

 

(攝影:陳沛妤)

 

看更多《上報生活圈》文章

 

 

閱讀採訪需求通知 / 提供最新閱讀新聞資訊

請聯繫: 上報生活中心 → lifenews@upmedia.mg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