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仿日的地方創生 可從台灣郵務體系下手

何承恩 2018年11月05日 00:00:00

地方創生成了安倍內閣重要國家戰略,城鄉發展落差極大的台灣可以之借鏡。(圖片取自PAKUTASO)

地方創生 台日共同課題

 

在日本,安倍首相為了糾正「東京一極集中」,以及高齡少子化下勞動人力減少、地方經濟產業發展困境等社會問題;地方創生成了安倍內閣重要國家戰略,以まち(城鎮)・ひと(人)・しごと(工作)為核心,投入國家資源來促進郷村人口回流、創造在地就業機會、打造能滿足年輕世代生兒育女的優質環境。

 

同樣地,台灣城鄉也面臨到發展落差,地方人口不斷流向六都的問題。根據國發會105年的人口報告推估,台灣在110年至114年將達到人口高峰,台灣至115年正式邁入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超過20%。

 

總人口成長趨勢-高、中及低推估(資料來源:國發會-中華民國105至150年人口推估報告)

 

高齡化時程-中推估。(資料來源:國發會-中華民國105至150年人口推估報告)

 

此外,根據內政部106年人口統計通報,全國有69%人口集中在六大都會區,且每年移居都會人口以6萬人速度成長。特別是雙北市僅占國土面積6.4%,集居人口卻占全國28%,高達668萬。最後的結果是導致高房價、高公共投資成本、城鄉發展落差,台灣現況可說比日本更嚴峻。

 

立法委員吳思瑤今年三月於總質詢以日本《地方創生法》中所規範之「地方創生本部」作為案例,要求未來內閣若整合人口會報、人才會報,也應將地方創生納入,由行政院長統籌、各部會首長都參與其中。不久後,「地方創生會報」油然而生,賴清德院長更宣布2019年將會是地方創生元年,自此地方創生在台灣逐漸成為一門顯學。

 

至於政府部門首次以地方創生為名的政策,則是國發會在國家建設總合評估規劃中程計畫(101年至106年)下,另撥經費開放地方政府申請「設計翻轉 地方創生」專案管理計畫,藉由導入設計思維創新模式、建立地域性品牌目標,整合在地永續經營團隊、促進地方產業發展、塑造地方自明性。近日,台灣地方創生設計成果展更一度反攻日本,進駐東京蛋黃區策展。

 

創生元年 活用國有資產

 

既然明年才是地方創生元年,相信一個有作為的政府,絕對不會滿足於現況。筆者提出一個面向,希望能做為政府的參考,那就是活用戰後接收的日產事業,包括中華郵政、台灣銀行、台糖公司、台鐵管理局等單位,藉以推動地方創生,以下則以中華郵政(以下簡稱郵局)作為討論範圍。

 

中華郵政,是台灣唯一的郵政事業機構,也是交通部完全持股的國營企業。在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依據日本郵政體系,建立了郵政系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中華民國政府遷往台灣,也將日治時期的郵政系統收編至中華郵政之下。

 

郵局可說是台灣基層民眾密不可分的一個公家單位,民眾不僅書信、包裹、通路等業務有往來,在郵政儲金的部分,更突破新台幣5兆元、儲金總額為台灣銀行業第1位,足可顯現郵局在台灣民眾心目中值得信賴度。

 

在過去,依照已廢止的《交通部郵政總局各區郵政管理局所屬各等級郵局設置標準》,將各等級郵局分作特等、一等甲級、一等乙級、二等甲級、二等乙級、三等,並將支局分為特級、甲級、乙級、丙級、丁級、戊級。

 

然而各等級郵局的設立標準為:

 

一、縣、市以上政府所在地及重要鄉、鎮、市公所在地。

 

二、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或交通衝要地區。

 

前項以外各局均為支局。   

 

也就是說,較大型的郵局都設置在精華地段,更是政治、經濟、文化中心或交通衝要地區。即使後改制為郵務公司後,按照現行之《各等郵局及各級郵局等級評定基準》,其作為區域樞紐的角色亦無變化。更何況,最熟悉地方的人往往都是郵務人員,穿梭在大街小巷,精準地將信件投入你我家中信箱的,不正是郵務差嗎?

 

換個方向思考,在地方創生推動的脈絡上,郵局可以透過改造、導入新創思維,在政策中扮演一定的協力者,也因為與人民最貼近,政策的落實也容易讓人民最有感。

 

郵務導入新思維 創造區域價值

 

既然地方創生一詞由日本飄洋過海而來,台灣郵務體系也是日本統治所建立起來的遺產,日本郵務體系的精進作為,都值得台灣郵務體系參考、借鏡。不過在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任內,原本國營的日本郵政已拆分成數家公司、釋股民營化,此點則不在本文之討論範圍內。

 

有去日本玩過的朋友都知道,如果你對日本風情嚮往,那日本郵局就是一個令人容易失心瘋的地方。當地郵局販賣大量充滿地方元素的商品,特別是城市系列明信片更體現日本對於地域文化的重視,而且價格通常在1000日圓以下,非常符合台灣人對CP值要求。這款商品是將每個縣市特產或風景名勝為元素,導入設計力成為產品,在日本47個都道府縣當地限定,筆者過去在廣島大學參與短期課程,就對郵局內賣的牡蠣(廣島名產)名片留下深刻印象。

 

 

談日本的地域振興,乃是在日本擁有各式各樣的在地文化,日本對於任何事物都講究地域性,他們也對於各地文化的差異能有所包容,甚至互相競爭。從1988年日本前首相竹下登率先提出「鄉土創生事業」概念,正是建立在文化的基礎上。

 

日本郵便局在這幾年間,也加入了地方創生的行列。從2007年10月開始,陸續與數個地方自治體建立夥伴關係,並提供地方NGO行政服務,協力為地域社會作出貢獻。同時,日本郵便局推出了「ふるさと小包」(故鄉禮包)系列,並與地方政府合力推動プレミアム商品券(地域振興券)販賣,並提供通路將地方特產推廣至海外。相較之下,台灣郵政雖然也有POSTMALL郵政商城,協助推廣偏鄉農產行銷,但仍不夠全面,也缺乏政策力道支持。

 

日本郵便局也將自身地位為「區域中心」,致力於區域創建,在2016年展開了「○○ × 郵便局~動き出す!郵便局とのイノベーション~」,試圖結合不同領域的產業,推動日本郵便局的創新,達到共創的目的。舉例來說,日本郵便局即與ハピキラFACTORY合力推動以年輕人和婦女的角度,並結合具備在地特色有的商品,並以郵局作為銷售渠道,用「ふるさと小包」(故鄉禮包)來重塑品牌,成功帶動當地產品的新潮流。

 

在日本郵便局的網站上,也能看到他們要求當地的郵便局長與社區緊密相連化,參與地方性活動,包含當地社區進行交流、參與地方社團(如棒球隊或足球隊)、地方環境清掃工作、甚至是要求郵務人員取得防災士資格,納入地方防災系統,可以說每天都在為區域發展工作而努力。

 

2017年,為了地域的振興和發展,日本郵便局連續第三年參加區域創意城市規劃論壇,努力地推動地方創生。若公部門都認知地方創生是國家發展的重中之重,自然態度就會積極化。

 

至於台灣的郵務體系,能不能翻轉思維,創造與過往不同的作法,甚至與區域共創新價值,建立起整體相互支援的生態系統,就看領政者是否擁有全盤佈局的思考,跳脫既有的視野去推動政策、整合現有資源。但筆者期待在地方創生元年,我們能透過在細緻規劃與力道充足的政策下,讓人民看到地方創生全面的可行性。

 

※作者為政治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