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賴香伶遇襲是柯市府的「挺擊案」

王瀚興 2018年11月02日 00:00:00

臺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於市府辦公室遭襲。圖為賴香伶親筆寫的紙條「謝謝大家的關心,目前傷勢已穩定許多,請大家放心。」(圖片取自勞動台北臉書)

日前驚傳臺北市勞動局長賴香伶,於市府辦公室遭襲,我們在這裡慰問賴局長,也希望她能早日康復。新聞或討論賴局長對勞動法規修正的堅持,或起底疑犯的激進,然歷史學家柯林武德有云:「一切的歷史皆為思想史。」筆者容有不同觀點,以歷史剖析此事件。

 

首先,《明季北略.附前挺擊青宮一案》:描述萬曆年間,居然有宮內太監串通外人,欲加害太子朱常洛。萬曆皇帝寵愛的鄭貴妃,因有立儲君之志,嫌疑最重!萬曆皇帝為避嫌,一搥定音,稱凶犯精神病,並命將黨羽即刻處死,復於大臣面前,對太子大加讚揚,然此亦為明代三大謎案的「挺擊案」,難杜後人議論紛紛。

 

承前,今賴局長維護勞工權益,為市民所周知,亦無功高震主,遭其他小人陷害的可能;雖市府的戒備,不可比照皇宮,恐僅系個別突發的暴力事件。是以,日後應加強戒備,而不能再度讓凶犯,如入無人之境,以維護同仁與民眾安全。

 

其次,《重訂清鑑綱目》記載:嘉慶十八年,天理教徒在京師起事,匪徒二百餘人,買通宮內太監,從皇宮的宣武門潛入;之後,分眾攻擊東西東華門,皇子在上書房聞變,指揮太監與侍衛抗敵,並以鳥銃擊斃匪徒,叛亂遂平。恰逢嘉慶皇帝不在宮中,謠言四起,嘉慶皇帝火速返京,人心稍定。事後,皇帝自責德行不足,文武玩忽,並認痛定思痛,避免此奇禍再生。然而,清代此事,雖同為攻擊皇宮,然卻與「挺擊案」相異:明代的挺擊案,乃一人所為,清代則系團體,規模大迥異,此其一;清代乃由外人串通內賊,而非如挺擊案,內賊勸誘外人配合;此其二;本件突顯清廷吏治敗壞,社會矛盾,而挺擊案,僅為皇位之爭,此其三。凡此三者,為明清相類事件的根本差異。

 

承前,市府為諸多主管與同仁辦公處所,本應望之儼然,凶犯不敢越雷池一步。為何勞資糾紛,一級主管卻成為嫌犯的「出氣筒」與「替罪羊」?據報載,本次勞資糾紛,諸如「假承攬,真僱傭」、「惡意扣薪」、「自願離職書」,造成疑犯生計朝不慮夕云云,雖疑犯曾多次檢舉與訴訟,然從司法到行政,下情皆難以上達,古語云:「凶歲之子弟多暴」,生活無著,挺而走險者眾,無辜的賴局長遂有此劫,令人痛心!幸賴疑犯僅隻身一人,若假設有心人士挑唆,使勞工們「太陽花般」佔領官署,令人不敢想像!前開史實,揭示人民擅闖官府重地行凶,由高層權力傾軋,轉為社會民變四起,以古喻今,鑑往知來,能不讓你我膽寒嗎?

 

最末,筆者以《史記·汲鄭列傳》作結:汲黯為漢武帝時的忠臣,多次犯顏直諫,武帝很不開心;然其一身正氣、政績斐然,是武帝心目中的「社稷之臣」。反之,當時丞相公孫弘,長袖善舞,沽名釣譽,善詭辯,好權術,卻得武帝喜愛。淮南王劉安欲叛變時,曾言:「汲黯剛毅正直,難以說服欺瞞,若換成公孫弘,就像葉子發新芽,振落樹葉一樣容易。」兩人高下立判。

 

一個團體的首長,代表該團體的信念,試問:我們的柯市長是否果敢正直?遠的不談,近來他將臺灣的前途比擬「架上商品」,是何居心?對其支持者信奉的「轉型正義」有所微辭,為婦聯會說項,旋即改稱口誤,如何與支持者交代?試想:市長豈有汲黯之風,恐僅餘公孫丞相的機巧吧?申言之,若非「子帥以正」,若無「威武不屈」,自有橫逆之徒,接踵而至。今勞動局事件一葉知秋,實值我們的大家長柯市長,柯醫生,細細思量!

 

※作者為律師

 

關鍵字: 賴香伶 柯文哲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