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韓國瑜捲起一場虛構虛無之戰

邱風 2018年11月04日 00:00:00

韓國瑜說如他當選市長,將禁止政治性與意識形態的抗議抗爭。(攝影:張哲偉)

杜甫的詩寫道,「語不驚人死不休」;韓國瑜雖無詩人的名氣或著作,但他「瑜不驚人死不休」,屢屢口出驚人之語。這也使他一時名聲響亮。他也讓人想起漢朝時的陳遵(陳孟公)。因他豪放、義氣,又好飲酒、交朋友,大家都很敬重他,使得他名聲響亮、名傳遐邇,盡管當年當代並沒有電視廣播網路空軍等等。而當時另有一個與他同名同姓的陳遵(陳孟公)。有一群在飲酒的人,聽說他(陳遵)駕到,都紛紛離座站立,可是他們發現不是那位他們敬重的陳遵而是另一位陳遵,因此就給這位先生(另一個陳遵)取了個外號叫陳驚坐。

 

現今台灣的韓國瑜,除「瑜」不驚人死不休外,也有點像陳驚坐,成為韓驚坐。所不同的是,杜甫有學問有人生歷練是個天才,也當過官,憂國憂民僕僕風塵飽嘗飢寒疾苦,深知民間疾苦病痛,所以寫出無數的好詩,被稱成為詩聖。他的詩流露悲天憫人仁民愛物情懷,言語清新雄偉優雅動人,不止是驚人之語而已。而陳遵也是俠義忠勇正義之輩。

 

總括而言,他們或許言語驚人驚坐,但基本上是言忠信,行篤敬,是忠義忠誠信實的人,不只是在言語層次,更不是耍嘴皮或舌燦蓮花而已。在言語與行為作為上,他們值得敬重:這或許與柯文哲韓國瑜似乎為了選舉選票而純以言語驚人或引人注意、討人歡喜,引發議論騷動,相較之下,是截然不同的。

 

韓國瑜說如他當選成為市長-不管他是否會被稱陪睡市長或親一個市長,他將禁止政治性的與意識形態的抗議抗爭,上街遊行。這話引起譁然抨擊、反對,大都說他在搞戒嚴搞恐怖高壓統治了?!發現所言不妥,主張有問題,窒礙難行,他又改口做補充說明:他說不是禁止而是要道德勸說;並說其他有關環保公益的遊行活動不在禁止之列。

 

這樣的主張可說支離破碎,有主張等於沒主張。不過對他韓國瑜而言大概是無所謂;因為他本來就是要引起民眾驚異驚怪驚嘆!造成熱鬧騷動!而隨後他會加以補充,修改,改正:這是他的言語戰術,驚語(驚人之語)戰術。陪睡說也是一陣驚異責難造成騷動後,他立即加以修改補充說明;他要大家別想歪了。他的意思是陪睡是陪老闆投資者喝茶聊天;這使陪睡多了一個意思。「阿珠來我陪你睡」 「別想歪了,我是說陪你喝茶聊天」:這好像比「蓋棉被純聊天」境界更高了。

 

他的所謂聲量名氣就是這麼製造出來的。他用的法寶是扔言語炸彈(或詐彈)放語言煙火。但這樣有用嗎?語言煙火畢竟不美而言語炸彈會炸傷自己。他這樣放煙火扔炸彈會讓他的票灰飛煙滅。可是韓流們卻樂此不疲,自娛娛人,殊不知結果是自愚愚人。

 

不但韓國瑜自娛娛人、自愚愚人;國民黨的大咖要角智囊策士也是這樣,甚至更糟。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的「陪睡」持續引發討論,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因為韓國瑜(說這話後面)還有補充說明,所以他不認為韓國瑜有錯。吳要這麼說也沒什麼不可以。問題是吳身為黨主席,把整個黨帶向虛無飄渺,讓韓走向歧路迷途而不自知,那才是嚴重的問題。

 

很嚴重的情況是,國民黨上上下下都在打一種虛無戰爭、打虛無選戰;也可說她們在模仿傳說中的蚩尤戰法、蚩尤戰術。因為他們一直在編造、虛構虛無的東西,不斷施放迷霧,透過網路媒體的噴霧器。最明顯的大霧瀰漫是,他們虛構了一個明朝、大明帝國在台灣。

 

也因此,韓國瑜造勢的用語是滅東廠,他們要打倒東廠西廠內廠錦衣衛等等。問題是,現今中華民國台灣政府是大明帝國嗎?有大明帝國嗎?有明太祖明成祖仁宗宣宗英宗憲宗武宗熙宗以至於思宗(莊烈帝)等等這些明朝皇帝嗎?沒有,當然沒有。有的話,台灣就不會有正在選舉的民主盛事了。既然沒有明朝明代,沒有明帝國帝王,那當然就沒有東廠西廠內廠錦衣衛等等了。如有也就不會有台北市的三腳督選戰,也不會有高雄的韓國瑜陳其邁之參選競爭了。

 

國民黨她們的策士謀臣說明思宗裁撤驛站造成李自成等起義造反,攻入北京。策士虛構的大明帝國帝王明思宗蔡英文朱英文朱由檢搞年改、重用吳音寧迫使軍公教韓國瑜等起義造反!這是一種怎樣的錯亂病症?

 

民主政治政黨輪替大家都有機會當市長、當總統,只要能得民心能為民服務;這跟大明帝國東廠西廠一點都扯不上關係,更沒有蔡英文朱英文思宗莊烈帝,有的話韓侯盧他們還能參選市長而不被砍頭嗎?所以說他們在仿蚩尤施放大霧,發動虛無戰爭。然後策士又一下子把蔡莊烈帝蔡思宗轉換成馬皇上。馬皇上統治下發生洪仲丘事件,導致國民黨潰敗而蔡馬皇或蔡莊烈帝統治下發生普悠瑪翻覆大車禍,同樣會使蔡大明帝國瓦解潰敗,然後國民黨變成取代明的清朝了!普悠瑪翻覆大車禍是或等同於洪仲丘事件?這是什麼錯亂病症?誤闖了什麼次元的時光隧道?這種言論讓韓闖禍,變成李闖、闖王,闖出大禍(大敗之禍),也可能會徹底消滅國民黨;卻還在那裏自娛娛人、自愚愚人,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超多。

 

而如果說他們說的大明帝國東廠西廠錦衣衛,是指嚴刑峻法、高壓統治,那應該是指國民黨兩蔣在位時期的吧?那時侯友宜多麼嚴峻地捉拿鄭南榕?還有陳文成被約談爾後離奇墜樓?那或許有點大明帝國東廠西廠的味道、氣氛吧?至於他們虛構的大明東西廠根本不存在,否則張天欽黃煌雄們怎麼那麼輕易就被趕下台?

 

國民黨說民進黨在高雄執政20年了,該換黨換人了。選舉就是要換人。但換黨不一定必要、不一定有意義。因為選舉的重點是換人,讓賢能上台或讓賢能連任;換黨不是重點。換黨與否要看其黨所推出的候選人是否為賢能賢良,得民心、受人民愛戴的?人民期待的是會做事的賢能賢良,他們不期待陪睡喝茶聊天。如一定要換黨就不用選舉投票。每四年換其他黨的人當市長、總統,黨太多抽籤抓鬮決定哪個黨先來當市長、總統。國民黨太愛自愚愚人了,太喜歡放蚩尤大霧了。所以,台灣人民面臨一場虛構虛無或真實事實的選擇抉擇之戰;一場是要選擇自由民主人權抑或是投附一黨專制獨裁、極權統治的戰爭。

 

 ※作者為退休教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