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官員常態性侵女性 美國、南韓只關注「無核化」、漠視人權議題

王秋燕 2018年11月02日 11:18:00

北韓女性無論是否結婚,都籠罩在國家官員可能施加性暴力的陰影下。(湯森路透)

知名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HRW)超過2年時間訪問106名逃出北韓的「脫北者」後,1日發表長達86頁報告《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北韓女性普遍遭遇性暴力》(You Cry at Night, but Don’t Know Why’: Sexual Violence against Women in North Korea)

 

報告指出,北韓女性受到官員性侵害、性暴力似乎是日常之事,北韓官員甚至有「挑選」女性的特權,而被挑中的女性只能默默接受,達到官員要被服務的事項。北韓官員除對女性施加性暴力時有所聞外,他們也會要求女性提供金錢等義務協助服務。

 

「人權觀察」調查報告《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北韓女性普遍遭遇性暴力》接露北韓女性遭性侵的悲慘生活。(取自人權觀察組織網站)

 

 

不僅高官 警察、士兵都會性侵女性

 

接受專訪「人權觀察」的某位女性脫北者指出,「北韓不僅高階官員會性侵女性,包括低職等的獄警、司法調查員、警察、秘密警察、檢察官、士兵都有對女性性侵的案例。恐懼、羞恥感、妥協心理下,女性鮮少向外求助或報案。」


「人權觀察」專訪54位女性「脫北者」,他們是2011年後陸續逃出北韓的人。這其中有8位曾被關押的女性,他們宣稱遭關押期間受到多重性暴力對待、口頭性騷擾、不人道對待,對他們實施這些暴力的人都是司法調查員、獄所監督官員、獄警等握有權勢的人。有28位女性表示,他們在北韓在前往工作地點的途中,曾受到警察等官員性侵。

 

2008年逃出北韓的李頌英(音譯)受訪時表示,他們在北韓時根本不知道性侵是什麼,很常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但一度以為是受到上級「恩寵」。一位「脫北者」女性表示,在獄中被關押時,常受到獄警性侵,後來她謊稱身上有跳蚤試圖避開性侵後,卻遭到移監。

 

2008年逃出北韓的李頌英(音譯)接受「人權觀察」訪問,述說她的經歷。(美聯社)


吳真姬(音譯)告訴「人權觀察」組織,她曾經在北韓兩江道服飾工廠從事業務工作,負責將服飾銷往惠山市市場等兩江道的服飾配銷工作。她在2014年離開北韓前,都會面對通過市場的警衛索取賄款,甚至要求口交、性交。

 

她說:「我一直是受害者。只要這些官員、警衛、警察高興就會要求我到市場外的閒置屋子,或者他們要求的任何地方。我們能怎麼辦呢?他們只把我們當成性玩具。女人不依賴他們的權勢就無法生存。我根本無法抵抗、投訴這些受害經驗,除了逃走之外。」

 

朴英姬(音譯)曾是北韓兩江道的農婦,她試了兩次才成功逃出北韓。她第一次逃離失敗後,從中國被抓回北韓受審時,被審問官員隨意把手深入她衣服內觸摸、甚至以手指性侵。她不斷被審問,與中國男性發生性關係過程,被懷疑以此交換逃到中國。

 

「視女性於無物」 已婚婦女也難逃官員性暴力

 

報告指出,自1990年代,北韓已婚婦女就無須參加政府單位工作,他們被允許為自己的家庭賺錢。不過,他們在外出到市場買賣貨物時卻得忍受官員身體搜查盤查或性侵暴力。這凸顯出北韓是極度歧視女性的國家,視女性於無物。

 

「人權觀察」執行總監羅斯1日開記者會,發表《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北韓女性普遍遭遇性暴力》報告。(美聯社)

 

「人權觀察」執行總監羅斯(Kenneth Roth)在1日記者會發表《你會在夜裡莫名哭泣:北韓女性普遍遭遇性暴力》報告,他表示,北韓性暴力是公開的、完全無人管的秘密。在金正恩獨裁政權下,北韓女性根本無處尋求正義、無權談#Mee too。」

 

北韓女性無權談#Mee too。(資料照片/攝影:羅佳蓉)


「人權觀察」發表此份報告適逢美國與北韓要改善關係的關鍵時刻,而美國政府目前仍未提到北韓人權問題,只有專注在北韓推動無核化議題上。

 

聯合國專注北韓人權事務的專員昆塔納(Tomas Ojea Quintana)指出,非常憂慮美國、北韓間任何協商未能夠納入人權議題,美國與南韓政府官員間針對北韓的問題,也沒有提到北韓嚴重忽視人權的問題。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