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招聘漢人「黨衛軍」的新疆

李華 2018年11月08日 07:00:00

當初民族區域自治的美好設想,在新疆完全看不到。(美聯社)

最近一篇題為《工資9500元,提供住房!新疆10月最新招聘40887人,全都是好單位!》的招聘廣告,在中國各地政府的微信公眾號內傳播,40887的數字明顯有些誇張,仔細分析裡面包括了其他地區的招聘人數,不過新疆地區的招聘人數匯總起來也接近一萬人。

 

新疆地區的招聘單位大部分是政府機關和國有企事業單位,招聘的職位以輔警居多,其中新疆地區招聘人數最多的單位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面向社會招聘2437名事業單位工作人員。

 

筆者觀察這樣一連串招聘廣告,發現有以下三個特點。

 

首先,新疆招聘的職位不限戶籍、不限民族,幾乎全國各地的人都可以填報。這和其他地區的公務員招聘有很大不同,一般在經濟越發達的地區,公務員招聘的戶籍限制越嚴格,以江蘇地區為例,有時市內招聘公務員都需要有本市戶籍。

 

近些年來,為了回應國家促進大學畢業生就業的號召,一些地區才逐漸放寬了對應屆畢業生的戶籍限制,不過很多地區對本科及以下學歷的社會人員報考公務員仍有著嚴格地戶籍限制。

 

根據一些負責組織人事的政府官員的說法:「通過限制報考人員的戶籍,不僅可以保障本地人的利益,還能維持公務員隊伍的穩定性,因為外地戶籍的人報考本地公務員後離職率很高。」 新疆是中國的少數民族自治區,按照道理治理基層的公務人員也應該是維族、哈薩克族這樣的少數民族。雖然招聘公告中沒有對民族有限制,但是明確規定了使用漢語來考核,這樣一來漢語不佔優勢的少數民族顯然無法和各地來的漢人競爭,長期以往只會招聘越來越多的漢人治理基層。

 

而漢人自古以來習慣安土重遷,他們中很多人不會準備紮根當地,對當地也不會有太多的感情,加上民族文化的差異,漢人和少數民族之間的矛盾不可避免。

 

近些年來,新疆地區的政府機關每年都在大量招人,條件越來越寬。這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疆的基層公務員隊伍非常不穩定,另一方面,隨著新疆民族矛盾的日益尖銳,維穩的壓力不斷增大,亟需補充大量人手,加上中共對少數民族越來越不信任,面向全國招聘其實是想吸引更多漢人。

 

隨著新疆民族矛盾的日益尖銳,維穩的壓力不斷增大,中共亟需補充大量人手。(美聯社)

 

其次,這次招聘的一大亮點是高薪,這裡的高薪大概不是養廉,而是希望「眾賞之下,必有勇夫。」自從新疆發生接二連三的「暴恐事件」,漢人難免對新疆心生忌憚,要想吸引他們來到新疆,提供比東部地區更優渥的條件是必不可少的。

 

在這些招聘單位中,薪資最高的是標題中的9500元,開出這麼高工資的是新疆一個叫做阿克陶的縣,很多人估計都沒有聽過,但是它的公務員工資完全可以碾壓上海。而它招聘的僅僅是縣公安局便民服務站巡邏防控人員,屬於編制外用工,中國的編制內和編制外用工的待遇差別很大,新疆編制外的人待遇都如此好,編制內的人更令人羡慕了。

 

不過在中國這樣一個人才供大於求的市場,開出這麼高的工資必然需要付出更多,在新疆這樣的地方可能隨時面臨生命的危險。

 

阿克陶縣位於新疆最西端,和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接壤。1990年阿克陶縣爆發了「巴仁鄉暴亂」,當時暴亂組織者聚集200多人,圍攻巴仁鄉人民政府,殺害6名武警及公安幹警,並發生激烈交火。

 

俗話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像阿克陶這樣曾經發生過暴亂的地方,維穩的壓力會更大,如果沒有很好的薪酬待遇,不會有人願意去充當「黨衛軍」。

 

這次新疆招聘的職位工資福利普遍很好,提供免費食宿是標配,中石油這樣的央企還提供20萬的安家費。近些年,中國每年的大學畢業生人數屢創新高,應屆畢業生就業的情況並不理想,薪資水準一般在3000到4000左右,新疆開出的高薪,對不少大學畢業生有吸引力。

 

2017年新疆的GDP總量在全國排倒數第6位,財政收入排倒數第6,2018年新疆的月最低工資標準是1820元,屬於中下水準。在其他省份,基層招聘的輔警,工資水準都很低,一般只比當地的最低工資水準高一點。新疆在中國算是一個經濟欠發達地區,當地的經濟發展水準和政府財力顯然不能支撐這樣高的工資水準。

 

常言道:會哭的孩子有奶吃,中國的中央財政每年都會大力支援新疆,東南沿海發達省份的縣市還有對口援疆計畫。新疆雖然是一個經濟欠發達地區,它的「不安分」,卻讓它可以得到更多的援助,所以這些基層政府是不會差錢的。

 

第三,為什麼公安、政法系統招聘的人數較多呢?這顯然和新疆目前的局勢有關。2016以來,新疆自治區政府大力推動再教育營,官方美名其曰為維族人提供職業技術培訓,幫助他們擺脫極端宗教思想,實際上是對他們進行洗腦教育,強迫他們愛黨愛國、放棄本民族的信仰和文化,一些西方媒體批評這樣的行為是「種族滅絕政策」,和當年的納粹集中營無異。

 

根據聯合國人權機構和長期研究新疆問題的學者分析,目前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的人數在100萬左右,仍有增長的趨勢。管理再教育營和監控社會大眾,必然需要投入大量的警力。

 

最近澳洲ABC報導了新疆再教育營的情況:「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智庫整理的新研究進行了一項調查,確定並記錄了28個拘留營的擴建,這些營地是新疆地區大規模鎮壓計畫的一部分。對此資料的分析顯示,自2017年初以來,這28個營地的面積擴大了200多萬平方米。僅過去三個月,它們的面積就增加了60萬平方米,大約相當於30個墨爾本板球場(Melbourne Cricket Grounds)的面積。」

 

2017年中國消防線上網站報導了:「新疆和田地區便民警務站每站工作人員為6人,全地區共有1130個便民警務站,工作人員達到6780人。和田消防支隊結合全地區建立的500米一座便民警務站為依託,建立了1130個固定式消防宣傳站。」 這樣一個高密度的員警分佈足以讓新疆風聲鶴唳,而目前高壓的態勢下,員警的數量只會越來越多。

 

最近一段時間,中國官場流行「不忘初心」,從政府公文到領導講話,經常提到這四個字,它的意思其實可以理解為「不忘以前的承諾」。今天中國發生的很多問題確實需要高層去反思自己有沒有忘記初心,當初民族區域自治的美好設想,如果真的落實了,還會有今天這樣的問題嗎?

 

※作者為一個無可救藥的自由主義者,曾經在中國政府機關任職,後因言獲罪,現旅居海外,著有《自由的遠方》。

 

【延伸閱讀】

●北京傳真:低薪 過勞 高物價才是中國普羅大眾生活常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