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台灣無川普 只有川普差勁的一面

李濠仲 2018年11月07日 07:02:00

選戰中有人喜歡拿台灣候選人和川普比擬,到頭來其實也只有像川普最差勁的一面。(美聯社)

川普當年跌破眾人眼鏡贏得美國總統選舉,美國《衛報》隨後訪問了六名不同性別、職業、年齡和州別的川普支持者,請他們說說自己票投川普的理由。答案頗耐人尋味,同時也顯露出那強大了好幾年的美國人,今天對既有「可預期政治」的強烈反彈和不滿。(或說是反建制)

 

他們不信任一個從年輕就沾染政治,而幾乎成精的希拉蕊,厭惡一個「劫富濟貧」,甚而「左傾」的民主黨,對以往風光的製造業相繼萎縮憤慨,更想放下對他國戰爭、難民、和平沉甸甸的責任感。「讓美國再次偉大」引起共鳴,意味他們並不覺得美國現在是偉大的。

 

只是,透過這六名受訪者的解釋,我們大概對今天美國人的價值排序,也有了另一番認識。例如,一名印地安那州的34歲女性企業主即說:他(川普)的說法也許有爭議,但至少他告訴了你他的想法。我當然不同意那些以種族主義 更多墨西哥人攜帶毒品進來美國、造成犯罪,他們是強暴犯。(They’re bringing drugs. They’re bringing crime. They’re rapists.)或性別歧視 更多當你是明星,女人會讓你做任何事,直接抓住她們的下體,你可以做任何事!(And when you’re a star, they let you do it, You can do anything. Grab them by the pxxxy. You can do anything.)等方式行事的人;但我知道川普的立場,無論對錯,我知道我自己在做甚麼。

 

另一名堪薩斯州的43歲支持者則說:我可能不喜歡川普那些所謂「更衣室裡的打屁」話語,我可能也不同意他的炫富、傲慢和他與其他人女人間的私生活,但我同意他的論點和激情。

 

一名受訪的軟體工程師的答覆是:我知道各國可能會因為這樣(選出川普)而嘲笑我們,我也不認為投票給川普會讓人感覺良好,我當然也沒有,但是別無選擇。我只是認為希拉蕊上台,我們有可能和俄羅斯走向全面核戰。四年是很長的一段時間,但總是有彈劾和下一次選舉,儘管有風險(選出川普),但美國人民願意承擔這一風險。

 

然後,另一名川普的支持者在受訪時說:我離開投票地點時哭了,因為我根本不喜歡川普,我為投票給他感到難過,他的行為舉止和缺乏治國經驗讓我感到震驚,但我只是希望採取一個保守的選擇,而不是簡單地放棄我這張票。我知道如果我住在國外,我並不會喜歡他,但我強烈支持一個人擁有槍枝,以此獲得免受政府暴政的權利,我也反對墮胎。總之,他只有四年,我相信我們國家會有制衡機制,防止他做出錯誤判斷,希望他不會影響我的日常生活。我對這個選擇深感悲痛,至少我對總統並不感到驕傲。

 

川普當選兩年,美國確實出現了一些改變,只是禍福尚難預料,唯一比較容易讓人明白的,就是多數美國人(即使是川普支持者),對他們選出的總統並不感到驕傲,就算是他的支持者,恐怕也是「快樂並痛苦著」看著自己的總統屢屢展現美式肌肉,卻又一點一滴磨損著美國那曾經讓人起而效尤的過去,包括「民族大熔爐」、「女權」、「媒體責任」和「國際道德」。

 

英國作家湯姆・斯托帕德曾這樣形容美國人:

 

當然,美國人是很進步。

但是他們同樣口無遮攔,胸無城府,不講究禮節。

他們夜郎自大,對自己的一切都不知羞恥地自吹自擂…

無論在哪,他們都表現得放肆輕佻,自信過了頭。

除了這些,我對美國人一點反感也沒有。

 

湯姆的英式挖苦,放在川普身上,應該是合用的。

 

只是,當川普說「我可以在第五大道中間射殺某人,但我不會失去任何選票,好嗎?」(Where I could stand in the middle of Fifth Avenue and shoot somebody and I wouldn’t lose any voters, okay?)他的支持者看到的是川普支持擁槍合法化。

 

當川普說「當你是明星,女人會讓你做任何事,直接抓住她們的下體,你可以做任何事!」(And when you’re a star, they let you do it, You can do anything. Grab them by the pussy. You can do anything.)他的支持者看到的是「不誠實」的希拉蕊。

 

當川普說「全面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a total and complete shutdown of Muslims entering the United States)他的支持者看到的是外籍人士「偷走美國人的工作」。

 

於是,當社會稍稍調整了他們原本倚賴的價值排序,尊重、性平退位,多元、包容退位,普世道德退位,川普就當選了。

 

回頭看台灣。

 

1988年,司法院首次對《集會遊行法》做出部份違憲判定,從以一步步讓《中華民國憲法》第十四條「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愈加符合憲法原意精神。然後,20年後的今天,有候選人可以倡議「當選後,政治的抗議、意識形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

 

1990年代起始,台灣性別平等運動風起雲湧,從修法到運動到組織,終於在漫溢父權的土壤裡栽下性平的果種。歷經30多年努力,然後今天有候選人在婦女團體場合上說「…若有一千個工作機會,我就親你的臉一下…若有一萬個工作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跟你睡覺!」仍可被當作男人的風趣玩笑。

 

2017年,立法院三讀通過公民投票法部分條文修正,將公投投票年齡降為18歲。然後,現在都已經掛牌參選議員的人,還是被說「屁股毛都還沒長齊」。

 

美國人不安於強大許久的自己將出現衰落,川普出現,適巧填補了不少美國人此刻的心靈真空。台灣還沒真正偉大過,也還沒真正強盛過,卻又隨著時局不安而焦躁,讓選舉中鄙俗、輕浮的言語,輕易地就輾壓過那些曾經付出血汗才有的成果。

 

美國還是很強大,但川普這個總統有時是令人頭痛的。台灣縱然比不上美國,外人眼裡的台灣,倒從來不是羸弱之徒。因為我們曾經這麼努力讓這塊島嶼變得那麼不一樣,如今,一票人對「跟你睡覺」、「屁股毛」、「不准政治抗議」這些落伍想法麻木無感,還以為「講話直率」,實際上我們恐怕不只沒有一人真的像川普,更沒有美國民主的底子厚實,而候選人和選民自甘粗魯差勁的一面,倒是和川普遭奚落的種種頗為相似。

 

※作者為《上報》主筆

 

【延伸閱讀】

●陳嘉宏專欄:連「屁股毛」都登堂入室的選舉

●李濠仲專欄:美國人也會怕被網路聲量綁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