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記住疾風魅影的空軍35中隊

主筆室 2018年11月07日 07:02:00

空軍35中隊別名「黑貓中隊」,在冷戰時期負責進入中國領空情蒐中共發展核武的訊息。(圖片摘自網路)

冷戰初期的1958年,由於間諜衛星照相技術未成熟,加上低空偵照風險過高,由美國中央情報局與台灣政府取得合作共識,由美方提供飛機和技術支援,台灣提供飛行員和後勤基地,「重建」第35中隊,別名「黑貓中隊」,負責進入中國領空情蒐中共發展核武的訊息。

 

黑貓中隊使用的機種是當時世界上最高科技的U2偵察機,它沒有武裝,所以保護自己的方法是讓自己飛到從沒有任何飛機可以到達的七萬英呎領空,機體要極輕化,飛行員要穿上類似太空衣的壓力衣,才有辦法在高空中飛行;也因為設計並不完備,駕著U2偵察機出任務形同在做「人體實驗」。從1961年到1974年之間,黑貓中隊28位飛行員共完成220次高空偵查任務,只有17位隊員全身而退,一共折損12架U2偵查機和10位隊員。

 

正在院線上映的紀錄片《疾風魅影-黑貓中隊》,記載的就是這段歷史。導演楊佈新歷時六年、跑遍全球七個城市想追索這段塵封數十年的歷史。紀錄片從黑貓中隊的成員葉常棣、張立義於1990年從美國回台灣的影像開始,他們出身大陸時期的空軍幼校,因國共交戰,離開中國到台灣,接著美國受訓,最後從台灣起飛,駕駛著U2偵查機到中國執行任務,卻被飛彈擊落成為俘虜……

 

兩人在中國大陸生活了近20年,再輾轉到美國生活了7年多,直到1990年回國時,葉常棣的任務時間已長達26年10個月又3天,張立義的這趟任務也達24年7個月又25天,這段過程成為「中華民國空軍史上最傳奇也最艱苦的返航」。

 

這不只是一段平鋪直敘的個人生命歷程,它還映襯著當時的國際冷戰結構與兩岸政治的虛幻變化。美國因為自家的U2偵查機遭到當時的蘇聯擊落遭到羞辱,而不願再由自己飛行員負責危險性極高的中國大陸空照任務,於是「代訓」台灣小老弟的飛行員出征,美其名「資源共享」,其實是當時風雨飄搖的國民黨政府不得不付出的「保護費」。但就在中華民國飛官駕著U2偵察機出生入死的同時,「中美關係」逐漸正常化,這段從未被言說的黑貓中隊任務於是在1974年戞然而止,所以紀錄片裡的另一位飛官蔡盛雄說:「永遠不要相信別人會幫你忙。」

 

故事沒有在此結束。以張立義為例,他13歲的時候離家,來不及跟媽媽說再見,36歲出任務的時候來不及跟妻兒說再見,40歲的時候卻以俘虜的身份跟他媽媽見面重逢……一直到1982年,當時被俘虜近20年的張立義和葉常棣被告知可以回台灣,當他們在過境香港準備回家時,沒想到當時的國民黨政府對於這兩位早在忠烈祠立下衣冠塚的軍人心存顧忌,認為這是中共的統戰手法,不願讓他們回台,反而是美國中情局伸出援手讓兩人移居美國。

 

對於張立義與葉常棣而言,中國、台灣以及美國,哪個地方是家?哪個政權是敵?哪個國家曾背叛他?哪段回憶會讓他們最深情?紀錄片沒有任何追問,但是他們回憶的淚眼與沈默卻似乎又回答了許多。

 

事實上,28名黑貓中隊成員各有不同的人生命運,殉職的10名隊員裡,第一個被打下的陳懷生成為空戰英雄、國府的宣傳樣版,台北市的懷生國中就以他來命名。張立義與葉常棣被俘虜後有家歸不得長達四分之一世紀;第一代飛行員華錫鈞官拜空軍上將,他退役後赴美取得普渡大學航空博士,回台研發出「經國號」等戰機,有「IDF之父」之名;而另一位曾出過10次任務的王錫爵退役後轉任華航機長,1986年劫持自己駕駛的班機投奔中共。

 

在歷史的洪流下,28名黑貓中隊的成員宛如被擺弄的棋子;昔日的敵人不再是敵人,想要效忠的黨國早已不是黨國,卻唯獨自己留在原在原地。「飛將在,一直都在,只是青春一去不回來,只是轉身家國已更改⋯⋯」在老將深遂的眼神底下,除了個人的這段生命歷程之外,他們又該相信什麼?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