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警惕柯文哲韓國瑜「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對社會的危害

周汝東 2018年11月08日 00:00:00

面對柯P,韓國瑜的「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反自由社會價值觀的言行,沒有人能獨善其身。(攝影:李智為)

「歐威爾式胡言亂語」「Orwellian Nonsense」是個新的說法,所謂「Orwellian」是形容詞,借用《1984》和《動物農莊》作者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名字,用來形容那些反自由社會價值觀的東西。

 

《1984》一書裡面的所謂的新語(newspeak),一是把辭彙盡量簡單化,令人民不能用複雜的辭彙來思考,二是「欺人之談」(doublespeak),黨說的東西可以自相矛盾,沒有邏輯可言,總之黨說是真理就是真理,不能質疑。

 

因應黨的政治需要運用說謊、欺騙、顛倒是非的伎倆,來不斷修改說法,用字帶有強烈黨八股色彩,硬性規定全國跟從,目的是透過控制言語來控制人民思想。最有名的三句「新語」: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及無知即力量

 

總之,「歐威爾式胡言亂語」最具體表現,就是口蜜腹劍,嘴巴上說得好聽,行動上卻一再欺騙,這正是喬治.歐威爾筆下「欺人之談」的要義。

 

試舉近期發生的例子:

 

柯P為鞏固藍營選票,以輕蔑的態度評論轉型正義,說出「現在好好的,管它過去幹什麼?」聲援國民黨婦聯會,社會譁然,引發一波又一波強烈反彈和抨擊。

 

單就此事一起來看看他是如何進行「欺人之談」的。

 

本事件之前,早在2015年228紀念日他落淚說:引自己家族,遭國民黨迫害,講述「轉型正義」的重要。

 

本年10月27日至31日,事件發生過程,他連續發表四次不同的講話:

 

第一次:出席新黨雷倩活動,聲援國民黨婦聯會,說出「現在好好的,管他過去幹什麼」。

 

第二次:聲援國民黨附隨組織的言論,被一面倒罵翻,臉書po出道歉文:錯誤的援引例證。

 

第三次:向台灣人道歉的舉動,惹惱藍營選民不滿,受訪態度時再度改成保留不談:「我再想一下」。

 

第四次:再度強調,如果把追究過去責任當作唯一目的,「還是會大亂」。

 

柯P被母親何瑞英說成「伊就是一個很憨直的孩子。」現在聽來十分反諷、十分刺耳,一個以「視風向隨意認錯、卻一再故意犯錯」為榮者,早已是「白賊」級的角色。

 

日前網紅的韓國瑜則說:「政治是零分,環保可以抗議,教育可以抗議,治安不好可以抗議!唯一意識形態的,通通不准!」我當上高雄市長,所有高雄街頭,政治的抗議、意識型態的請願,通通不准!零!由於此說法被批已超越《憲法》,引起輿論譁然,韓稍後又改口說:「不會去阻止,會採取道德勸說!」

 

又如,韓國瑜一開始以高雄是「又老又窮」城市為訴求,11月初,到訪旗津時首度改口稱高雄是全台灣最耀眼的一顆「珍珠」。

 

思想使語言腐敗,反之亦然。

 

柯、韓二人共同的特點是能夠運用新鮮、煽動人的詞彙,取鼓動人心,若被抓包,就運用「欺人之言」加以圓謊,屢試不爽;這就是歐威爾所謂的「語言腐敗」,都是為了『以假亂真,讓殺戮變得值得尊崇,並使空話聽起來煞有其事。』我們必需理解當今政治的亂象,與語言的腐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柯、韓這些「欺人之談」的腐敗言語,嚴重侵蝕社會的互信基礎,不斷以不誠實,公然說假話的言行,踐踏、逾越社會互信的底線。

 

美國十八世紀思想家潘恩嘗言:「當一個人墮落到宣揚他所不相信的東西,那麼他已作好了幹一切壞事的準備。」

 

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Zizek),在2011年10月曾發表佔領華爾街宣言。他講過一個故事:在歐洲,如果你問一個孩子:你相信聖誕老人嗎?孩子及父母都說不相信,但都會假裝相信,以獲得禮物及能夠給孩子禮物。假裝相信聖誕老人想要獲得小小禮物,並無大礙,但當一旦當權者為了個人政治利益,而宣揚自己不再相信的東西,那麼他其實已準備幹盡一切壞事。

 

語言是當今社會現象的縮影,語言腐敗是可以被治癒的。

 

面對柯P,韓國瑜的「歐威爾式胡言亂語」,反自由社會價值觀的言行,沒有人能獨善其身,不讓他們得以繼續囂張下去唯一辦法,就是只要他們出現「欺人之談」,大多數的公民都給予立即的反駁、譴責,不讓他們有危害社會的機會。

 

※作者為醫療從業人員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