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平教育公投辯論】教師翁麗淑:這個世界的不接納,把這些孩子推下樓

王怡蓁 2018年11月07日 16:56:00

第二輪公投公開意見發表會7日即將落幕,在性別平等教育公投辯論中,正方代表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左)指出,『性別平等教育法』公投主文強調,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及同志教育」。(中選會提供)

第二輪公投公開意見發表會即將落幕,今(7)日,由王鼎棫領銜提出的第15案:「您是否同意,以『性別平等教育法』明定在國民教育各階段內實施性別平等教育,且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等課程?」公開辯論,正方代表為鷺江國小教師翁麗淑(左),反方代表為前同志的郭大衛。翁麗淑表示,同志教育的真諦是認識自我、了解性傾向,性別認同跟性別特質、建立友善的社會,並且透過同志教育,避免發生孩子自殺的悲劇。

 

翁麗淑是鷺江國小的老師,已有21年的任教經驗,也是台灣性別平等教育的理事,她同時是三個小孩的媽媽,最小的孩子是罕病兒。她也曾參與新北市性別輔導團進行性別平等教育課程研發達七年以上。她指出,希望性平教育法明定各階段都要有性平教育,而此公投主文強調的是,內容應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及同志教育」。

 

教育現場的性平教育流於政治正確 

 

她指出,性平教育法中原本就規範了這些內容,為何還要強調,她提出幾點理由:長期以來教育現場便宜行事,不管是教科書或是課程,為了符合四小時的性平教育課程,通常只圍繞在性侵害跟性騷擾防治,還有性別刻板印象的去除,例如男生也可以當護理師,女生也可以當消防員,她認為這些內容很安全,但也很容易落入政治正確,在評量中分數很高,因為小孩知道老師要什麼答案。

 

翁麗淑認為缺乏情感教育、性教育及同志教育的性平教育,會是空泛蒼白的,對小孩無意義而且有害。社會上對於情感教育、性教育及同志教育有許多誤解,在愛家公投所提的第11案公投,主文內容是國中小不要實施同志教育,翁麗淑認為,這將造成大災難,所以公投第15才要將同志教育提升到法律位階。

 

被反方反對的同志教育內容,翁麗淑強調,「同志教育是先透過認識自我,了解社會有多元真實的樣貌,了解性傾向,性別認同跟性別特質,建立起寬容友善的社會環境。」

 

同志教育是為打造友善環境 避免悲劇重演

 

翁表示,同志族群長期被歧視,不敢表現自我,所以在認識自我中,他們就已經缺席了。她指著北一女兩資優生自殺的新聞,1994年她們離開時說:「當人是很辛苦的,使我們覺得困難的,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挫折或壓力,而是在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每日在生活上,都覺得不容易,而經常陷入無法自拔的自暴自棄的境地。我們的生命是這麼地微不足道,在世界上消失應該不會造成什麼影響。」她說,1994年,是一個看不見同志的年代。

 

另一個例子是,是2011年,性平教育法實施七年,真愛聯盟阻止同志教育進入校園,當年,有一個孩子剛進入國中就學,就在自家跳樓自盡,他遺書說:「即使消失會讓大家傷心,卻是短暫的,一定很快被遺憾,因為這是人性。」這名學生叫楊允承,他就讀鷺江國中,離住的地方離他很近,翁說只要想到這件事,就覺得很難過。

 

翁表示,這兩份遺書都很相近,相隔17年,都說自己微不足道,可見這個環境是怎麼看待他們,覺得自己消失沒什麼,身邊的人還要承受多少傷心,這些悲傷多少包含自責,可能會質疑自己的愛為什麼不能留下這些孩子。翁說:「我想要安慰他們,不是不夠,而是這個世界消耗太多」。這些不是個案,這個世界的不接納,把這些孩子推下去,整個社會都是共犯,我身為一個老師一個母親,不能忍受這些悲劇再發生。

 

「無論是加害者,還是受害者,這些孩子都是受苦的。」翁麗淑認為,教育現場一直充斥著威權的作法,排擠不同的人排擠,討好上位者,所以沒辦法認識自己,同理他人。翁強調,同志教育就是希望打造一個寬容友善的環境,所有族群都值得在這塊土地上被榮耀。

 

科學證據支持性別多元及同志教育

 

翁麗淑同性戀當然可以因為不同的因素轉變,因為也有雙性戀,也很多數據顯示,同性戀早就存在人類社會。她舉去年科學人雜誌說的,性別有非常多的樣貌,當科學研究在基因上有許多發現時,怎麼說這些人是變異的,去年的國家地理雜誌也說性別有五十幾種,美國科學會也說性傾向無法被外力改變,世界衛生組織也說,沒有科學證據顯示,改變性傾向的企圖是有效的,國內外許多專業機構以研究或聲明來支持同志教育與同性婚姻,美國的兒科醫學會也說學校應該避免排除同志教育或是污名化。

 

翁認為,這些研究奠基於許多同志用血淚換來的,她認為不應該再討論同性戀能不能轉化醫治,從來都沒人說要去轉化異性戀醫治異性戀,醫治代表這是一種疾病,為什麼現在好像走回頭路。

 

翁表示,性別平等協會已經做了很完整的資料:「同志教育大哉問」,內容強調這不是養成同志的教育、適齡與否、現在的教科書怎麼教同志教育的,裡面也研究各國的資料,看他們怎麼教同志教育,發現外國在孩子很小的時候,性教育的課綱中涵蓋同志教育。

 

 

勿污名愛滋 應教育學生而非只教守貞

 

至於郭大衛提到網友見面沒戴套所以感染愛滋的例子,翁麗淑認為,這不只是在同志教育的問題,性教育也必須教育學生,她說如果性教育只是在教怎麼守貞,就會發生這樣的後果,很多人以為不跟孩子談,孩子就不會去嘗試,但事實是跟孩子談越多,孩子越願意講出他們的想法。至於HIV的篩檢比例,翁指出,異性戀去篩檢HIV的比率很低,這很危險,有很多高危險群的異性戀反而沒篩減,由於同志族群一直被提醒,所以去篩檢,才會有比較高的比例。

 

翁麗淑指出,應該要提醒孩子怎麼樣的性性為是安全的,哪些場合跟人才是安全的,遇到很困難的情況,孩子才會求救,旁人才可以幫助他們,她認為「可怕的不是愛滋,而是污名,而不敢求助」。翁說,現在的醫學很發達,愛滋病毒量可以控制到零,如果按時服藥治療,感染者可以像正常人一樣活得很好,所以不應該產生恐懼跟污名。

 

在同志數量上升部分,翁指出,從2005年有同志教育後,大幅提升,各國也有類似的情況,這不是因為同志養成,而是因為社會變友善了,這些同志孩子勇於現身,敢在別人面前說我是同志,我一樣繳稅我一樣有幸福活的權利,她認為,這是很好的現象,表示朝向美好的社會前進。

 

讓孩子理解同志「活生生」在他們面前

 

至於郭大衛提到,有些同志團體進入校園分享。翁麗淑說,她也曾邀請同志諮詢熱線到她的班級分享生命故事,讓孩子理解,這些同志就活生生活在你面前,他們一樣會哭會笑,一樣會有偷懶、會想開玩笑時,孩子就知道這沒什麼,可以接納自己跟他人。至於郭大衛提的同志性教育內容,翁表示她沒遇過,但她認為教導性教育是重要的,她呼籲教師要好好想想,我們要什麼樣的性教育。

 

翁舉了一個例子,2003年,性平教育法尚未通過時,她一個朋友的學長暗戀一名球友,有一天不小心洩漏了,那名球友只對學長說了句「噁心」,後來學長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自殺了,那時他才20歲。當她聽到個故事後,她很想告訴子己的小孩,不管這個世界有多少惡意,她都會好好抱緊他們。翁麗淑說,這名球友一定沒料到兩個字可以殺了一個人,他也一定很自責,這不是他的錯,如果從小他接觸到同志教育,他會知道同志的愛情很可以很美好,當然他可以拒絕,但他會知道怎麼好好說不,還是可以一起打球,而不是因為他是同志,而踐踏了一份好的心意,扼殺了一條生命。(楊文科秀會議記錄切割邱鏡淳 「我堅決反對調漲」)

 

【延伸閱讀】
●前同志郭大衛: 同性戀是一種生活方式,小孩長大再去判斷就好
教師上街遊行力挺性平教育 學生感念:老師是我第一個出櫃對象
AIT挺平權!撇川普性平政策轉保守 如常率隊同志大遊行
●【反同造謠政府裝睡】放任性平教育爭議延燒 國際專家直指台灣政府不積極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