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明」基督徒 你還要愚蠢或冷漠到幾時

歐陽文風 2018年11月18日 07:00:00

作者認為,基督教會內的反智主義是一種對理性與知識極度輕蔑的文化,反映在同性議題更是如此。(資料照片/陳品佑攝)

我最近寫了一篇《 一個人需要多無知或無恥,才會如此反同?》,旨在批判最近護家盟一篇文告中指「台灣任何護家方,包括基督教,從未提出同性戀是罪的問題」,我在文中指出這句話根本荒誕不經,反同基督徒明明就是因為以為同性戀是罪而反同,護家盟竟然可以說台灣基督教「從未」說同性戀是罪?

 

如果確實如此,那是社會大眾對台灣這一群反同基督徒的最大誤會,這些基督徒應發表文告讓世人知道同性戀不是罪,是我們誤會了他們對同性戀的立場。在文中,我也再一次重申我和挺同牧師的立場是:同性戀根本不是罪,我們不應反同反同婚!   

 

有趣的是,此文一出,反同基督徒馬上在文章後面留言,引用聖經經文評批我,說我曲解聖經,大罵同性戀是罪!

 

這,豈不正印證我該文的觀點,反同基督徒就是以為同性戀是罪,護家盟卻說反同基督徒從未說同性戀是罪,無疑就是胡說八道,豈不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看來,那些回應我文章的反同基督徒,根本就沒有好好讀我的文章,或許完全讀不懂,不曉得自己正在助我一臂之力,印證我文章的觀點;他們引用經文罵我罵得越凶,正恰好反映他們迷信宗教的無理;但,他們竟然不懂! 

 

這簡直難以思議。如果連我一千幾百字的文章都讀不懂,都不曉得我到底在批評甚麼,你會奇怪他們誤讀二千年前的聖經,以為聖經反同?這些基督徒的回應,正恰好解釋了他們反同的原因-連基本閱讀與理解文本的能力都欠缺,思想一塌糊塗!結果難怪他們會做出反同這種喪失理智的事! 

 

基本上,一般台灣基督徒反同反同婚,或反性別平等教育,至少有兩個可能性,一是無知,另一是無恥。

 

台灣人並不是所有基督徒都反同。(資料照片/陳品佑攝)

 

先談無恥。

 

針對社會課題,社會大眾持正反立場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有人支持有人反對,那是言論自由,獨立人格就必須能獨立思考,有自己的主張。職是之故,很多反同基督徒的問題不是因為他們反同或反同婚或反性別平等教育,而是在於他們反的理由。一些反同基督徒之所以無恥,不是因為他們持反對立場或以為同性戀是罪或有問題,而是他們為了反而反,甚至不惜造謠污蔑,這才是真正令人難以接受與不齒的。

 

比方說有人為了反性別平等教育,不惜造謠矇騙社會大眾,指「國中教科書將教性解放、性滿足、性愛自拍、鼓勵統計性伴侶人數、師生戀、人動物戀等禽獸不如政策」,但事實根本就不是如此,完全是反同者出於一己想像的胡扯,國中教科書根本就沒有這種內容或章節或主題。用這種說謊方式去達到反的目的,造謠欺騙,以制造恐慌的手段來影響社會大眾反同的方法不可恥嗎?這不是問題嗎? 

 

這些人為了反性別平等教育,不惜說「小三教保險套,小四教自慰,小五教性行為」,但事實是現行教科書根本沒有相關內容,這種言論根本就是造謠,語不驚人死不休!這種為反而反,舉著道德旗幟喊反,手段卻可以如此不入流,如果不是無恥,這是甚麼? 

 

其實,關於這方面,也已有人做出澄清與說明,但許多反同基督徒因為旨在反對,根本沒有興趣認識真相或了解真相,依然以訛傳訛,這種反的立場不是喪失理智嗎?連真相都可以如此不知恥或無所不用其極地去扭曲的人,你以為他們相信真理,可能堅持真理? 有關這方面的澄清,可以參考教育部的資訊

  

至於被反同基督徒與如護家盟之流者攻擊「教保險套」的劉育豪老師,也說明了這事的始末,高雄市教育局也針對此事進行調查,有人提告,又經高雄地檢署偵查庭調查,均認為沒有問題,劉老師的公開聲明,亦可在這裡讀到,但可惜無心了解真相,不重事實,為反而反的人可以無恥地捕風捉影,以訛傳訛,甚至故意截圖,斷章取義,以誤導社會大眾。

 

有人無恥 更多人無知:

 

不過,我也必須指出一點,我個人認為蓄意欺騙,惡意造謠以達反的目的反同基督徒不會很多,更多的是頭腦簡單,不願查究事實,結果被無恥的人影響與誤導而起哄的基督徒!這些基督徒不是無恥,而是無知,結果被騙,助紂為孽! 

 

但遺憾的是,基督教界有太多諸如此類無知之士,結果輕易被騙,為反而反,還以為自己替天行道。基督教界反同的人多,因為教會,尤其是華人教會,瀰漫反智的文化!  

 

反智主義在華人教會大行其道,結果造就了一群頭腦簡單的基督徒,迷信聖經,迷信傳統,完全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明乎此,我們就不會奇怪基督徒為了反同反同婚,並反對同志領養小孩,可以說出「沒有血緣關係,是不會愛的」這種白痴得令人吐血的話! 為了反同,可以粗心到連收養小孩的異性戀者也不小心一併罵上了! 

 

基督教會內的反智主義是一種對理性與知識極度輕蔑的文化,對這些人而言,理性思考與科學事實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宗教的傳統與教條。簡而言之,這就是一種不講理的態度。這些基督徒對科學或知識是持自助餐的態度,為了自我宣傳,可以用科學或學位來包裝自己,如某某科學家也是基督徒,某某宣教士是博士,但如果某些科學知識不能支持其立場,甚至與他們的立場有違時,他們就把知識或科學批得一文不值。

 

這種自助餐式的雙重標準,一言總之,就是不講道理,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擁有絕對的真理!「不要問,只要信!」 就是其著名的口頭禪。但真理可能連講道理的能力都沒有嗎? 

 

因為這種反智的文化,從古至今,教會不知犯了多少錯誤,許多基督徒高舉聖經,正義凜然,害人殺人,還以為自己替天行道! 

 

因為反智文化,不重知識,許多基督徒對基督教會的歷史,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有者甚至完全無知於教會過去的醜陋,比如當我批評教會過去支持奴隸制的立場,以聖經合理化奴隸制而反對廢奴時,竟有基督徒說我在侮蔑基督教,因為世界許多改革,包括廢奴都是基督徒去發動,進而帶來改變。

 

這種話,恰恰說明他們對歷史的無知!廢奴運動中的確有很多基督徒,但當時基督教的立場是反對廢奴的,而且還大力抨擊這些主張廢奴的基督徒不信聖經不懂聖經,甚至說他們不算是基督徒!這就好比如今在同運中有不少人是基督徒一樣,我敢說我是在中文世界出版最多挺同著作的作家,而我不只是基督徒,還是牧師!但,有沒有基督徒「會說基督教沒有人反同,而且基督教是挺同的宗教,不信你可以看看歐陽文風」?

 

不過,我不會奇怪,以後不懂歷史,隱惡揚善的基督徒在談起同運時,就會如現在不少基督徒談廢奴運動時,很自豪也很自以為是的說這種話! 

 

基督教會內的反智文化令許許多多基督徒不願看事實講道理,不能正視議題,也不能理性與科學地探討問題,只會訴諸宗教經典,迷信傳統,迷信聖經。這種迷信聖經,不動腦筋的文化,令許多基督徒變得非常愚蠢,甚至不仁不義,不以為歧視是歧視,還以為這叫敬虔。這,簡直就是宗教恐怖主義!宗教恐怖主義的基調就是:我的宗教最大,我的經典最大,我的神最大最真,其餘一切免談,不必辯論,不用擺事實,不用講道理,因為我有真理! 

 

但,我也必須指出,縱使在反智主義瀰漫的基督教會內,不是人人都如此無知,不是所有在反同教會內如靈糧堂或真理堂的基督徒都反同,因為我的確認識一些在這些教會內不反同的基督徒。這些基督徒是清醒的,但可惜的是雖然他們不會和教會一起去喊反同口號,但他們因為無言,不想和教會的牧師與其它會友對抗,結果還是成了沉默的幫凶!這些基督徒,絕對不是少數! 

 

這種犬儒與冷漠的,亦是基督教會內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這些人的沉默與冷漠,結果使到許多台灣人以為基督徒都反同!因為這些人的沉默,許多同志被基督徒打壓與污蔑時,獨自受苦,沒有人為他們伸張正義!這些基督徒的沉默,令許多人以為基督教和不講理又迷信的邪教沒有兩樣! 

 

面對社會不公不義的現像,這些「開明」基督徒還要冷漠到幾時?這種閉口不言,袖手旁觀的態度,令許多生命受害受苦,促進教會的反智文化,愚化信眾,助長歧視與罪孽,完全有違基督教愛與公義的核心價值與精神! 

 

21世紀了,基督教會中,有人無恥,有人無知,至於那些清醒的基督徒還要冷漠到幾時? 

 

※作者為波士頓大學神學博士,紐約市立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紐約大都會社區教會牧師,同時亦任教於紐約市立大學亨特學院性別研究系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