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同時討好中國和美國的台灣總統將難以存在

黃樂祈 2018年11月10日 07:00:00

雖然這次美國中期選舉對接下來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影響不大,卻為兩年後台灣總統大選結果帶來一點啟示。(美聯社)

「論文有曰:『國會因陷入僵局而無法採取行動。』我認為這是降臨於這個國家的最大祝福。」(Papers say: "Congress is deadlocked and can't act." I think that is the greatest blessing that could befall this country.)美國名演員羅傑斯(Will Rogers, 1879 ~ 1935)在1924年發表的一篇文章這樣寫道,彰顯美國重視政治權力互相制衡的傳統意識形態,亦見於剛結束的美國中期選舉。

 

經過一場龍爭虎鬥,兩院誰屬終於塵埃落定,共和民主兩黨各執一院,美國國會再次出現相對平衡的局面。當然,大部分輿論都視之為對川普施政的中期成績表,尤其共和黨在選後失去眾議院控制權,難免備受各界矚目。要評論之,最基本要看兩黨在今次選舉後在眾議院的議席差距。控制眾議院至少需要218席,民主黨共得223席(+28),只算僅僅過了半數的門框,且取得197席(-28)的共和黨誠然不算被拋離太多。

 

回顧二戰後眾議院兩黨迄今最懸殊的選舉,要數到1964年。當時民主黨共取得295席(+37),大幅拋離共和黨的140席(-36)。至於共和黨在戰後最好的成績,則在2014年一役,當時共取得247席(+13),反之民主黨只有188席(-13)。如此看來,今次民主黨就算動用前正副總統歐巴馬及拜登傾力助選,所得到的成績其實不算亮眼。在中期選舉有不利總統的傾向下,共和黨在眾議院的失利實屬正常搖擺範圍。

 

另一方面,我們不能只看整體議席的加減,還要看那個地區變天。民主黨成功奪取40個原來共和黨眾議院的議席,相關選區及勝方得票率臚列如下:

 

(作者製表)

 

論內政,川普過往兩年作風固然有很多令人詬病之處,選後翌日更把司法部長逼下台,所以民主黨重新入主眾議院,多少對制衡狂人有其作用。不過另一方面,也很多人討論共和黨失去一院後外交政策會否改變。

 

藍天變紅天的地區只有三個。然而,縱觀上表顯示的紅天變藍天之地區票數,很多都不算大勝,意味民主黨未能大幅搶走區內原來投共和黨的票數。

 

(作者製表)

 

共和黨失血最多的州份,分別是艾奥瓦州(-2, 1/4)、紐澤西州(-4, 1/12)、新墨西哥州(-1, 0/3)、賓夕凡尼亞州(-5, 9/18),主要都是一些工業較發達或較多拉丁裔國民聚居的地區,出現州份控制權易手的情況倒並不多。而共和黨傷得最重的州份只有一個與農業有密切關係(艾奥瓦州)。如果以上年美國十大最多農場的州份為基數,共和黨今屆眾議院選舉成績其實不算差: 

 

(做者製表)

 

由此可見,共和黨幾近守住了大部分農民的支持,加上在參議院上有2席進帳,反映中國在選前欲借加徵農產品進口稅來對川普施壓的政策失敗。況且未來兩年控制眾議院的民主黨亦在對華政策有趨鷹派的跡象,中國除非大幅度轉變現有的路線,想在對美關係轉和恐怕甚有難度。

 

是以,雖然這次美國中期選舉對接下來的九合一選舉影響不大,卻為兩年後台灣總統大選結果帶來一點啟示。正如美國不會容讓日本長期由一位與自己保持距離,甚至欲與中國拉近關係的政治人物當內閣總理大臣,更何況現在步入新冷戰時代,想同時討好中國和美國的台灣總統將難以存在。兩年後對兩岸關係的表態,幾乎肯定會左右誰能問鼎台灣總統一職。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香港《時代論壇》觀點版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