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綠冷處理】大觀社區抗爭無罪 土地正義下一步誰來伸張?

王怡蓁 2018年11月11日 11:30:00

大觀社區兩度面臨強制拆除,10名大觀自救會成員到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住所,阻攔座車陳情,有6名成員遭到妨害公務等罪名起訴後獲法院判無罪。(攝影:王怡蓁)

「我們其實很訝異會獲得無罪」大觀自救會成員唐佐欣(上圖拿麥克風)坦言,因為在無數次的抗爭中,自救會幾乎沒有收到來自政府正面的回應。自救會除了訝異,也感謝法官基於保障言論自由的判決。

 

106年4月,大觀社區遭遇第一次的強制拆除,5月份,大觀自救會到行政院開記者會,呼籲行政院召開協商會議,希望能夠暫緩拆除,卻未得到正面回應。於是,10名大觀自救會成員來到當時的行政院長林全住所,欲向他陳情,但林全出門後直接上車,自救會成員情急阻攔其座車,後續有6名成員遭到妨害公務等罪名起訴。法院於11月8日宣判5人無罪,10月29日宣判1人緩刑2年。

 

大觀自救會聚集民進黨黨部,要求蔡英文出面解決。(攝影:陳品佑)

 

陳抗遭起訴 居民恐懼

 

遭起訴的6名成員,分別是鄭宇焱、林晉暘、蘇承志、陳冠博、吳光庭、黃世進。其中,陳冠博、吳光庭、黃世進因面臨心理壓力,選擇認罪,鄭等三人則堅持無罪抗辯。台北地方法院於11月8日宣判,5名被告無罪,僅有黃世進因在先前審理中另案處理,進入簡易判決,於10月29日獲判緩刑2年。

 

「因為我的無知……,我不是故意要冒犯公權力。我承認犯罪,不想再帶給家人壓力。」居民黃世進選擇認罪,並在法庭時做出以上的陳述。當時,黃世進與太太林燕玉、兒子黃炳勛等10人前往林全住所陳抗。

 

林燕玉表示,他們只是想跟林全表達訴求,如果林全願意停下來聽他們說,不是直接上車,自救會的成員也不會情急去擋車。林燕玉說,原本她也遭起訴,後續獲得不起訴處分。黃世進遭起訴後,他們每天都很擔心,一邊在自家的檳榔攤顧店時,也邊擔心郵差送來法院的通知。

 

當時人也在現場的唐佐欣描述,黃世進原本只舉著布條,但看到兒子遭警方壓在地上,一時情緒激動,衝上前架開警方,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那是第一次自救會抗爭遭起訴,唐佐欣表示,居民不太懂法律,連收到傳票都會緊張,同時,居民也很不平,怎麼警方推人沒事。

 

社區居民認為並非占地 而是有其歷史脈絡

 

大觀社區位於板橋浮洲,前身是婦聯一村。1956年社區原本的土地屬於板橋林家,但為了安置榮民、榮眷,1957年婦聯會在浮州建了600戶的眷村「婦聯一村」以及合資興建的福利中心,但後來婦聯一村遷村,因福利中心的居民不屬於婦聯一村居民,因此居民詢問聯勤總部,得到「可續住或遷離」的回應。

 

1966年,婦聯會將福利中心土地轉給陸軍總部,成了國有地。1968年,板橋榮家就蓋在大觀路二段。由於政府單位並未積極管理大觀社區土地,陸續又有城鄉移民搬入。因此,除了原居民、榮民、榮眷,大觀社區也有城鄉移民。1985年,大觀路拓寬,鄰近路面的房子需要後退2公尺,板橋榮家與居民接觸,當時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退輔會)同意居民重建,但不可高於2層樓,台北縣政府也給予部分建物約50萬元的補償。

 

1993年,居民提出申購土地的意見,當時,榮家召開協調會,如果提出1970年前的居住證明,應該可以申請購買土地,但後續並沒有下文。直到2002年,台北縣通過都市計畫,浮州榮家土地變成社福用地。2008年開始對居民提起訴訟,要求拆屋還地及返還5年不當得利,全數於2014年訴訟完畢,居民全部敗訴。2016年,榮家便開始執行收取不當得利,每戶按坪數繳交30-200萬不等的費用。

 

面對榮家要求居民點交房屋,2016年底,大觀自救會開始進行抗爭,他們到處抗爭,向當地民代,行政院、新北市政府、退輔會、總統府等表達「原地安置」的訴求。唐佐欣說,對於原地安置的訴求,退輔會表示技術與法律上都不可能做到,至於其他單位,他們沒有收到任何的正面回應。

 

新北市三峽龍埔里劉家姊妹哭訴向財政部代表吳雅華組長下跪陳情,要求停止強制拆遷。(攝影:陳品佑)

 

土地正義 選前藍綠冷處理

 

唐佐欣說,一開始居民最先想到的是找民代幫忙,但後來發現並沒有太大作用,找上議員,就算他們同意土地正義的理念,但也不一定能對中央說上話。兩年來,他們與退輔會開過兩次協調會,第二次是今年五月,但協商破局,自救會成員為了讓對話繼續,向前攔阻退輔會副主委李文忠,因而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有2名成員再度以《妨害公務》罪名遭起訴,法院判決拘役30天、20天,可易科罰金5萬元。

 

近幾個月,自救會頻繁地向藍綠兩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與蘇貞昌表達訴求。唐佐欣說,在候選人的造勢場合中,他們只是在觀眾席舉著布條、喊口號,卻遭到警方驅離,甚至逮捕。8月份,蘇貞昌競選辦公室曾發出的聲明:「大觀事件是長期以來居住的問題,希望退輔會跟居民能夠取得共識。」侯友宜則並未回應,但對原地安置訴求,兩黨候選人則未作出正面回應。

 

大觀社區自救會提出大觀社區「原地安置」的最大訴求,到侯友宜(上圖)、蘇貞昌競選總部抗議(下圖)。(大觀社區自救會提供)

 

大觀社區居民何去何從

 

在5月4日的協調會中,退輔會提出「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的方案。唐佐欣指出,自救會問退輔會是否能保證居民同意點交,就會有房子住,退輔會卻要求居民先同意,再來談後續的處理。由於社會住宅採取抽籤制度,中籤比率低,退輔會也無法提出一訂有房住的保證,因此,自救會認為,點交後,房子沒了,也沒辦法確定是否有社會住宅居住,再者,如果居民希望住社會住宅,他們自己便可申請。

 

無罪判決後,自救會將進行什麼抗爭?唐佐欣說,自救會的唯一訴求就是「原地安置」,因此,也只能向新北市的下一任市長,繼續抗爭了。

 

【延伸閱讀】
●控警察暴力執法  大觀自救會籲監委出面徹查
大觀自救會衝鄭南榕追思會 蔡英文被迫中斷致詞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