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與陳其邁在辯論會場上透露了什麼

張宇韶 2018年11月11日 12:30:00

眾所矚目的高雄市市長選舉公辦電視政見發表會10日下午登場,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和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首次面對面發表政見和回答提問。(畫面合成/資料照、陳其邁臉書)

打過奧瑞岡政策辯論的人都知道,改變現狀的正方要負擔舉證責任,否則就失去辯論的正當性。因此正方初步論證的重點在於「需要性」的陳述,亦即改變現狀所要成就的價值或是現狀弊病的歸納,其後再提出解決力說明這與需要存 有嚴密邏輯相關性,最後在理性選擇與成本效應的分析模式下,輔證自己政策具有可行性。

 

對於反方而言,維持現狀雖然享有「立場推定」(現狀恆為良善)的戰術利益,但是在真實的選舉辯論中,即便是連任者也會選擇修正現狀的態度,提出改良式的市政遠景與規劃,避免陷入絕對保守的立場,也是陳其邁合理的辯論策略。 仔細觀察。韓國瑜的辯論內容,和其目前選戰策略幾乎是一致的。透過其煽動與民粹的人格特質,將複雜的市政問題最大簡單化(又老又窮)之際,同時也提出最簡化的手段(發大財、人進貨出)作為解決方案。如此可製造衝突與對立的來源,一方面累積改變現狀的社會動能,並創造群眾與支持者的威望或粉絲效應。在此條件下,感性與批判性的訴求應是韓國瑜的辯論策略。

 

平心而論,韓國瑜的辯論策略存有極大的風險,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同時扮演「改變現狀的正方」與「為反而反的反方」兩種角色。就時間情境而言,韓國瑜想要改變的現狀,究竟是走向新的未來還是迎回過去舊秩序,兩者之間充滿錯亂。就立場而言,韓國瑜究竟想替高雄市民提供實際的政策藍圖,還是只是成為藍營「教訓民進黨」的出口,兩者之間未曾釐清。時間與立場的錯置,必然造成辯論戰略上的敗筆。

 

此外,「質詢與提問」是辯論與政策發表最大的區別,前者涉及論點攻防的設計與動態回應,更考驗辯論者對於市政的準備功力。由於韓國瑜的政策多偏向選舉文宣的口號訴求,不是欠缺邏輯上的根屬性就是欠缺實際可行性,這從「太平島挖石油」、「旗津賭場」與「性愛摩天輪」的內容可看出端倪。

 

雖然「最大簡單化」選戰策略,在新媒體的剪輯包裝與從眾粉絲的擴散效應下,立即可以創造網路聲量,讓候選人短時間就擁有節奏與議題上的優勢。然而政策辯論的制度規範下,如果候選人沒有政策論述的基本面與專業,這種行銷策略隨即就會出現見光死的效應,反而陷入被動挨打的局面。面對專家提問時,只能透過抽象的政治性語言技巧掩蓋政空洞的政策內容,同時也成為其他對手申論時共同圍剿的議題,這些狀態與畫面都在這場辯論之中表露無遺。韓國瑜引以為傲的感性訴求與臨場反應頓時間無用武之地,這與近日在造勢晚會帶領群眾高歌夜襲的形象與氣勢截然不同。

 

值得觀察的是,陳其邁在這場辯論得立場已從先前預期的「現狀修正者」,融入更多的「政策檢證質詢」的角色。在政策論述上的反守為攻,不僅可以找回形象與議題上的優勢,同時直接暴露對手的弱點,因為韓國瑜自詡以快制靜,陳則透過質詢戰術突顯其荒謬。

 

然而,韓國瑜絕對不是省油的燈,或許在這場四人辯論的戰略退卻與哀兵策略,是為下場兩人直球對決的辯論埋下伏筆。11月19日的電視辯論離投票只剩四天,咸信是全台輿論最重要的焦點,也將是影響高雄選戰的最後變數。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關鍵字: 韓國瑜 陳其邁 辯論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