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香港的命運就像藍潔瑛

余杰 2018年11月15日 00:02:00

藍潔瑛被發現孤獨地死在其家徒四壁的住所,終年五十五歲。她的死亡方式安靜而決絕。(圖片取自網路)

香港藝人藍潔瑛被發現孤獨地死在其家徒四壁的住所,終年五十五歲。她的死亡方式與作家張愛玲很相似,安靜而決絕,對於有負於她們的世界,連白眼都不給一個。喜愛乾淨的人,就像喜愛乾淨的大象一樣,「質本潔來還潔去」。

    

藍潔瑛的離去,在兩岸三地乃至海外的華人世界引發頗多震盪。她早已遠離喧囂的影視界,早已不是當年那個「靚絶五臺山」的美人,只是她悲慘的後半生,讓倍受各式各樣的暴力和謊言淩虐的華人社群「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尤其是港人情不自禁地有「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之感,正如有網友感嘆的那樣:「香港的命運就像藍潔瑛,原本璀燦光輝的明珠,在慘遭大哥強暴後,逐漸走向暗淡、憂鬱與衰亡。」

    

日光之下無新事,魯迅比下的祥林嫂,郁達夫筆下的「遲桂花」,金庸筆下的小龍女……在現當代的華語文學中,藍潔瑛們從來不少見。而房間裡面的大象,永遠在人們的視野之外,香港作家廖偉棠追問説:「現在我們如何面對『玲姐』藍潔瑛?她也是香港的女兒,卻是最被侮辱和損害的一個。藍潔瑛二零一四年選擇坦然講述了自己遭受性侵的時間地點人物等細節,但香港可有一個女權團體、性侵關注團體發聲、行動去聲援藍潔瑛?去為藍潔瑛爭取公義?……直至藍潔瑛死去,大多數人還是抱持‘江湖事,江湖了’的態度,這種態度正是香港娛樂業、八卦傳媒一直給公眾洗腦植入的潛規則。」該跳舞的跳舞,該跑馬的跑馬,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

   

 其實,最當譴責的,不是沉默的民眾,不是冷漠的影視圈,也不是低俗的媒體,而是作為加害者的兩名「大哥」成龍和曾志偉,以及他們背後真正的「大哥」習近平。成龍和曾志偉為什麼一直以來都高調反對香港的公民運動,而眉開眼笑地捧北大人的臭腳呢?因為它們在本質上是臭味相投、狼狽為姦的。

    

即便有一萬五千名中國網民在曾志偉的微博上留言,嚴詞譴責其惡行,曾志偉仍然與成龍一樣,笑罵由人,我自瀟灑。惡魔何嘗會道歉?共產黨不會為六四殺人道歉、懺悔,曾志偉和成龍也不會為性侵道歉、懺悔。

    

而香港的沉淪,並不會隨著藍潔瑛的慘死而暫時止步。

    

香港的學術自由已岌岌可危。港大法律學院即將選出下任院長,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屬意由中國學者凌兵出任,若傳言屬實,凌兵將會是該學院首位來自非普通法地區的院長,他也必定會跟他的名字一樣野蠻而強橫。

    

本身是港大校友資深大律師梁家傑以〈中廚弄西點〉為題撰文,對此表示「極度憂慮」與「難以釋懷」,並將情況比喻為中菜廚師製作西式甜品。梁家傑指出,香港奉行普通法,原則是保障個人的權利和自由,限制公權力行使,而中國的馬列毛法治觀,則奉法律為治人工具,為鞏固中共專政服務。港大法律學院培養的學生能否學好普通法,是香港法治傳統能否得以傳承的關鍵。凌兵出任院長,就如把意大利芝士蛋糕交由中式老婆餅師父製作,其結果很可能是香港的學術自由進一步萎縮。

    

與學術自由一起萎縮的,還有香港的言論自由和新聞出版自由。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案之後,香港的書店變得跟中國的書店越來越相似了,一家家獨立書店漸次歇業,不單單是經營的困難,更是受到港府的打壓。最近一家歇業的是主打禁書的獨立書店「人民公社」,一名匿名常客對英國《衛報》表示:「香港曾是中國讀者前來尋找真相之地,但如今你就連提到禁忌議題都會感到害怕。」

    

一位到香港旅行的眼尖的中國媒體人發現,在香港的中資連鎖書店中,簡體字的習近平著作《習近平治國理政》被擺放在入口處,她感嘆説:「香港的墮落,是從把這樣的書籍擺放在書店最顯眼的位置開始的。」從某種意義上説,這也是一種精神上的強暴。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關鍵字: 香港 藍潔瑛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