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京觀察站:愚蠢低級的「故宮」分遷計畫

范疇 2018年11月19日 07:00:00

走遍全球,博物館的高低標準就在於「精品集中」四個字,人潮、錢潮、讚嘆潮都在這四個字。(本報資料照片)

將故宮博物院打散分遷的計畫,既愚蠢又低級。但是,以「保持中華文化」為由的反對分遷者,此處要說聲抱歉了,因為我是支持台灣去中國化的,我只是多年來看到台灣去中國化的方式如此的愚蠢和低級,才為文點出台灣這樣做其實是在自殘、自我限縮世界地位、控制下一代的心靈空間。

 

把話說到底,如果你是一個真正的台灣主體論者、去中國化工作者、或台獨工作者,請你花幾分鐘時間,來想想把已經國際知名的世界級文物館「台北故宮」拆分成數個零散無系統的文物館,這動作中的愚蠢性和低級性。

 

要把「台北故宮」(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去中國化,我贊成。台灣有台灣自己的主體性,憑什麼把一個集中中國文物的博物館當作台灣的鎮國之寶?同樣的,憑什麼把一個「中正紀念堂」當作台北的鎮市之寶?我告訴你,憑得不是它們的中國符號象徵,憑得是它們是人類重大歷史的一部份、憑得是它們帶來巨大的觀光收入、憑得是台灣人容許它們屹立以向世界證明台灣人已經跳脫過去、迎向未來的氣度和拓展性。容許它們屹立,表示的是台灣人已經不用再依賴悲情吃飯,不用再靠著互毆自殘獲得權力。

 

要去中國化,途徑太多了,提高眼界、放開氣度,台灣人可以想出一百種有創意的方式來去中國化。人類歷史上恩恩怨怨的時代多了去了,為什麼有些民族有些國家就能在恩怨的基礎上文明不斷精進,而另些民族和國家就因為恩怨而不斷退化,集體IQ退化到80而惹人訕笑?這就是智慧和愚蠢、高級和低級之間的差別。

 

要把故宮去中國化,改個名字不就得了?人要是不喜歡自己的長相帶來的某種象徵性的聯想,整個容不就行了?至於非得把自己肢解,鼻子接到大腿上、手臂和小腿互換位置嗎?文徵明和蘇東坡的字畫本來就來自泛中國文化,你把它一個放到西班牙一個放到阿根廷,它們就不中國了?走遍全球,博物館的高低標準就在於「精品集中」四個字,人潮、錢潮、讚嘆潮都在這四個字。大英博物館的埃及館藏引得埃及人氣得牙癢癢,但也不得不承認若非英國的現代文明高於埃及,這些人類瑰寶早就消失了。埃及精品在英國,證明了現代英國人的品味高於埃及人。對於中國敦煌精品,道理也一樣。

 

打散分遷故宮,會想到這個餿主意的人本身就是中國式的思維。(本報資料照片)

 

我在精心保存的德國紐倫堡希特勒演講廣場駐足嘆息,學到了一輩子從書本中、電影中得不到的深刻感受。那當下沖進我腦門的是當下德國人對保存人類歷史的尊重,而不是對過去德國人的蔑視。但是,如果當代德國人因為恥辱感而毀了那座廣場、消滅了黨衛軍的物件,我就會看不起當代德國人,認為他們是一群不懂得反省、不敢面對歷史的低級人類。

 

容我說句粗話,人都有屁,但脫褲子放屁就是笑話;同樣的,國家、社會都有恩怨和恨,但靠銷毀歷史物件來解怨消氣,就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

 

容我說句重話,打散分遷故宮,會想到這個餿主意的人本身就是中國式的思維,本人就應該閉門檢討自己的思維方式是不是首先該去中國化。你這思維和中國秦始皇的焚書坑儒有何不同?正如史學家林毓生曾經感嘆過,中國五四運動時所採取的破舊立新方式,正是屬於他們想要打倒的傳統下的招數。

 

台灣若要有主體性,去中國化當然是必要的,但是用中國式的思維和方式來去中國化,本身就是笑話,也證明了很多喊去中國化的人的思維底層就是中國的。台灣達到真正主體化的那一天,一定就是能夠平視中國的那一天,沒仰視,也沒俯視。

 

台灣是世界方塊字使用圈內的文明領頭羊,不要那麼畏畏縮縮、雞腸鳥肚,拿出氣度和高度來,就把現在的「台北故宮」正名叫做「中國故宮典藏院」(China Palace Museum),堂堂正正的平視中華人民共和國為鄰國,告訴世界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蘇東坡的字畫,若非台灣的先進性,早就在中國文革中消失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民,有一天會感激台灣的文明高度的,就像今天埃及的文化人感激英國人的文明高度一樣。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