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涂們 台灣人在氣什麼

陳嘉君 2018年11月18日 13:56:00

涂們就是個中國人,是個「不禮貌又不自在」的客人罷了,我們氣個什麼勁。(圖片取自涂們(取自金馬影展TGHFF臉書)

中國人有像胡波那樣用生命堅持追求美感的人,也有許多像涂們者讓自己屈服於強權政治之下的人;台灣人也一樣,有在強權(過去中國國民黨的蔣氏獨裁和此前的中國共產黨霸權)下不屈服者,也有在強權下屈服者,如今日的宋楚瑜和柯文哲之流。

 

自由地屈服與不得已的屈服,都是屈服,在奴隸與「成為人」的嚴峻標準之下,並沒有不同。

 

昨天金馬奬頒奬典禮,充滿了各式各樣自由與不自由的表態。有趣的是,人們對表態的激動反應。顯然,看戲的比演戲的更入迷。

 

涂們把來台灣頒獎說成他來「中國台北」,見到老朋友說跟我們「兩岸一家親」。前者不懂作客之禮,後者是把「朋友」都工具化、政治化了。與其罵他,倒不如我們自我反省一下。像一隻狗在馬戲團表演,我們看了他的表演,感覺狗吃了我們豆腐,我們駡狗,卻不敢對馴獸師「表態」。我們與那隻狗有什麼差別!都一樣柿子挑軟的吃。

 

我們自己,不也常常一樣的表態嗎?我們去到了中國經常不說「中國」,我們經常只說「大陸」或「內地」,為的也是實踐跟他們「不見外」,跟他們「一家親」不是嗎,但至少還懂一些作客人的禮數。為了避免到了中國會犯錯,回到了家,得到了自由之時,我們如果依然保持這樣的言説習慣,是不是自覺這樣比較容易生活?

 

但兩者之間應該還是有些差異吧?

 

說到底,涂們就是個中國人,是個「不禮貌又不自在」的客人罷了,我們氣個什麼勁,他馬上要拜拜了,無足輕重。來100個1000個像涂們這種中國人,台灣也不會倒。真正嚴重的是,在台灣內部掌握政治、政黨與政權的人,他們的「表態」在幹什麼?我們根本不需要理會涂們的兩岸一家親,不過是個狗把戲。可是我們得提心弔膽地面對柯文哲與宋楚瑜搞的「兩岸一家親」,那可才真有賣了台灣的利益與生存的可能。四年前柯文哲哭訴祖父是二二八受難者騙取了獨派人士的選票,如今以兩岸一家親騙親中人士的選票。高明啊!政治大騙子們!

 

涂們是「自由與不自由」的表態,干卿何事!就讓我們像看馬戲團一樣輕鬆吧!

 

可是面對柯文哲與宋楚瑜的兩岸一家親,可不能以他們擁有言論自由這般輕佻的想法幫他們辯護。人民「享有」言論自由,可是政治人物不只是享有言論自由,政治人物的政治主張不僅僅要對自己負責,對人民負責,更要對歷史負責。可惜了,台灣的政治人物太輕鬆了,因爲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只喜歡看狗表演馬戲,然後笑一下或罵一下。台灣的知識分子,在白色恐怖時代都是涂們,樂於登報表態過他們自己安全的日子;在此時自由的時代,他們樂於在網路上嬉笑怒罵假議題,或勇敢地主張過去很危險的主張。至於「批判」當代政治邪惡腐敗的苦差事,還是別碰得好,日子過得正順呢。

 

自由了之後,我們只是從奴隸變成了一張張政客們想追求的選票,政客們追求選票,靠的是努力表態討好,緊要關頭時,恐怖統治下悲情的歷史餘燼,依舊一點星星之火就可燎原,政客們最後都樂得輕鬆。點火,選票就到手。雖然我們常常抱怨被低級的政客包圍,不知如何選擇,但我們還是打心底被追求得很樂,被吹捧得很開心。人民人民人民作主,叫得我們心花怒放,也就不管他們是否虛情假意了。

 

那麼可不可以思考一下這個致命的議題,不要再把這個議題演得像馬戲團。

 

台灣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是個「事實」,只是有點可悲委屈,她的名字叫做中華民國。因此,大聲疾呼獨立建國是歷史的餘燼,是一群懦夫在表演抓住逝去青春的尾巴,想想他們如何讓自己的青春歲月窒息在恐懼之中,想想他們如何臣服在國民黨的情緒勒索之中,遠走他鄉。自由了之後,才文不對題地作答。不好意思,考試時間已結束,考卷也收走了。

 

事實上不只是經由少數台灣人的付出血淚代價,更是本地區強權在各自權謀下促成了台灣今天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現狀。縱然我們沒有什麼邦交國,但這不妨礙我們作為一個獨立的國家,就像沒有報戶口的私生子依然是個人,你仍不能隨便欺負他,殺害他。台灣只是處境特別艱難而已。

 

如何捍衛主權獨立是一個國家的天職,是一個人民的義務。沒有國家可以容忍她的政治人物主張被他國合併。在這個基礎上,在我們的國家裡面主張與中國統一的行為,應該被視為叛國行為,依法雖不能逮捕他,但唾棄他總是應該的吧?

 

憂國憂民的人都會理解,台灣真正的政治議題,是如何捍衛主權獨立,如何確保國家安全,如何在中國崛起的霸權的邊緣下生存下來,如何在錯綜複雜的美中台日的國際關係中生存下來,如何在舉步維艱的國際政治中存活下來,如何發展一種不容易被擺布的經濟模式,如何建立人民強烈的歷史意識,如何用文化力量團結我們的國家。

 

某些政治霸權和文化優勢者都喜歡替台灣人的覺醒扣上「去中國化」的大帽子,其實臺灣人民現正努力的只是在掃除蔣介石父子時代的「反攻大陸消滅共匪」的遺體而已。是反蔣家獨裁好戰的文化,不是「去中國化」,兩者差別極大。中國人對這點完全沒有搞清楚就亂罵。現代台灣的部分文化,是日本化也是中國化;就像現代歐洲人的文化,是希臘化也是基督教化;現代日本人的文化,是唐化也是佛教化;現代台灣原住民的文化,是基督教化也是漢化。

 

最後令人更悲傷與無助的是,台灣的政治只剩一股沒有方向的激情。

 

 

※作者為施明德文化基金會董事長,本文經授權,摘自作者臉書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