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郁佳專欄:國民黨臨死吐真言 民進黨裝聾真的不行

盧郁佳 2018年11月20日 00:02:00

韓國瑜說「又老又窮」「北漂」不是進步陣營鬼扯的什麼建設老舊,而是國民黨過去長期掩蓋的失業問題。(本報資料照片)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說高雄「又老又窮」,時代力量候選人集體譴責,網民說高雄建設嶄新,哪裡又老又窮。韓國瑜說高雄青年「北漂」,網民舉出人口流動數字,否認北漂嚴重。

 

韓國瑜提出對策「人來貨來」「旗津蓋賭場」等,以成為中國附庸來交換分享財富。但是香港亡國後,貧富懸殊、經濟萎縮的殷鑑在前,賣台求生早已證明是外行人離地的空想。韓國瑜只是個信口開河的脫口秀藝人,國民黨幕僚毫無調查研擬政策的民主政治專業,只會泡茶隨口嘴砲,隨心所欲畫虎爛,笑話連連。政策品質跟他在北農總經理期間「到麗星郵輪賣水果」行銷案一樣糟,是愚蠢加上權力造成的災難。就連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就業政策還是一貫持恩庇口吻,指「比起外勞,原住民更好,身體更棒,未來營造工程10%給他們」。國民黨的腦袋想不出別的,除了權貴經濟裙帶分贓,別無其他。

 

但韓國瑜說「又老又窮」「北漂」是在說什麼?不是進步陣營鬼扯的什麼建設老舊,是失業問題。就是國民黨過去長期掩蓋的失業問題。

 

這個選題,打蛇打在七寸上,國民黨精準掌握台灣痛苦的關鍵。因為人民只看得到媒體置入性行銷的政治宣傳,只有執政過才看得到黑箱內真實的經濟數字,才知道失業的酷烈,對一個經濟體的禍害之深,才知道執政的巨弊所在。過去國民黨透過主流媒體洗白,宣傳高失業是因為年輕人草莓族玻璃心,好逸惡勞,不願低就;製造業、營造業、看護工缺工,只有外勞才肯做。所以失業者只能怪自己沒用,不能怪環境不好。《商業周刊》報導裝潢泥作一週十萬高薪還缺人,結果作家林立青《做工的人》一書調查業者真實收入根本沒那麼高。

 

韓國瑜洩漏國家機密

 

這些謊言,隱瞞了什麼真相?

 

失業,是一個嚴重的階級問題。《廢墟少年》揭露,台灣每年增加兩萬五千個高風險青少年,失學又失業,這二十年來只多不少。為什麼?因為產業外移,留下百萬失業工人,要靠自己想找生路。放任底層自生自滅,政府不作為。沒有資源支持,父母仍然找不到工作,貧窮,離婚,酗酒,吸毒,重病,入獄,自殺,病故,為精神疾病和自我價值低落所折磨,他們已經喪失自理能力,更別談照顧老人和小孩。十五歲的少年因為父親、祖母過世,輟學去代噴農藥,沒有訓練、沒有任何防護裝備,吸入農藥,邊噴邊發抖嘔吐。雲林十五歲的少年去工地搬水泥養家,也沒有任何職前訓練,被水泥牆倒塌壓死,包商逃跑不知去向。

 

韓國瑜提出對策「人來貨來」「旗津蓋賭場」等,其實是以成為中國附庸來交換分享財富。(攝影:李智為)

 

童工生在父母已經失守的家庭,面前等著他們的,就只有別人怕死怕髒怕窮不做的工作:時薪低到違法的洗頭小妹,快炒店端盤子,夜市叫賣,工廠包裝產品,河道或下水道工程清污,公路邊坡除草,或是當車手,詐騙集團,賭場圍事,運送毒品。一位受訪的洗頭小妹說,她高中同學一半休學,去做傳播妹或陪酒。時薪六、七百,她要做四天,才能賺到同學一天的收入。

 

今年,台北21歲的酒店經紀,無照駕駛飆車,撞上騎樓,輾死拾荒夫妻、保全先生。酒店小姐放任4歲兒子獨自在家餓死,理所當然地供稱,母親五個孩子也有兩個夭折。報章頭條痛罵他們毫無人性。但是,一旦把他們個人的犯罪,放回二十六萬戶弱勢家庭的框架,才會看出,他們和噴農藥的少年,被水泥牆壓死的少年,都是結構性失業的受害者,政府長期失能的後果。無照車禍喪失的三條人命,酒店小姐夭折的兒子和女兒,這都是台灣無可補償的沉痛損失。如果產業轉型了,他們到今天還活在這世上。

 

這些底層工作,既然危險,為什麼包商不做職業訓練、不買防護裝備?既然累,為什麼不加人?既然窮,為什麼不加薪?

 

台灣薪資漲,工廠就搬去中國;等中國薪資漲,工廠就又搬回來,還要繼續搞低薪,要台灣政府把工資壓到比中國、越南低。媒體謊稱薪資是自由市場機制在決定,要勞工不要嫌錢少,你不做自然有人做,還攻擊台灣名校畢業生去澳洲屠宰場高薪打工是自甘墮落。結果台灣登記的移工有七十萬人,而本地失業人口卻有四十五萬人,出國工作的也有七十萬餘人。台灣這七十萬個移工職位,條件爛到台灣沒人要做,卻被移工低薪政策保護得欣欣向榮。是政府在縱容雇主,把薪資壓低到養不活勞工、勞工養不活老幼,既讓上一代年邁的勞工無人照護,也生不出、養不了下一代的勞工。1980年代每年勞動力增加18萬,近兩年已不到8萬。少子化顯現在勞動力供給上,證明產業不轉型,低薪養代工的政策自食惡果,要付出絕子絕孫的代價。

 

失業問題的背後,是產業拖延不轉型,仍然仰賴出口。代工出口的製造業,仍然仰賴低薪、勞動法規保護資方、大量引進血汗外勞、免稅補貼、土地優惠、長期低估新台幣匯率、廉價能源、高耗能、高污染,來壓低成本。政策偏袒製造業出口,長期掠奪受薪者,稅收七成仰賴個人所得稅、而不是從企業和投資徵稅,等於政府劫貧濟富。央行壓抑匯率以利出口,使進口物價偏高;低薪導致消費力低落,企業升級品牌化難以實現,紛紛夭折。這些都是獨步全球,不正常、不公平的剝削體制。唯獨在台灣,財團、政府吃習慣了,死不鬆口,繼續犧牲勞工和消費者。

 

政府的角色,只有助紂為虐或轉型改革兩種,沒有和稀泥的餘地。要解決失業,背後的轉型是全面的:勞工政策、外勞政策、租稅改革、國土規劃、金融服務、運輸建設、企業法規、匯率、利率、能源政策、空污、土壤和水污染,甚至長照和托育。這場地方選舉,決定前瞻建設千億預算,是花在蓋愛情摩天輪、旗津賭場那類的垃圾,或是轉型改革。而現在我們手中只有一場和稀泥打迷糊眼的選舉爛仗,群眾註定什麼都得不到。

 

進步陣營蓄意曲解韓國瑜

 

進步陣營蓄意曲解韓國瑜「又老又窮」「北漂」毀謗高雄,就表示拒絕面對失業問題,還要繼續幫財團吃垮台灣。這些進步陣營,應該回頭重看國民黨執政時代的政治宣傳,照照鏡子看自己是什麼樣子。當初和信遠傳的電視廣告,描述女孩應徵配音員,聽到腳本台詞一味抱怨年輕人在台灣沒機會、沒前途、一片黑暗。女孩悲憤落淚,抗議「不要說台灣不好」。她拿出自己旅遊拍攝的花東海灘美景照片,要求大家樂觀正面思考,應該看看台灣風景多美、人多好。

 

進步陣營蓄意曲解韓國瑜「又老又窮」「北漂」毀謗高雄,就表示拒絕面對失業問題,還要繼續幫財團吃垮台灣。(攝影:李智為)

 

蔣介石浙江幫的遠東轉投資遠傳,長期受統治者恩庇從事特許保護行業,在亞泥太魯閣礦場、國道收費員抗爭等衝突中,都占盡贏面。這支廣告也反映了典型的國民黨心態,只要有人抗議施政不公的惡劣後果,國民黨就會陷入暫時性失聰,義正辭嚴宣布「不要說台灣不好,台灣人其實也有可愛的地方」。到底有誰跟你說台灣人不好了?但在國民黨心目中,一切問題不可能是因為國民黨不好,一定是民眾素質太差。國民黨不可能有錯,都是台灣人對不起國民黨。國民黨跳針回應的,其實是自己內心扭曲的價值觀。而現在,居然輪到進步陣營高唱「韓國瑜說高雄又老又窮,就是說高雄(人)不好」了。難道你一愛鄉愛國,失業問題就都自動消失了嗎?

 

提出真問題 給了爛答案

 

選戰中,蔡英文總統罵國民黨過去造成問題,現今沒有資格對問題說三道四。但國民黨直指問題時,民進黨和時代力量卻逃避回應。國民黨訴求恩庇經濟時,進步陣營也逃避宣示自己的產業轉型政策,反而學國民黨執政時用的奧步搪塞。韓國瑜提出了真問題,錯在給出了爛答案。國民黨嘴巴說拼經濟,它的經濟政策永遠在犧牲底層,成就財團。國民黨在高雄無論推誰選都不會上,就推一個豬哥亮出來選。韓國瑜只是來亂,而他那些很可能當選的進步對手,卻隨之起舞,難道想騙完選票就同流合污,坐地分贓,只有嘴巴反國民黨,自己還繼續當財團使喚的跑腿小弟嗎?進步陣營必須向群眾證明自己不同。

 

進步陣營光靠罵韓國瑜就想當選,這就是在擺爛,掩蓋問題,拒絕交代當選後的改革方向。這不可原諒,沒有拿出進步主張,怎樣面對選民?要拼經濟,救失業,產業必須轉型,打破內部階級權力關係的枷鎖,為勞工實現公平正義,才可能邁向人盡其才的高產值路線。

 

※作者為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