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經緯:「彭張會」後 台美關係進入昇華關鍵期

韋行之 2018年11月25日 07:00:00

從台灣外交部「搶先」華府在「推特」上公佈彭、張兩人會談照片,就看得出彼此的默契。(圖片取自外交部)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舉行的本屆「亞太經合會」(APEC)非正式領袖高峰會,出現了對美中台關係重大影響的變化。台灣領袖代表、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與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場邊」舉行了「彭張會」。這不僅僅是象徵性的握手寒暄拍照而已,而是兩人正式坐下來進行晤談,彭斯坦承兩人談到如何推動台美自由貿易協議協商等重要議題。這場「彭張會」也創下了台美兩國在APEC最高層的會面紀錄。會後彭斯還特別重申美國信守「台灣關係法」和「一個中國政策」。

 

「彭張會」的產生有其特殊時空背景與機運,但幾項事實也不能被忽略。首先,APEC是台灣能夠參加的國際組織中,少數最具外交性的場合,除了它是台灣唯一能夠有機會直接與亞太地區主要國家最高領導人直接接觸的國際場域,也是兩岸高層互動最受矚目的時機。

 

台灣總統無法親自出席APEC峰會有其歷史性與結構性原因,但台灣總統欽點的領袖代表就是台灣總統的「分身」,他的任務就是要在會議期間,透過事先安排與重要國家領袖進行雙邊會談,又或者運用空檔與各國領袖建立交情,傳達台灣政府的立場與台灣總統的訊息。

 

更重要的是,APEC是一個經貿場合,台灣領袖代表與各國領導人平起平坐,即使中國無時無刻不在背後施壓,台灣出席的正當性十足。史上唯一一次台灣缺席APEC領袖峰會就是2001年,當時APEC在北京舉行,中國握有主場優勢並刻意刁難,導致當時民進黨陳水扁政府決定缺席。

 

美中角力大環境

 

然而這次「彭張會」能夠順利進行,美中角力這個大環境是主因,但也不能抹滅蔡英文政府外交團隊的努力。自今年年初開始的美中貿易大戰,背後是川普政府國安團隊重新建立美國對中國政策的戰略思維。

 

去年年底川普政府發佈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到今年年初的「國防授權法」以及「中國軍力評估報告」等,明確視中國為美國的「戰略競爭者」,在在強調中國的崛起已經對美國的全球與區域領導帶來嚴重挑戰。貿易戰只是川普政府啟動對中戰略「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第一步而已。

 

這股重新檢討美國對中戰略的論辯,源自民主黨歐巴馬執政末期,就算民主黨人士不認同川普操作的手法,但對於如何有效抑制中國崛起,已成為美國朝野跨黨派共識。華府政學界現階段也正嚴肅討論過去四十年來的美國對中「交往政策」(Engagement policy)是否失敗。同樣地,如何更加重視並運用台灣的戰略價值,也是現階段華府一致的想法。

 

就在外界普遍對川普政府勾勒的「印度太平洋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以及對中政策多持觀望態度之際,10月4日彭斯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演說內容,總結了川普政府上任以來對中政策路線的方向。彭斯清楚表示,在川普的領導下,美國對中國採取截然不同的新作法,基本原則就是公平、互惠以及尊重主權。

 

擺明了要給中國難堪

 

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說中也特別彰顯「台灣民主可以作為中國人民未來一條更好出路」的意義。這和先前美國國務卿龐培歐以及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處長酈英傑,不斷強調台灣在美國主導的「印太戰略」中能夠扮演建設性角色的立場一致。

 

彭斯與川普團隊也再三強調,這場演講所勾勒出的對中新政策,完全符合川普個人的想法,也有著川普強力的背書與政策指導。彭斯這篇演說具細靡遺地臚列出中國的「罪狀」,範疇涵蓋經貿、安全、人權等,反映出過去美國寄希望中國市場開放能夠導致民主轉型,乃至在國際事務上扮演「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之期待,完全落空。甚而中國變本加厲,透過軍事擴張、政治滲透與「一帶一路」、「債務外交」等掠奪性作為,挑戰美國國際領導,危及國際與區域秩序。

 

彭斯揭櫫的這個政策論調也延伸到他這次在亞洲參加東協會議以及「亞太經合會」。他持續抨擊中國所作所為,也針對美國倡導的「印太戰略」提出更多具體合作內容。原本外界期待11月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舉行的G20會議上,川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可能在貿易議題上獲得若干緩和的共識,隨著中國副總理劉鶴臨時取消訪美一事曝光,證明川普政府的強勢態度,讓北京無法找出能夠讓川普接受的折衷條件。

 

不僅如此,彭斯此行在新加坡與日本、印度、澳洲等另外三個「印太戰略」成員舉行會談,又刻意、高調地與張忠謀進行雙邊會晤,反而未與習近平有所互動,擺明了就是要給中國難堪。

 

美中關係面臨重新調整關頭,台灣國安外交團隊的努力成果也在此次「彭張會」展現。如此重要的會晤不會是隨興之作,事前勢必經過台美雙方縝密的溝通、協調與安排。從台灣外交部「搶先」華府在「推特」上公佈彭、張兩人會談照片,就看得出彼此的默契。

 

蔡政府也很低調地表示,「彭張會」僅觸及如何強化雙方在區域內的經貿合作,俾促進 「包容式」的成長與改變數位經濟。

 

證明張忠謀是張好牌

 

蔡政府在因應美中角力過程所採取的謹慎漸進、不好大喜功策略實屬正確。蔡英文選擇張忠謀擔任領袖代表更是一張好牌。非但北京無從反對阻撓,他在財經與企業界德高望重的背景,加上現今川普政府主打貿易議題的氛圍,都讓他與彭斯的會談更增添更多實質的亮點。

 

北京對於「彭張會」的抗議與反彈不如外界預期,也是和美中關係緊張以及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即將舉行有關。但隨著美中關係角力與衝突更加白熱化,以及台灣地方選舉結果對台灣內部政局的影響開始發酵,兩岸關係將處於高度不可預測性。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美台關係在未來兩年是進一步昇華的關鍵期,台灣應該善用美中台三角關係的天秤重心轉向有利於台美關係精進的機會,全面性地拓展與美國及其盟邦的關係,同時在美國國內辯論對中新政路線的過程中,凸顯台灣更多不可取代的戰略價值。

 

 

【延伸閱讀】

●危險關頭 中美重啟外交安全對話的背後

●絲路東端時絕時通 一帶一路命途坎坷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