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吳音寧懷璧其罪的弦外之音

卓然 2018年11月30日 10:12:00

用輿論公審冤殺吳音寧,弦外之音令人不舒服,也教人不安。(攝影:李智為)

吳音寧被當頭號戰犯斬立決,有人說是為了展示與柯文哲求和的誠意,也有人質疑是派系內鬥,割肉餵虎以求自保,在我看來都有一點道理,但沒有觸及核心,也沒有敲到痛點,吳音寧真正的罪名,其實是「懷璧其罪」,但沒有人敢說破。

 

先說吳音寧為什麼必須走,柯文哲僅以三千多票險勝,仍然可以誇稱打敗了兩大黨,顯示年輕的柯粉確實有左右政局的力量,這股「白色力量」甚至外溢到高雄而捲起的韓流效應,更進而拖垮了綠色版圖大變天,執政黨人心惶惶,必須有個情緒出口,宰殺吳音寧的後座力最小。

 

拿什麼當罪名呢?選後不管柯粉還是韓粉仍不肯罷手,繼續酸「兩百五十萬的實習生」,國民黨新科議員磨刀霍霍,放話追殺,敗戰一方為了割地求和,農業縣大幅淪陷成為最廉價的藉口。有人說蔬果價格是彰化、雲林變天的關鍵,吳音寧確實是冤枉代過,先不說台灣農業產值極低,中央每年補貼500億,直接務農人口不足七十萬,分散到各縣市,即使全部叛變,與綠營輸掉的選票根本不成比例。

 

吳音寧只是個交易平台的仲介商,公司賺的是手續費而不是價差,嚴格說連菜販子都不是,為什麼要對菜價好壞負責呢?菜價好壞問題在供需,政策在農委會,干吳音寧什麼事?菜價好,農民也許可以多分一點,但消費者呢?即使是在「農業縣」,請問是種菜的多還是吃菜的多?菜價好壞要怪吳音寧,豈不是叫她操縱物價?那不就是人人喊打的菜蟲嗎?家庭主婦能依能饒嗎?

 

北農是半公半私的怪胎,人事是百分百的政治任命,執政黨為了逃避酬庸之嫌不敢承認,而吳音寧又沒有能力對外證明她的適任理由,代罪羔羊的命運就己經注定了。

 

代什麼罪呢了?「懷璧其罪」是也。密碼就藏在「兩百五十萬實習生」的八個字裡,不是因為年齡資歷,有誰見過四十多歲的實習生?吳音寧的能力或努力根本沒人有興趣討論,兩百五十萬也不是為她定的價碼,為什麼韓國瑜可以她就不可以,一樣是政治任命酬庸啊,所以答案找到了,問題是階級,吳音寧不是職業政客,沒有赫赫戰功,憑什麼打賞給了她?

 

更致命的痛點是,吳音寧的外表言談,真的很像「實習生」,很能觸動為數龐大的薪貧世代,這是人性幽微的陰暗面,酸民的集體挫折感和剝奪感,投射在她身上,千夫所指,不死也剩半條命,我嘗設想,北農總經理年薪如果低於市長或議員,結局還會一樣嗎?

 

這就是「懷璧其罪」的現代版,虞叔害怕懷璧招來殺身之禍而獻玉,想不到虞公又看上了他的寶劍,很少人注意「懷璧其罪」典故的終局,其實是虞叔奮起反抗而驅逐了虞公。只要貪念和嫉妒不止,只要台灣貧富惡化的結構扭轉無解,還會有下一個吳音寧。

 

用輿論公審冤殺吳音寧,弦外之音令人不舒服,也教人不安。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