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報人物陳允萍】台東囝仔北漂直擊520農運 引爆警察正義魂(中)

陳德愉 2018年12月01日 10:02:00

陳允萍會當上警察,其實都是因為親眼目睹1988年的「520農運」,鎮暴的景象深深撼動還很年輕的他。(攝影:鄭宇騏)

不過,彼得當警察,其實是人生的一個意外。

 

彼得的父親是鐵路局的基層員工,他在台東出生,是土生土長的台東人。18歲從公東高工畢業後就到台北的工廠當製圖員,住在公司的小宿舍裡。工作了半年,他覺得自己所學不足,於是和老闆商量要去考二專,租住原來的宿舍,開始在南陽街補習。

 

 「那一天,我照常一早就去補習班,走到路口就看到許多警察一排排帶著盾牌睡在地上,我覺得很訝異,可是還是走進教室,不多久,博愛特區就被封鎖了,我就被封鎖在裡面…」那一天就是「520」,台灣歷史上最激烈的社運抗爭。在封鎖區內無處可去,彼得只好隨著同學步行前去位於台北車站附近的學生宿舍,兩個人穿過南陽街、忠孝西路,爬上跨越忠孝西路的天橋,低頭往下一看,兩個年輕人霎時驚呆了。

 

台東子弟陳允萍,18歲北上工作歷經「520農運抗爭」,社會正義感的種子也在他血液中悄悄萌芽。(攝影:鄭宇騏)

 

「一方是鎮暴警察,另一方是抗議民眾,兩邊都毫無聲音,但是那肅殺的氣氛,把我們都嚇住了。」出於年輕人的好奇心,他們倆竟然停下腳步。

 

「突然,吹起哨子聲,前方鎮暴警察開始推進,警察拿著警棍,見一個打一個,民眾有丟汽油彈的,有放火的,什麼武器都跑出來,整個忠孝西路火海成一片。」

 

「警察只要落單,就被民眾拖出去打…」彼得告訴我。

 

「參與520農民抗爭」——即使只是在天橋上圍觀——震撼了這個來自台東鄉下的少年,深深改變他的一生。

 

「我感覺到這個社會正在分裂,而我在抗爭的最前線,和這些抗爭的人面對面,體會他們的憤怒。」

 

「我想我和群眾一樣害怕,心裡想著,究竟是什麼樣的動力支持他們上街頭抗爭?」

 

這顆可以稱為「社會正義感」的種子,就這樣埋進彼得的血液中。

 

畢業後任職外事警察的陳允萍,發現法院現職通譯語言和警務偵辦人員,缺乏越南語、印尼語專業。(攝影:鄭宇騏)

 

專二那一年,機械業不景氣,某一天,彼得騎著摩托車在路上,遠遠地看到警專警大招生的廣告,他便直接騎到警察局門口,拿了兩份招生簡章。「警大考試那一天,颱風吹斷台東的路,所以我只考了警專的考試。」。在補習班準備專科考試時,曾經在英文方面下過苦工,所以畢業後便選擇擔任外事警察。

 

才當上外事警察 就逢移工、外配潮

 

彼得回到故鄉台東擔任外事警察時,正遇到外勞大量的引進,以及台灣人前仆後繼地迎娶東南亞外籍新娘熱潮,於是他的工作對象就遇到大量的「移工」、「外配」、「新移民」。

 

「台東的非法外勞有八到九成都是我抓的。」彼得說。

 

人抓來了,彼得發現問題嚴重了!法院現職通譯語言只有國語、閩南語、客語、英語與日語。但是根據統計,法院開庭使用頻率最高的前三種語言是越南語、印尼語與英語。

 

法院都如此了,何況是第一線的警務單位,偵辦現場受過專業訓練的通譯人員極度缺乏,有時通譯就是仲介公司,有時外事警察偵辦兼翻譯,程序正義也蕩然無存了。

 

【外配守護者陳允萍】

●落選議員也是熱血移民官 外配「生命線」從不關機!(上)

●誤判性侵案告出人命 他「一生罪疚」拒讓憾事重演(下)

 

【上報人物看更多】

●楊致贛躋身美加輪圈董座 全靠「每天努力重做無聊的事」(上)

●他的話撫平無數傷痕 同志諮詢熱線理事長徐志雲(上)

●這不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這是少女柯菲比的純愛物語(上)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