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香港親中建制派宛如政治活屍

鄭立 2018年12月16日 07:00:00

香港「建制」,說穿了就是北京與其延伸勢力。(美聯社)

香港的主要政治陣營,分為親中的「建制派」,以及建制以外的人,主要是泛民主派,其次是泛本土派,有人會用「非建制派」來包括他們。

 

建制派裡也有左派,那就是「工聯會」,畢竟中國共產黨在五六十年代於香港扶植的,本來就是左派工會。 泛民主派指出他們已背叛左翼,畢竟例如在待產假,集體談判權這種政策上,他們都是配合其他親中派投票。 泛民主派的左翼和工運,自然有理由指責他們是出賣工人。

 

用道德去量度的話,親中左派反對工人有集體談判權,的確就是言行不一,也可以說出賣他們所代表的利益群體,但是,如果把這理解成「因為建制派代表財團,左派工會被收買成財團爪牙」,那是錯誤的。因為並不是只有左派工會,才會在投票時背離了他們所屬的利益群體。

 

香港建制派的建構非常系統化,是由非常寬闊的利益群體光譜組成,從上層的財團,中層的專業人士,中產,工商,學者,去到基層的工會,以及青少年,每個利益群體都可以找到相關的建制派政黨,可謂百貨應百客,一應俱全。 但他們並不是為了代表每一個利益群體爭取利益,相反,他們是為了吸引相關利益群體支持他們。

 

他們並不代表自己所屬的利益群體投票,甚至大部份情況下,並不代表自己投票。 事實上,他們只代表一個利益群體,裡面只有一個統合了的意志,建制派都會投下同一票。 平時的言行與議員個人意志,其實並不重要。

 

比方說他們可以在言論上支持最低工資,但是投票時卻和其他建制派一起反對他,無異於被死靈術士操控的活屍,他們的個人意志與實權分離,議會的辯論也只是純粹的殺時間,重點僅在投票時歸隊。 所以他們經常失言,表現出沒耐性討論,會缺席辯論或睡覺。 沒必要的話,他們其實也不想在議會裡浪費人生。

 

故此他們的素質,智力,見識,個人意志,都完全不重要,如果香港人可以接受放枚親中的西瓜當議員,北京政府也不會想用人類而選擇西瓜。甚至說,智力越低,質素越差,金玉其外的人,就越適合。太聰明的人還怕他暗地裡造反,平庸貌美自私無大志的人,就是上上之選。

 

嚴格來說,他們沒有出賣任何人,因為他們並不是效忠投自己的選民,而是管理選民令他們投票。 他們效忠的對象是「建制」,說穿了就是北京與其延伸勢力。因此,從外面看,不僅工會出賣工人,資本家也出賣資本家,中產也出賣中產,公務員也會出賣公務員,學者也會出賣學界,但會說成是「出賣」,只因為假設了他們真的效忠自己的選民,而這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事實。 他們很可能自己也判斷不了,自己投的票,其實出賣了誰,和幫助了誰,想也是沒有意義的事。

 

加入建制的人,不僅能拿到議員資源,因為願意當一個演員,對北京產生利用代價,所以往往也得到額外的利益。 當然,這些利益同時也是控制器,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建制派畢竟也是香港人,難保有一天會「覺醒」起來,這些利益也能令他們投鼠忌器。

 

攻擊嘲笑他們,或與他們個人交涉,也難有意義,他們早晚學會不再在意你們的攻擊,畢竟他們的選民你打不掉,因為他們的選民往往以非常實在的利益相綁。 反之,他們再同情你,再喜歡你,再認同你的理念也好,公開而言,他們自己也決定不了自己投甚麼,也不能亂說話。 如果他們哪天做出違反那統一意志的行為,絕對是兩面不是人。 香港的親中派,與其說是戀中狂,不如說是沒有甚麼執著,不想跟強權過不去的普通人居多。

 

因此,香港並不是兩黨政治,而是由幾個小黨裝出多黨的一黨專政。 另一面的民主派,則是完全相反,並不是一個政黨,而是一大群有自己主張,欠缺組織而且互相衝突的小黨。 要比喻的話,他們的關係更像強秦與六國,因此往往只要在某些議題上拉攏其中一個小黨,就足以壓過其他小黨。

 

建制派是一群放棄了自我,被利害綁死,沒有靈魂的政治喪屍,裡面放的腦袋只是一個零件,若還能獨立思考,只是一種無法避免的副作用。

 

對於香港人而言,選擇就只有被喪屍同化而不再恐懼,還是保存自我,但要活在對抗越來越多喪屍的恐怖中。

 

【延伸閱讀】

●鄭立專欄:向北京輸誠 即是民主的終結

●鄭立專欄:香港愈來愈像人治社會

關鍵字: 香港 建制 泛民 親中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