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嘉宏專欄:民進黨還沒弄清楚陳其邁是怎麼輸的

陳嘉宏 2018年12月05日 07:02:00

選戰後期,陳其邁成為一個面貌模糊的候選人。(湯森路透)

陳其邁敗選後,一則關於選前陳其邁與反同的基督教長老教會互動的訊息特別引人關注。作者是一位現職的媒體工作者,他爆料陳其邁當初是唯一在南部、又為婚姻平權法案提案的立委,在選前遭受極大的政治壓力;在當初民調落後的情況下,教會拿著支持反同公投的聲明逼陳其邁簽署。但陳不願屈服,沒有妥協的他最後當然也落選了………

 

陳其邁曾任四屆立委,黨政資歷完整,他的個性敬謹小心、任何質詢問政總是一絲不苟,與助理群反覆詰問,加以他高雄在地出身,很少人會認為他對於擔任高雄市長這件事有哪一點會不如對手。不過,二十年磨一劍的陳其邁終究還是敗給倉促成軍三個月的韓國瑜,他是怎麼輸的?前述這件媒體記者爆料的小典故,剛好是一個典型案例。

 

陳其邁即便在選情困頓惡劣的情況下,也不受反同的長老教會脅迫,拒簽反同聲明,似乎可見其意志之堅強。但這個故事其實也可以反過來看:如果陳其邁在投入高雄市長選舉之初,即旗幟鮮明地力挺婚姻平權,標榜他主政後的高雄是個尊重多元、充滿年輕活力,也別於台北首都顢頇保守氛圍的創意之都時,這場敗選的故事會不會不一樣?

 

約莫在選前兩個月,民進黨內操盤選舉中多已發現高雄選戰狀況不妙,因為所有選戰的議題都被韓國瑜設定,而在地50年的陳其邁卻成為一個面貌模糊的候選人。在選舉氣勢一面倒的情況下,韓國瑜幾乎百毒不侵,「太平島挖石油」、「愛情摩天輪」的離譜政見成為他對高雄的創意懷想,就連「禁絕政治性遊行」的明顯失言也扣分有限;陳其邁在背後苦苦追趕,最後僅能靠著「相信高雄」的危機動員,撐起民進黨在高雄的基本盤。

 

婚姻平權是這次民進黨大敗的票房毒藥嗎?如果是,那為何一般而言最挺婚姻平權的年輕族群在這次選舉中卻成為支持韓國瑜的主力?反而在平權議題上相對保守的中老年族群的選票移動並不明顯。在這次民進黨的敗選檢討裡,幾乎所有的進步議題包括婚姻平權、年金改革、非核家園、勞動權益,甚至轉型正義都淪為「戰犯」,但這些議題不正是當初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政見嗎?短短不到三年,這些進步議題的境遇差距如此之大,到底是政見的問題,還是人的問題?

 

選後,民進黨的敗選檢討盈庭,這其中有兩種典型。一種以賴清德與王定宇為代表,認為民眾用選票教訓民進黨,面對公投結果「就是完全接受並執行,沒有任何懸念!」另一種是以段宜康與林靜儀等人為代表,認為民進黨的問題在於沒有把價值說清楚,一個沒有價值的政黨當然無法說服人民跟隨。兩種說法各有其理卻也都有其盲點,因為台灣本來就是個時而保守,時而期待進步的社會;問題不在進步議題本身,而是在領導者是否能展現政治領導告訴支持者:什麼樣的議題應該往前衝?什麼樣的價值應該折衷稍緩?何時該回應社會期待穩定的民意?何時又該給民眾進步改革的期望?

 

蔡英文在「給黨員的一封信」裡說道:「我沒有站在第一線領導,這導致了社會更分裂。支持者不知道要如何辯護……想要求取兩邊的平衡,卻被兩邊攻擊。」這說法看似理解了問題之所在,不過隨著一場又一場的縣市敗選座談,她似乎又回到依違兩端的舊慣,陷入細瑣問題而無可自拔。蔡英文既無法在敗選一週內的最黃金時期拿出政治領導,選定價值方向,黨內就隨之分裂,這兩天來不斷冒出的派系放話皆肇因於此。

 

陳其邁敗選的原因其實民進黨的敗選原因如出一轍,因為選民看不到主帥(領導人)的性格,讀不到他們的真心(不管這政治上的真心是真是假),陳其邁選後的「暖男直播」似乎終於開竅,但對這場勝負當然為時已晚。台灣選民對政治人物的耐心已越來越短,無法跟上就只好被淘汰,這正是此次選舉告訴我們的事。

 

※作者為《上報》總主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