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戰會是第三方挑起的戰爭

促成中美衝突的星星之火,在一開始甚至未必與美國或中國的軍事力量有關。(美聯社)

編者按:21世紀初的中國與美國恰恰再度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模式,彷彿難逃「注定一戰」。中國的飛速崛起為二戰後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與美國的軍事霸權構成嚴重挑戰。二戰後的美國占全球經濟的50%,如今已下滑至16%。同一時期,中國的比例從1980年的2%飆升至2016年的18%。雪上加霜的是,標榜「中國夢」的習近平與「美國第一」的川普不僅都誓言恢復國家的偉大光榮,也都認為對方是實現目標的障礙。沒有另外兩個領導者比習、川更可能把美中帶向戰爭。

 

「在宣戰前,請考慮清楚不可捉摸的意外事件在戰爭中的巨大影響。開始就設定錯誤的目標,倉促行動,卻坐視災禍臨頭,是參戰者常犯的一大錯誤。」──修昔底德,〈雅典大使在斯巴達議會的講話〉

 

第三方挑起的戰爭

 

促成中美衝突的星星之火,在一開始甚至未必與美國或中國的軍事力量有關。相反的,也可能是由於某方與他方的盟友、乃至於各自的盟友之間的對抗而引發。2010年,我們曾接近這種情況,當時北韓擊沉了南韓的軍艦《天安號》,造成46名韓國船員死亡。中國支持了北韓的否認立場,與此同時,首爾堅持要求平壤負責。最終,南北韓雙方,以及各自的盟友,從戰爭邊緣退了回來。但是,如果今天有一系列新的背景條件和催化劑,那麼是否還能輕易避免戰爭,就在未定之天。如果涉及的第三方未曾像朝鮮半島那樣已熬過了幾十年緩慢而磨人的緊張局勢,就更是如此。

 

除了南韓之外,美國在中國附近的另一個主要盟友是日本。這個國家在二戰後有和平主義的歷史,但近年來其政治卻日益傾向軍國主義。保守的日本政治家愈來愈渴望修改美國強加給他們的和平主義憲法。他們也一直在抨擊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主權主張。若危機涉及到日本的宿敵中國,東京所採取的任何舉動肯定會被過往的記憶,以及近期日本政府對軍事力量的態度轉變所影響。

 

可能的爆發點是尖閣諸島(中國稱為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位於東海的豐富漁場、貿易路線和潛在石油蘊藏地附近。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暫時控制了這些島嶼,但在1970年代初把它們歸還給日本,後者自十九世紀以來就宣稱擁有它們。但自70年代起,中國也宣稱對這些島嶼擁有主權。由於中國船隻定期通過這些水域,引發北京與東京之間的緊張,並有引發連鎖反應的可能風險。

 

以下這個想定,是蘭德公司提供的最近一場戰爭推演的故事情節。 一群日本的極端民族主義者以小型民用船隻航向尖閣諸島,並占領其中的一個較小島嶼久場島,在社交媒體上聲稱他們到那兒是代表日本。他們登陸後開始建造不明的建物。出乎中國意料的是,他們在網路上直播其現場活動,使世界各地都能看到。

 

中國迅速做出反應,海警在幾小時內就抵達當地,中國官員逮捕了這些日本異議人士,要將他們帶回中國大陸進行審判。日本是否允許他們在中國法院接受審判?有可能。但結果與此相反,日本不願丟這個臉,因此派出海上保安廳的船隻,攔截那艘載著被捕的極端民族主義者的船隻,以阻止他們被帶到中國。

 

隨之而來的是解放軍海軍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在該地區增派了大量軍艦和戰鬥機,雙方都不願讓步。更糟的是,日本的兩棲部隊搭乘了船隻,登陸並占領了久場島,給民族主義者的行動火上澆油。衝突已成為軍事對抗。日本首相在緊急電話中提醒美國總統,東京方面希望美國維護兩國長達七十年歷史的《美日安保條約》,並指出美國高級官員一再證實美國的承諾適用於尖閣諸島。

 

當僵局進入第三天,總統和他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必須決定:美國是否全力支持日本的主張,是否將空中力量用於那個有爭議的島嶼,以保護現在在那裡的日本軍隊?還是以一種更加克制的方式,來滿足日本人的需要,以此避免與中國對抗,進一步加劇緊張的海上僵局?總統選擇後者,命令駐日本的美國航母攻擊群在被稱為航母殺手的解放軍陸基飛彈射程之外巡弋,但讓飛機和潛水艇靠前到日本船隻和領土附近,以便在形勢急轉直下時給予援手。

 

慘劇果真發生了。第二天早上,一艘中國驅逐艦在尖閣諸島附近擁擠的水域與日本的一艘漁船碰撞,雙方的戰鬥機隨之挑釁地在對手的戰艦附近製造音爆,引發了一場短暫而血腥的海戰。一名日本艦長由於害怕他的艦艇的安全,擊落了一架低空飛行的中國戰鬥機,作為回應,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的戰艦就將這艘日艦擊沉了。

 

此刻雙方已處於戰爭邊緣,美國亦然。美國可以用潛伏的攻擊潛水艇擊沉中國船隻,或者用航母的飛機付諸行動。但是就在此刻,在下一個決定下達之前,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尖閣諸島島上與附近的日本部隊,與其總部之間的所有通信都被切斷。

 

網路攻擊嚴重干擾了日本軍方的指揮控制系統。美國和日本立即指責中國,何況攻擊者甚至留下了解放軍駭客攻擊部隊的痕跡。華盛頓與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對下一步該做什麼沒有多少猶豫。為了防止日本海軍在無法通訊期間被殲滅,美國潛水艇用魚雷將三艘在尖閣諸島附近的解放軍軍艦擊沉了。這場涉及中國、日本和美國的三國戰爭,現在各自都開了一槍。

 

但是,假如這個網路攻擊其實根本不是解放軍發動的呢?如果這是俄羅斯的一次精心策劃的偽裝行動,藉以引發美國和中國衝突,好分散華盛頓與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角力呢?當世界各地的情報機構了解真相時,已經太遲了,莫斯科已經成功地栽贓給中國。

 

隨著中國攻擊在東海的其他日本船隻,戰爭領域從尖閣諸島擴散開來。東京迫切希望美國航母攻擊群能參與這場戰鬥。如果華盛頓回應了這樣的呼籲,那麼就會像前文提到的想定那樣,走向同樣的不歸路:美國海軍的一顆皇冠上的珠寶可能被擊沉,其上的船員可能全部陣亡,這個慘劇可能讓美國政府不得不為了報復,在一場全局性的太平洋戰爭中,對中國的軍隊展開大規模的攻擊。

 

※本文摘自《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第八章-邁向戰爭/作者為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貝爾福科學和國際問題研究中心(Belfer Center for Science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主任。曾任美國國防部特別顧問。1971年出版的《決策的本質︰解釋古巴飛彈危機》(The Essence of Decision: Explaining the Cuban Missile Crisis)是他研究古巴飛彈危機的經典。他主張,政策決策過程未必都是理性的,而是會受到組織程序與官僚本位主義等因素的左右,由此徹底地改變了美國政治學界與其他領域對決策分析的研究。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