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一定會打下去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2018年12月08日 00:01:00

中國不但不是美國盟邦,規模又龐大,讓中國加入自由貿易體系,終究成了養虎為患。(湯森路透)

1930年,美國國會通過惡名昭彰的Smoot-Hawley Tariff Act,提高超過兩萬種商品的進口關稅,主要貿易夥伴立刻報復,加懲罰性關稅到美國商品上,全面性的貿易戰,把原本可能只是景氣衰退的股市崩盤,弄成長達十年的全球大蕭條。經過Smoot-Hawley的慘痛教訓,全世界再也少見這種貿易戰,直到川普當上總統。

 

Smoot-Hawley的一個反思是,如果關稅這麼重要的決定,放給國會議員決定,這些議員,很可能為了選區的需要,不顧全國的利益,而做出錯誤的決定。因此,談判貿易協定的權力逐漸地由國會轉到總統身上,目的是,行政部門有比較多專業官僚,總統比較能出於理性的角度決策,而不會重蹈覆轍。所以總統甚至擁有了快速談判的權力。但誰知道,美國會選出川普「這樣的總統」?

 

這種鐘擺式的權力分配,現在輪到民主黨主宰眾議院,很有可能就把貿易協定的談判權,再從白宫手上搶回。這是我上篇文章說的,美中雙方,都在等第三個玩家上桌的原因。民主黨會從川普手中要回多大權力,我們還不知道。但很多人都搞錯一個重點,以為Smoot-Hawley是個意外,因為這個意外後的慘痛教訓太深刻了,所以歷史絕不會重演。

 

我說Smoot-Hawley不是意外,而且歷史也沒有不重演的理由。

 

Smoot-Hawley通過的時候,總統是胡佛,雖然總統擁有否決國會法案的權力,但胡佛沒有動作。上千個經濟學家請願,求胡佛封殺Smoot-Hawley,一樣沒有任何作用。福特汽車的亨利‧福特,花了一整天在白宮遊說胡佛否決該案,同樣無濟於事。這個法案是美國國民要的保護主義,國會只是反應這種民情而已,胡佛很清楚民意走向,根本不敢否決Smoot-Hawley。

 

政治人物再有遠見,再有理想,絕大多數,心裡考量的還是下一次選舉。如果你工作的保障,來自人民的支持,你能大聲地向人民說,「你錯了」嗎? 不可能。況且,經濟學家放的屁能吃嗎? 貿易戰不會爆發,就算有,美國的體質很好,絕對撐得下去。賭一把,至少選上的機會大一些,如果結果是不好的,那就是「眾人的共業」,大家一起承擔吧。

 

當美國把市場大門打開,幫助小老弟們發達的時候,就是美國一步步失去既有工業基礎的時候。(湯森路透)

 

政治人物的考量如此,那民眾的考量呢? 為什麼要保護主義?

 

一戰後,美國進入黃金的二零年代,經濟發達、生活富裕、科技先進,一切順暢,人民雖然暫時忘記了毀滅性的世界大戰,但美國人對世界的反感並沒有消失。美國在威爾遜的理想主義帶領下參加歐戰,雖然打了勝仗,但看到勝利的歐洲人貪婪、小家子氣、惡毒不講理模樣,沒有一絲一毫世界和平的理想性,讓美國人感到灰心,認為美國子弟兵是白白犧牲了。威爾遜創議的League of Nations,這個聯合國的前身,弄到連美國人都拒絕參加。這些剛發生不久的往事,讓美國人有很深的孤立主義。「管他們去死」,是選民普遍的想法,日子過的好的時候,只是不理世界而已,但當經濟景氣開始逆風,生活開始面臨考驗的時候,怎能不拿外國人出氣,這就是保護主義衝上天的原因。

 

看更遠一點的歷史。美國從立國開始,就和歐洲強權保持距離,孤懸於當時世界的中心之外,有著大洋保護,又有廣大的土地和資源,美國只要保持和世界的距離,專心發展自己的國家,富裕繁榮,國家強盛只是時間早晚問題。正因為美國的歷史裡有長長的孤立篇章,時時都有一派美國人主張與世隔絕,要美國人離開美洲大陸參與世界事務,需要很大的外在刺激。Smoot-Hawley後的世界,促成了美國離開本土。因為經濟大蕭條,讓德國民主退步,希特勒掌權,歐洲再次陷入動亂,但美國還是要等到日本偷襲珍珠港,大戰打到家門口了,才願意參戰。

 

所以美國的孤立主義是有歷史,但也有其代價。因為代價太高了,二戰後的美國人,先發制人,藉由冷戰,重新建立西方世界的秩序,把日本、德國用軍事壓制,用開放的自由經濟體系,扶植盟國,而創造出幾十年的榮景,甚至打贏了冷戰。

 

但孤立主義的陰魂不散。越戰、波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一個個讓美國人不知為誰而戰,為何而戰的海外戰爭,都在逼迫美國人退縮回自己的堡壘。但現在無法像以前一樣,把門關起來,「管他們去死」,很大的原因,就是這個美國自己建立的自由經濟體系。美國的經濟,和世界緊緊相連,根本無法把美國當老大的利益和責任完全切開。當美國把市場大門打開,幫助小老弟們發達的時候,就是美國一步步失去既有工業基礎的時候。誠然,因為龐大的市場、資金和良好的法治,給美國有基礎不斷地提升產業,但人力的移轉,不是簡單職訓就能辦到。也就是說,美國建立的世界秩序,注定是要拿一部份美國人當犧牲品。

 

現在這一群人,拿川普當他們的代言人,要川普進行新的保護主義。這個新的保護主義,有舊的孤立主義味道,「如果不要和外國往來,我們就沒有這些問題」,但也有新的世界領袖成份,「不要老欺負老大,得給你點顏色瞧瞧才行」,這是當了七十年的世界老大所有的姿態。

 

現在美國的輿論,很明顯地,「所有全球化的問題,都是中國造成的」。(湯森路透)

 

這個新的保護主義,有一個重大障礙,就是中國。中國不是日本,也不是歐洲。如果是的話,事情倒好辦,只要一如八零年代一樣,敲敲邊鼓,日本就會乖乖交保護費,在匯率上讓步,在美國製造上也配合,畢竟日本處於美國的控制和保護之下。但中國不一樣,中國不但不是盟邦,規模又龐大,讓中國加入自由貿易體系,終究成了養虎為患。

 

但這個重大障礙,在川普超強的議題主導下,變成了新保護主義的最大目標,現在的輿論,很明顯地,「所有全球化的問題,都是中國造成的」。這不只是支持川普的民眾的主張而已,這已經是可以促成Smoot-Hawley的主流民意了。這也是為什麼,就算民主黨主導了眾議院,川普還是有足夠的籌碼打對中貿易戰。民主黨的議員,有些是靠反川普而穩坐席位,但也有足夠的人數,選區裡的民眾是要中國好看的。

 

川普日前說,擺在民主黨面前的,不是剛簽的美墨加貿易協定,就是沒有貿易協定,先前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川普決定廢了。川普要用二選一的方式,逼迫民主黨吃下美墨加。華爾街日報說太衝動了,民主黨裡,有很多人寧可不管經濟,也要弄死川普,會將計就計,而毀了整個大勢。但我不覺得如此。美國的憲政體制,剛剛好足以讓民意表現出來。民意支持川普為美國談比較好的貿易條件,民主黨最後也只能配合,不管這「比較好的貿易條件」有沒有真的比較好。

 

對中貿易戰也是這樣,民眾說要打,就一定會打。一如Smooot-Hawley,死傷如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