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2得主同聲呼籲:不要只同情,請積極保護可能遭受性暴力的人

麥浩禮 2018年12月15日 12:01:00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穆拉德(左)及穆克威吉10日到場領獎。(湯森路透)

「歷史會記住,製造出最大的悲劇的並不是那些喧囂跋扈的壞人,而是好人對事情冷漠沉默。 (the greatest tragedy of this period of social transition was not the strident clamor of the bad people, but the appalling silence of the good people. )」

 

黑人民權領袖金恩 (Martin Luther King, Jr.)

 

2018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10日在挪威奧斯陸(Oslo)舉行,獲得和平獎者的亞茲迪族人權鬥士穆拉德(Niada Murad)及剛果婦科醫師穆克威吉(Denis Mukwege)出席會場領獎及發表講話時他們不約而同批評,世界對那些在衝突中受苦的婦孺漠不關心,間接使女性暴力恆久化,並譴責國際社會無所作為,呼籲各國關心女性性暴力與全球婦女生活苦況。

 

不是要被同情 我們要的是被保護

 

穆拉德在發言時表示,她從淪為性暴力的受害者,到現在成為保護女性的人權工作者,是婦權勝利的一天,希望因為她的獲獎,保護婦女的工作能走向新階段。穆拉德直言當初她只是一個普通女孩,對世界上殺戮的行為沒有太在意,並希望高中學業後,便在村莊中當化妝師或髮型師,然而往後所遇到的恐怖經歷,以及對敵人對他們的種族滅絕,是她一生無法磨滅的可怕事。

 

「我失去了我的媽媽,6個兄弟弟姐妹,與猶太人的經歷相似。我感謝所有為站出來對抗的人,並譴責所有加入伊斯蘭國的人,因為他們所有都是罪犯」。

 

 

穆拉德表示,目前在敘利亞、伊拉克、葉門等地,婦女及孩子每天都在受苦,不少婦女被關入囚籠,在戰亂的地求生吶喊,更有超過3000位女性被伊斯蘭國人口販賣後至今下落不明,但是那些犯事者至今卻蕭遙法外,沒有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

 

穆拉德批評國際社會對情況無所作為,當時更沒有盡力阻止亞茲迪族遭到種族滅絕,「得到同情又如何,我們要的是正義與被保護!我4年來一直向別人講述我的經歷以及我社區發生的事,希望大眾關注事情。但是如果人們繼續對事情冷淡,正義便不能彰顯,種族滅絕的事件未來只會重蹈覆轍。因為只有正義才可以帶給所有人和平」。

 

穆拉德強調如果不想強暴事情再次發生,全球195個國家的領導人應需一起努力,解放這些受困的女性。」穆拉德最後表示,非常感謝頒發諾貝爾和平獎給她,然而事實上作為強暴受害者之一,真正的獎勵是正義得到實踐,將犯事者繩之於法。

 

生關死劫寫成回憶錄

 

2014年伊斯蘭國忽然殺出,大舉佔領伊拉克土地,並對人數較少的亞茲迪族進行種族滅絕。當年僅21歲的穆拉德被伊斯蘭國武裝分子囚禁,虐待及淪為性奴。經歷2個月非人經歷後逃離伊拉克轉輾到達德國,成為制止女性暴力的女權人士。

 

2017年更出版回憶錄《倖存的女孩》(The last girl)講述她當年的痛苦經歷,2018年4月更翻譯成中文版發售。



 

 


受夠一切 國家需要和平

 

另一位得獎者,醫師穆克威吉開場便坦言,他是以「剛果人民」的名義來接受諾貝爾和平獎。穆克威吉慨嘆,剛果正因為山川壯麗,盛產豐富礦物,導致有權有勢人士爭奪礦產引發衝突,助長了暴力與戰爭持續燎原剛果大地,令剛果多年來無法擺脫國家窮困狀態。

 

「人民視而不見是導致悲劇的同謀,正因為國際社會對剛果漠不關心,才會讓剛果人民遭受二十多年的虐待、羞辱及屠殺」。

 

 

「我們的汽車,珠寶首飾,智能電話所製作的原料都是剛果人在地雷區上以及暴露在輻射下開採,那些利益團體利用小朋友、年輕人及婦女,恐嚇威逼他們工作,並對女人施予性暴力,而獲得的利潤則落在那些寡頭利益集團及統治者身上。請大家在使用消費品的同時,想一想背後那些平民所受的不公,或至少讓消費者知道這些事。」

 

穆克威吉表示,領導人為了利益,將地區暴力恆常化,漠視婦女人生安全。「持續暴力的行為是因為國家缺乏法治,有罪不罰,政府無能管治國家,我們必需作出改變。」他在演講時大膽直言,現今領導了剛果20年的政府為「非法」政府,「這些官員一直挪用國家資源,洗劫我們的財產,並利用數百萬無辜的男性發動戰爭爭奪地盤。剛果需要和平,但如何實踐?若果剛果沒有和平,便無法得伸張正義,亦不會有對受害人作出賠償的機會。」

 

穆克威吉最後向世人喊話,每個人都有責任遏止性暴力,停止對婦女作出任何暴力行為,促進性別平等及戰爭完結,希望大家往後多站在剛果同一陣線,重視當地暴力事件,「因為這些一而再再而三事件,我已經受夠了!」

 

穆克威吉對自己祖國的憤怒,原自他一生在剛果所經歷的一切。

 

總統戀棧權力 剛果婦女性侵率居高不下

 

1997年,軍人卡比拉(Désiré Kabila)發動第一次剛果戰爭推翻薩伊共和國,將剛果民主共和國「復國」後,剛果又陷入更大規模,十多個國家參與的第二次剛果戰爭,自開戰至斷斷續續軍事衝突,共造成逾540萬人死亡,當中很多不是戰死,而是死於餓死、瘧疾、腹瀉等非洲常見疾病。

 

國家利益團體割據,有槍便有語語權的狀況下,國家多個地方恍如無政府狀態,據湯森路透基金會在2015年一份報告曾指出,剛果強暴率世界聞名,平均每一天便有1152名婦女遭到性侵,每年有超過40萬名婦女遭遇性暴力,在剛果東部特別嚴重,聯合國2010年更曾稱剛果為「世界性侵之都」。

 

 

卡比拉的兒子約瑟夫卡比拉(Joseph Kabila Kabange)2001年在父親遇刺後繼任總統,繼而開始獨攬大權並在換屆選舉中勝出。2016年12月,卡拉比本應任期屆滿下台,但卡拉比拒絕讓出權力,不停推遲總統大選日。

 

2018年1月,卡比拉更關閉剛果互聯網服務,禁止示威者在網上組織遊行抗議,料2018年12月剛果將舉行大選,雖然當了18年總統的他宣稱不再競逐連任,但選舉是否能順利舉行,卡比拉若然落敗又會否交出權力,一切也充滿變數。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提供新聞訊息人物邀訪異業合作以及意見反映煩請email至國際中心公用信箱: intnews@upmedia.mg,我們會儘速處理,一定回覆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