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為何一再抓人報復加拿大

古川 2018年12月17日 00:01:00

面對中共當局的報復行動,加拿大不能低聲下氣的向中共求饒。如果求饒,只會讓越來越多的加拿大公民被中共當局抓捕。(湯森路透)

2018年12月1日,中國官辦電信巨頭華為公司的首席財務官(CFO)孟晚舟,搭乘香港飛往墨西哥的航班在途經加拿大溫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警方逮捕。

 

孟晚舟是在美國的要求下被加拿大之警方逮捕的,因為在2009年到2014年期間,華為利用香港星通(Skycom)公司,與伊朗的電信公司做生意,違反了美國對伊朗制裁的禁令,而作為華為首席財務官的孟晚舟,直接參與了與伊朗的交易,因此被美國通緝。目前,孟晚舟已經被加拿大法院同意以1000萬加元的保釋金保釋,而美國正在尋求引渡孟晚舟。

 

孟晚舟被捕的消息於12月5日傳出之後,立即引起了中共外交部的迅速介入,其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中方已向美加方面表明嚴正立場,要求美加方面立即對拘押的理由作出澄清,立即釋放被拘押人員。」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也稱:「加拿大警方應美方要求逮捕一個沒有違反任何美、加法律的中國公民,對這一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中方表示堅決反對並強烈抗議。中方已向美、加兩國進行了嚴正交涉,要求它們立即糾正錯誤做法,恢復孟晚舟女士的人身自由。」

 

12月8日,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緊急召見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John McCallum),就孟晚舟被逮捕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要求加拿大立即釋放孟晚舟,並威脅「否則必將造成嚴重後果,加方要為此承擔全部責任」。第二天,樂玉成又緊急召見美國駐華大使泰裡·愛德華·布蘭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就孟晚舟被逮捕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要求美國撤銷對孟晚舟的逮捕令,並表示:「中方將視美方行動作出進一步反應。」

 

只找軟弱可欺的加拿大撒氣

 

雖然同為緊急召見駐華大使,但中共當局的態度則完全不一樣,對加拿大是直接威脅,而對美國則留有餘地。實際上,抓捕孟晚舟的指令來自美國,而加拿大只是執行。按道理說,中共當局應該對美國更加強硬,而不應該遷怒於加拿大。但由於美國正在對中國發起「貿易反擊戰」,中共當局一直期望美國能放其一馬,還需要討好美國,當然不敢怒對美國,只能找一向軟弱可欺的加拿大撒氣。

 

對於中共外交部,中國網友蔑稱其為「口交部」。因為中共當局一向只有「口頭抗議」而沒進一步行動。但是,這次的中共當局不僅進行口頭交涉,還迅速對加拿大採取了報復行動。

 

12月10日,曾在駐中國大使館以及駐香港總領事館任職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在北京被捕。康明凱是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的東北亞高級顧問,負責研究並提供有關東北亞地區的外交與安全事務分析。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稱,康明凱供職的國際危機組織在中國並沒有備案,違反了《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

 

12月12日,第二名加拿大公民邁克爾(Michael Spavor)在中國失蹤。第二天,遼寧省官方新聞網站東北新聞網報導稱,加拿大公民邁克爾因涉嫌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被丹東市國家安全部門審查。邁克爾居住在丹東,是白頭文化交流公司的負責人。邁克爾曾幫助美國前NBA球員鄧尼斯·羅德曼(Dannis Rodman)前往朝鮮,而該公司的業務主要是促成前往朝鮮的商務、旅遊及體育行程。

 

對於兩名加拿大公民的被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于12月13日在例行記者會上稱,康明凱與邁克爾兩人「都從事了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活動」,北京和遼寧省有關部門正分別偵辦兩起案件,且有關情況均已向加拿大方面通報。

 

而在問及他們被捕是否與孟晚舟案有關時,陸慷否認稱中國「依法、依規採取行動」。而加拿大聯邦公共安全部長拉爾夫·古德爾(Ralph Goodale)也稱,目前沒有「明確跡象」表明康明凱被捕與孟晚舟事件有任何聯繫。

 

無論中共外交部和加拿大官方如何否認兩名加拿大公民的被捕與孟晚舟案無關,但從時間線上可以發現,這完全就是中共當局採取的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報復行動。

 

兩名加拿大公民的被捕,完全就是中共當局採取的對加拿大逮捕孟晚舟的報復行動。(湯森路透)

 

中共外交部部長王毅在12月11日出席「國際形勢新變化與中國外交新征程——2018年國際形勢與中國外交研討會」時曾表示:「對於任何肆意侵害中國公民正當權益的霸淩行徑,中方絕不會坐視不管,將全力維護中國公民的合法權利,還世界一份公道正義。」

 

實際上,這不是中共當局第一次採取對加拿大的報復行動。2014年6月28日,來自中國的商人蘇賓(Stephen Subin)因為入侵美國波音公司和其他美國國防承包商的電腦網路盜取美國C-17運輸機、F22和F35型戰鬥機資料出售給中國公司而被加拿大列治文警方逮捕。

 

蘇賓被加拿大警方逮捕一個多月之後,中共當局對加拿大採取報復行動。2014年8月,在遼寧丹東鴨綠江畔經營咖啡館的加拿大公民高凱文(Kevin Garratt)與妻子朱莉亞(Julia Dawn Garratt)被丹東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從事竊取中國國家軍事和國防科研秘密的活動」逮捕。

 

高凱文與妻子朱莉亞于1984年來到中國,到中共軍事機構國防科技大學教授英語。後來,他們來到中國遼寧與北朝鮮交界的丹東,幫助孤兒院和學校,同時開了一間咖啡館維生。

 

中共當局以「間諜」抓捕高凱文、朱莉亞,然而卻沒有找到任何證據。為了迫使高凱文認罪,審問人員還不斷威脅要對他動用死刑。因為經常被在「老虎椅」上審問,導致高凱文的健康狀況惡化,患上了闌尾炎、慢性頭暈、疝氣、心律不齊、受四肢麻木、頭痛以及背痛等一連串疾病。

 

在高凱文和朱莉亞被捕之後,加拿大官方曾多次要求中共當局允許高凱文保外就醫,但卻遭到拒絕。加拿大前任總理斯蒂芬·約瑟夫·哈珀(Stephen Joseph Harper)曾要求中共當局釋放高凱文,也遭到拒絕。

 

不僅如此,中共當局一直不允許高凱文聘請律師,直到被關押將近一年後才有律師。中共當局雖然允許加拿大領事館官員會見,卻禁止談論案件。

 

直到被引渡到美國的蘇賓被輕判之後,高凱文才被中共當局釋放。2016年7月13日,蘇賓被位於洛杉磯的加州中區聯邦地方法院判處46個月有期徒刑和1萬美元罰款。兩個月後的9月15日,高凱文被中共當局以驅逐出境的方式釋放。而高凱文的妻子朱莉亞則於2015年2月獲釋。

 

王毅對加拿大的傲慢與偏見

 

在獲悉康明凱被捕之後,高凱文和妻子朱莉亞感到震驚和難過,讓他們沒想到歷史一再重演,令他們也想起自己的經歷。為此,他們在接受加拿大廣播公司(CBC)採訪時呼籲加拿大政府與中共當局交涉時應更加積極主動,同時鼓勵康明凱的家人不要放棄希望,因為加拿大政府過去的做法比較消極,總是「我們等等看……」

 

高凱文和妻子朱莉亞很清楚,正是因為加拿大政府的消極作為,導致中共當局一再膽敢抓捕加拿大公民。而加拿大政府之所以消極作為,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財大氣粗,害怕激怒中共當局。對此,讓人記憶猶新的是2016年6月1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到加拿大訪問期間,在中加外長年度會晤結束後的記者會突然對質疑中國人權問題的加拿大新聞網站IPolitics的記者康納莉(Amanda Connelly)發飆,聲色俱厲地斥責記者充滿「偏見」、「傲慢」、「沒有發言權」,並質問:「你去過中國嗎?」「知道中國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經濟體嗎?」

 

記得十年前的2008年9月,正逢中共當局在北京舉辦的奧運會結束之時,我和很多中國人權人士在日內瓦參加有關聯合國人權運行機制的培訓。期間,我們與加拿大駐日內瓦的聯合國大使進行座談,在談到有關中國人權的問題時,我們要求加拿大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但這位大使卻表示很難,因為中國經濟發展很好很強大,加拿大無能為力。

 

加拿大不敢惹怒中共當局

 

十年過去之後,中國越來越財大氣粗,不可一世,不僅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還成為加拿大的第二大出口市場和第二大進口來源地,使得加拿大更加不敢惹怒中共當局。

 

更何況,現任的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就是一位嚮往共產主義的左派總理,其思想理念與中共當局天然親近,當然不可能對中共當局強硬,甚至還一度跪舔中共當局。

 

作者稱,現任的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就是一位嚮往共產主義的左派總理。(湯森路透)

 

當高凱文仍被中共當局關押時,賈斯汀曾於2016年8月31日對中國進行訪問時,為了討好中共,將一枚其父親43年前訂製的「白求恩紀念章」送給中國總理李克強。1973年,皮埃爾作為首次訪問中共政權的加拿大總理,曾特意訂製了50枚古銅色的「白求恩紀念章」,並將其中兩枚分別送給了毛澤東和周恩來。

 

當時,在與賈斯汀舉行會談後,李克強雖然表示將法律途徑處理高凱文案,卻沒有立即釋放高凱文,而是在半個月後才予以釋放。這就是說,雖然賈斯汀極力討好,中共當局卻依然不給面子。

 

不僅極力討好中共,賈斯汀還曾跪舔古巴獨裁者菲德爾·卡斯楚(Fidel Castro)。2016年11月25日,菲德爾·卡斯楚于去世,賈斯汀稱其為「傳奇領袖」,並稱「我知道我的父親以稱他為朋友為驕傲」。而作為加拿大總督的大衛·勞埃德·約翰斯頓,還到古巴出席了卡斯楚的葬禮。

 

賈斯汀的父親是皮埃爾·伊里亞德·特魯多(Pierre Elliot Trudeau),曾任加拿大總理長達16年,分別在1968年至1979年間和1980年至1984年間兩次擔任總理。皮埃爾曾對馬克思主義感興趣,並熱衷於社會主義,熱愛中共獨裁者,並推動加拿大於1970年與中共當局建交,並於1960、1973、1979年、1993年四次訪問中國。1960年訪問中國22天後,皮埃爾與傑克·赫貝爾(Jacques Hebert)根據日記撰寫了《紅色中國的兩個天真漢》(Two Innocents in Red China),並在第二年由加拿大蒙特利爾出版社以法文出版。這本書向西方宣傳中共當局取得的所謂「成績「,被看成是「新中國時期的《西行漫記》」。對於這本書,有人認為更應該翻譯成《兩個傻瓜在紅色中國》。1976年毛澤東去世後,皮埃爾還在一篇聲明稱毛澤東是20世紀最偉大的領袖之一。

 

皮埃爾·特魯多與菲德爾·卡斯楚於私交甚篤,曾多次訪問古巴。賈斯汀出生於1971年12月,其父親皮埃爾與其母親瑪格麗特在1971年初結婚時,年齡分別是51歲和22歲。在菲德爾·卡斯楚去世後,曾盛傳賈斯汀是在菲德爾·卡斯楚的兒子。雖然加拿大政府極力闢謠,但從菲德爾、賈斯汀、皮埃爾三人的照片來看,賈斯汀與菲德爾確實更像父子。而菲德爾·卡斯楚的長子菲德爾·卡斯楚·迪亞茲·巴拉特在2018年2月1日自殺去世之後,傳言稱他在自殺前留下了一封遺書,稱特魯多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而賈斯汀的母親瑪格麗特,曾在賈斯汀四歲多的時候,公開帶著賈斯汀到古巴,與菲德爾·卡斯楚進行會面。

 

面對中共當局的報復行動,加拿大不能低聲下氣的向中共求饒。如果求饒,只會讓越來越多的加拿大公民被中共當局抓捕。加拿大應該以強硬的姿態與措施來應對,立即啟動對華為的制裁,並制裁抓捕加拿大公民的相關官員及其家屬,並中斷與中共當局的經貿與外交關係。此外,在美國總統特朗普對中共當局發起致命的「貿易反擊戰」的大背景之下,加拿大必須拋棄跪舔共產主義的姿態,堅定地站在盟國美國的一邊,與美國一同對中共當局發起「貿易反擊戰」。只有打垮中共政權,才能最終保障加拿大公民的安全。

 

不過,在加拿大這樣一個盛產白求恩、特魯多等崇拜共產主義的國度,要做到徹底與中共政權翻臉對決,可能很難很難。
 

 

※作者為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關鍵字: 華為 加拿大 孟晚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