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晚,鄭太吉率人來砸報社

黃映溓 2018年12月20日 00:00:00

從伍澤元流亡海外,客死異鄉,到鄭太吉權傾一時,步上政治這條不歸路,無疑是「成也政治,敗也政治」!(圖片摘自網路)

1994年11月14日傍晚6點零5分,在民眾日報採訪組還算「菜鳥記者」的我作習如常,剛回到位於屏東市豐榮路上的報社二樓採訪組準備發稿,才過不久,從一樓廣告業務部門就接連傳來轟然巨響,女職員驚聲尖叫,一大群持球棒的蒙面歹徒隨後上來到二樓採訪組,見桌上電腦、列表機就是一陣猛打狂砸,剎時之間,彷彿香港「古惑仔」電影情節畫面,赫然呈現在眼前,那一晚的驚魂夜,在一個多月後證實,時任屏東縣議長的鄭太吉,親自率領10多名手下來報社暴力滋擾。這起事件,造成三名記者輕重傷,報社設備損失不貲,輿論沸騰,撼動台灣政壇。

 

那晚,鄭太吉率人來砸報社,從事新聞採訪工作還未滿4年的我,親身經歷這場超級震撼教育洗禮,目睹了這歷史性的一刻,即使事過境遷,往事重提,仍然心有餘悸。

 

一樣的夜晚,卻有不一樣的難忘回憶。1994年11月14日傍晚,鄭太吉親率15、6名手下,分乘4、5部黑頭轎車,清一色蒙面罩頭,穿著長袖白襯衫、黑長褲、白球鞋,手持棒球棒闖入民眾日報屏東分社,蒙面歹徒長驅直入,從一樓開始搗毀廣告課設備,一路砸到了二樓採訪組,當時,民眾日報屏東業採中心林姓處長首當其衝,被歹徒持球棒當頭棒喝,一記猛砸,剎時血液飛濺,鮮血直流,隨後,記者桌上的電腦、列表機、電話、傳真機無一倖免,現場砰然巨響,玻璃碎片紛飛,採訪組同事見狀,紛紛往桌子底下抱頭藏匿,還有人躋身才不到一公尺見方的陽台避難,區區一小塊陽台,原本已經擺放清潔用具和觀景盆栽,一時之間竟然湧進5、6人站立,根本無法容身,有男同事乾脆直接以雙手攀附在陽台欄杆,身體懸空吊在陽台外側,險象環生。

 

採訪組一位身懷六甲的女同事,第一時間被安置到隔壁的廁所間將門反鎖,幸運逃過一刧,所幸,前後僅僅10來分鐘的報社搗毀行動,只造成林姓主管重傷,另兩名同事則在倉皇逃竄之間推擠輕傷。這名懷有身孕的女同事,隔年順利產下一名女嬰,轉眼,小女孩亭亭玉立,兩年前已經大學畢業,因緣際會,這位女同事後來獲得地方首長拔擢,離開報社進入地方政府部門,扶搖直上,獲得重用,出任民進黨主政的屏東縣政府一級主管政務官,當年這場際遇「因禍得福」?這段歷史,不同於網路維基百科的八卦註解,更與某些所謂政論名嘴在電視上天花亂墜,胡謅亂掰的信口雌黃大相逕庭。

 

當年,民眾日報屏東採訪組10多名記者,爾後發展際遇各不同,有人堅守崗位,繼續轉戰各家媒體,持續獻身熱愛的新聞志業,其中,先後孕育出兩位屏東縣新聞記者公會理事長,還有當時的一名菜鳥記者,後來跳槽到蘋果日報,20年後,2014年7月31日深夜高雄氣爆事件,基於媒體人的職責,折衝樽爼,表現傑出,奮勇當先,身負重傷,新聞界傳誦一時。

 

報社被砸事件發生後,主跑司法、警政新聞的我強作鎮靜,親自打電話向警局報案,稍後來到轄區屏東警察分局民和派出所接受訪談筆錄,筆錄尚未製作完成,自由時報葉姓警政記者「阿騫」老弟聞訊趕來派出所採訪,「阿騫」二話不詋,竟然大喇喇地直接從員警手中拿起這份筆錄翻閱瀏覽,從來,只有記者訪談新聞事件當事人,曾幾何時?當記者也成了新聞事件主角,竟然變成記者同業採訪的對象,今昔相較,主客異位,這樣的經驗,誠屬難能可貴,當下,百感交集,對於筆錄被同業翻閱,心裡頭實在頗不是滋味!

 

那一晚驚魂夜,宛若驚弓之鳥的我折騰到回家,看看時間,已經是深夜11點半了,晚餐還沒吃哩!冷冽寒冬,身心俱疲,我驚魂甫定,一臉憔悴,家人陪我看著客廳電視各家電視台持續密集報導5個小時前發生的民眾日報屏東分社被砸事件,我隨手將自外頭買回來的薑母鴨倒進鍋子加熱後,大快朵頣,頓時,藥膳米酒和薑母鴨肉的撲鼻香氣,祛寒兼壓驚,暫時撫慰了空乏的身心靈,哥哥在一旁輕聲勸慰:「有沒有要考慮『換頭路』啊」?印象裡,我未置可否,只是埋頭盡情享用眼前這鍋晚餐兼宵夜的美味薑母鴨。

 

值得一提的是,身負重傷的報社林姓主管,當晚被送往屏東市民生路上的仁愛醫院診治,隔天一早,署名行政院新聞局局長胡志強致贈的蘭花盆栽率先送進病房來,盆栽上「輿論先鋒」的紅紙立牌搶眼吸睛,稍後,鄭太吉竟然還以議長之尊前來探視,人世弔詭,何其諷刺?鄭太吉與林特派員訪談過程中,語帶玄機打趣地說:「這歹徒的手腳好像不太俐落噢?」事後各家媒體的報導,只提到民眾日報被砸,至於究竟是誰在幕後主使行事的,根本隻字未提。警政機關也是「投鼠忌器」,時任屏東縣警察局長謝秀能(爾後升任內政部警政署副署長),不僅沒有把鄭太吉列入嫌疑犯調查對象,剛開始根本就完全不敢放手偵辦。

 

「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事隔一個月,1994年12月13日晚,鄭太吉為了賭場利益,率眾公然槍殺幼年同伴潮州商人鍾源峰,案發3天後,時任民進黨立委的蔡式淵,首度在立法院國是論壇公開點名鄭太吉涉嫌殺人,全案至此真相大白。堂堂地方民意機關首長破天荒公然開槍殺人,全國矚目,輿情嘩然,眼看紙包不住火,涉及一個月前率眾砸民眾日報屏東分社這起案件,終於東窗事發。

 

根據警方調查,當年,鄭太吉率眾砸民眾日報屏東分社的理由,純粹只因不滿報導內容,率領旗下「棒球隊」兄弟挑釁洩恨,就是要給報社主管一個警告教訓。民眾日報高雄總社事後向鄭太吉提告,要求民事賠償,至於報社索賠後來是否有著落?隨著鄭太吉人亡政息,「Who  cares」?

 

2014年,一名20歲郭姓男子率眾持斧頭柄瘋狂毆打他人,訊後依重傷害等罪嫌送辦,警訊過程中,郭嫌竟狂妄複誦當年鄭太吉的驚世名言:「跨越高屏溪,殺人無罪」!

 

鍾源峰命案發生後,屏東地檢署數度從看守所借提主嫌鄭太吉出庭應訊,每回總是全國矚目的新聞焦點,當時,還在民眾日報主跑屏東警政司法新聞的我全程守候,當囚車駛進地檢署,坐在後座的鄭太吉橫眉冷對囚車外大批守候的媒體記者大陣仗,就當鄭太吉和我四目交接的那一刻,我禮貌性地向他輕輕點頭微笑致意,他也對我點頭回禮,豈料,自此一別,竟成永訣。

 

回顧1995至1996年間,堪稱是國民黨政權在屏東縣的轉捩點,幾乎是同一時期,屏東縣議長鄭太吉、屏東縣長伍澤元、屏東市長黃清漢相繼爆發殺人案暨工程弊案,爾後分別遭到槍決伏法或判刑羈押,國民黨在屏東彷彿就像是遭受惡魔詛咒,屏東縣在短期之間竟然陷入所謂代理縣長、代理市長、代理議長「三代同堂」的窘境,屏東縣被外界冠上「黑道故鄉」的罵名,屏東人蒙羞汗顏,自信心和尊嚴喪失殆盡。

 

當年,國民黨的黑金體制,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備受各界詬病,國民黨背負了歷史原罪和沈重的執政包袱,幾乎淪為「過街老鼠」。

 

在此同時,民進黨趁勢崛起,一路窮追猛打,緊咬不放,發動猛烈砲火,嚴厲批判國民黨「三代同堂」、「黑道故鄉」,坊間改朝換代聲浪高漲,民進黨勢如破竹,爾後連續蟬聯六屆屏東縣長,在南台灣過關斬將,連續執政長達20年以上,在屏東縣奠定屹立不搖的「綠色王朝」執政江山。

 

曾幾何時?風水輪流轉,主客異位,國民黨在南台灣喪失執政優勢,寄望光復失土,重新贏回執政版圖,竟難如上青天!隨後在全國各縣市的各級民代、地方首長選舉,國民黨兵敗如山倒,屢嚐敗績,直接促成了公元2000年台灣首度的改朝換代,政黨輪替。

 

清朝孔尚任膾炙人口的傳奇小說《桃花扇》說得好:「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人生無法重來,萬丈高樓平地起,雲端跌落谷底,從絢爛歸於平淡,箇中滋味,恰如寒天飲冰水,點滴在心頭。切莫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從伍澤元流亡海外,客死異鄉,到鄭太吉權傾一時,步上政治這條不歸路,無疑是「成也政治,敗也政治」!政治路途崎嶇險惡,殷鑑不遠,值得世人深思警惕!

 

※作者為網路媒體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