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台灣不斷暴露民主自由之國的弱點

盧斯達 2018年12月21日 07:00:00

現在的專制政權,已不是「經典時代」的那種,好像吸血鬼害怕陽光一樣,一面對「民主自由」就會受不了,化成灰。(美聯社)

中國絕對稱不上民主自由,所以在中國周邊的地區和國家,都愛標榜自身的民主自由。香港沒有真正的民主制度,但社會有英治末年留下來的自由寬鬆遺產 (雖然也在不斷減少);台灣可以直選總統,經常被譽為華人世界的民主燈塔。

 

這是台灣人自己奮鬥達成的,沒有不自豪的理由。但福兮禍所倚,「民主制度」令人感覺安全,甚至有「到達終點」的感覺,結果通常是全體的鬆懈,東方和西方都如此。

 

90年代蘇聯解體,東歐脫離共產主義,走向獨立和民主,引得象牙塔的福山 (Francis Fukuyama) 不禁登高一呼,謂歷史已走向終結,宣布自由民主制將在意識形態鬥爭中獲勝。

 

知名的學者尚且如此,「民主必勝」與其說是觀念,不如說是一種當代文化。獲得民主的族群,也會獲得自己已經完成進化的幻覺,大亂也必由此而生。事實上,民主自由不是民主自由國度的優勢,而是劣勢。因為民主自由制,通常是寬容、講究程序、人權,認為國家不能輕易進入非常狀態,「『國家』從國家中退場了」。

 

因此民主自由的體制和思維,使異質物更容易入侵和滲透。台灣有民主制度,但對中國的言論思想滲透,可謂一點辦法都沒有。惡意的假消息橫飛,害死外交官;地方選舉,中國網絡水軍大規模參戰。到了投票之前幾天,美國在台協會主席James Moriarty都看不下去出聲警告,但已經無力回天。

 

善良不了解邪惡

 

在知名地標飄揚的五星紅旗、愛國人士,還有大剌剌主張台灣應與中國「統一」的言論,可以招搖過市,因為據說他們有言論自由和結社自由。但反過來中國就不會以同樣的寬容對待主張台獨或分裂中國的言論,甚至封殺「國家認同不一樣」的藝人和商人。

 

我不是說中國的做法合理,但事實上是此消彼長。卡夫卡的名言:善良不了解邪惡,但邪惡卻太了解善良。民主制度不能對付間諜、內奸、鑲嵌在經貿學術往來的統戰;不能代替政治家的六韜三略、不能擋著外國的惡意滲透。它只是一個在政治中比較下層的建築,不能取代國家的靈魂。如果國家機器被解構,那麼民主繼續運作,這國家也是停擺,是一塊等著他人予取予求的肥豬肉。

 

但在後蘇聯的時代,民主被視為必然的通關密碼,自由(放寬管制)則被奉為圭臬,結果就是本國政治的持份者紛紛退場,外國勢力可以利用你的自由和民主進行更有效的顛覆活動。這個情況在西歐已經出現了很久。經典的右派被解構打爆了,他們換身一變成為新自由主義者,援引跨國企業、外國勢力和超國家體系,讓渡國家的自主權,打著市場化和全球化的旗幟,為自己的政治生命注入活水。

 

經典的左派也出賣了自己矢志代表的工人階級,他們不是向資本家靠攏,就是變成所謂自由左翼或進步派。他們是不講階級矛盾的了,而變成操弄身份政治、講究「多元」、解構主流文化和國家主權為綱。英國和美國之類的主流民主大國,都走過了這類路。

 

結果都是國家機器在內部進步派解構和外在超國家組織的提攜之下,逐漸弱化,變成自出自入的無掩雞籠。

 

有了民主也抵不過

 

川普自稱「國族主義者」(Nationalist)、英國有那麼多人公投說要退出歐盟,都是二戰以後對「主權解構運動」的反動。但英美的底子深,鐘擺了這邊可以擺回去。特別是美國,那不是川普一個人的事,而是他們知道自己的「中國政策」行不通之後,可以朝野一舉改變策略,這裡就不是民主制度在發揮作用,而是背後有更大的東西在調度。

 

相反,中美相鬥,也許就只有台灣人在想著繼續傾中。這是因為甚麼?因為在心底裡,「中國」是個不可抵抗的巨靈;還是大多數台灣人普遍英語水平不好,不看國際新聞,都著了中資傳媒代為「翻譯」的道兒?這樣的話,有了民主也不會抵得過甚麼。

 

畢竟現在的專制政權,不是「經典時代」的那種,好像吸血鬼害怕陽光一樣,一面對「民主自由」就會受不了,化成灰。現在的專制政權,以及背後那套文化資源,是風霜遍歷的旅人、狡黠世故的老人,對於民主自由國家的招數、弱點何在,早已發展出一套對策。民主自由國家的國體讓渡了、民主講求制衡、傳媒要來監察、人民很天真,整個機器行動起來還不如專制國家。

 

這裡不是說民主還是專制比較好的老命題。畢竟事情建構了出來,就很難回到過去,只是民主自由的社會政治風氣,在這個險惡的國際環境,只是弱點,是一個要好好保護的罩門,也要很多資源去供養。

 

等於我們在漂亮的咖啡店喝上一杯,是因為地球另一端有很多農民付出了血汗。民主自由是不會自己放著,就運作得好,而是要國安、特務、軍事、長期的教育、明智的公民…各種各樣的配套。若果沒有,民主只是國家的程式後門,自由只是病毒滋生的陰涼處。

 

好像全世界都在抵制華為,雖然中華民國政府表示自己沒有使用,但該大張旗鼓的時候就沒有大張旗鼓。有立委主張其他如銀行等都應禁用。這裡又可能牽涉很多法規和自由問題。最後又是美國人出聲,美台商會會長Rupert Hammond Chambers接受《美國之音》的訪問,談到台灣政府部門雖然禁止使用華為,但民間卻沒有規定。他表示政府沒可能強制民間棄用,但應該擔當「知會和教育人民」的責任。否則如果這個國家繼續使用華為設置,美國就不會跟她合作;同樣的要求也適用於其他美國盟友。

 

這裡不是談美國要封殺華為有多狠。不只華為一件事,而是不少事情都是緊急狀態,政府在必要時要介入和推導,這個道理放諸四海皆宜,尤其是民主自由國家。

 

※作者為香港青年評論者/作家

 

【延伸閱讀】

●盧斯達:台灣任由華為招搖過市 證明自己從不看大局

●盧斯達:長期代表進步和民主的壞處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