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一場不流血的種族清洗 中國對新疆灌輸身份再教育、互相舉報重回文革時期

國際中心 2018年12月20日 07:01:00

中國當局在新疆興建大量「再教育」營拘禁維吾爾族人推行「中國化」。(湯森路透)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8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講話中,親口說出「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堅決不改」這四字引發無限的揣測,有學者更認為,四字暗示政治及體制絕不會改變,將繼續牢牢強固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地位。

 

然而共產黨牢牢強固的不只是政權,更是遠在新彊過百萬的維吾爾族人。

 

非營利媒體《公平觀察者》(Fair Observer)17日刊登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作者為專門研究維吾爾族的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羅伯茨(Sean R. Roberts),羅伯茨在文中成功訪問一名不願透露身分,與曾被中國當局送進「再教育營」人士有關的維吾爾族人,揭示在營中的慘況及不間斷精神虐待的生活情況。羅伯茨更直言,現在中國正對新疆施加21世紀全新種族清洗模式,利用精神改造逼害維吾爾族人。

 

 

中國加速送維吾爾族人「再教育」

 

羅伯茨表示,過去2年,發生在中國新疆省對少數族群大規模侵犯人權的事件時有聽聞,從中國的透過安排大量監視器24小時全天候監控維吾爾族人居住區後,卻比不上建造數十個拘禁營來的可怕。

 

羅伯茨所說指拘禁營,2014至2016年間開始計劃及建造,在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委員會書記陳全國上任後更加快建造營區,並借故將大量維吾爾族人送入拘禁營再教育,扣柙數以十萬計穆斯林。

 

2018年10月22日,當局更以班次調整為藉口暫停來往新疆鐵路售票,其後傳出將自治區內對數百萬維吾爾族人進行秘密轉移。


 

中國當局當初一直否認拘禁營的存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更稱「新疆各族人民安居樂業」,又稱「不要以任何形式干涉和毫無根據地指責中國內政」。

 

但是隨著多國記者以身犯險進入新疆,秘密拍下拘禁營的情況,愈來愈多曾被關柙的維吾爾族人講述情況後,中國政府並不再「猶抱琵琶半遮面」,索性大方承認,這些外圍圍欄佈滿鐵絲,房間窗口被鐵桿鎖死的地方是打擊恐怖主義,「良性」及「自願進入」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更拍攝影片介紹內裡情況,更找來學員訴說「要不是進來學習,早已跟隨極端分子犯罪,幸好黨救了我,給我改為自身的機會」。







然而羅伯茨與多國記者鍥而不捨追查著,發覺這些全是謊言,並非如中國當局所說「自願」進入。

 

許多拘禁者被中國當局以雞毛蒜皮的理由,包括出國旅行、與外國人交流、家庭聚會、使用電子設備、甚至僅用VPN虛擬代理網絡「翻牆」上網,在未知會家人的情況下送入拘禁,那些人包括農民工人、商人、知識分子及文化人物,甚至是共產黨成員,只要你是「極端主義」的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族裔一一將打進拘禁營,與自由天空隔絕。

 

不斷灌輸中國人身份 學習習近平思想

 

羅伯茨採訪的對象「線人」,縱使幸運並未送入拘禁營,但在白色恐悄籠罩的新疆,就算有人透露情況再以第三者講述也是非常危險的事,若被人發現後果將難以想像。

 

線人表示,中國當局將這些營地定名為「教育中心」(terbiyilesh  Merkezi),這些「中心」是一座高度堅固,如像監獄的地方,這個樓層間都是各自獨立,防止拘留者與其他人交流,同時特意將一個家族不同成員分發到不同建築物中,夫婦兒女只能分離。

 

雖然教育中心內並非遭受酷刑,但羅伯茨聽到,卻是以「教育」不斷燒磨維吾爾族人的意志。

 

「在裡面生活十分乏味,參加者需要強制參加早上的體育活動,然後花數小時學習中文,再忍受數小時不停聽取《習近平思想》的黨國教育,並灌輸宗教及極端主義是邪惡,有時拘禁者需要被逼參加自我批評的活動,要承認過去「錯誤」的想法及行為,並當眾承諾會作出「改變」。

 

 

但是學中文的課程其實很不現實,事實上,有一些維吾爾人平日已是使用中文溝通,甚至有些人的語言能力比那些「教師」更好,跟一些完全不懂中文的拘禁者一起學習,效果當然不好。羅伯茨認為,中國當局的行為只是單純象徵式強植中國人身分,同時剝奪他們原來的身分,不論你是「好」與「壞」,將你統一將到拘禁營「再教育」。

 

由於教室裝設了監視鏡頭,拘禁者被迫挺直坐下、需要雙手交叉或跪在地每每持續數個小時,長期正襟危坐使他們承受巨大壓力及出現痔瘡和肌肉等健康問題。若他們在「學習」的過程中被發現睡著、或表現坐立不安,「教師」便會用揚聲器提醒,日復如是令他們造成嚴重精神傷害。同時為了讓拘禁者更為服從,不少維爾吾族知識分子當局威脅成為「教師」,以同族人「教育」同族人,收降低拘禁者的反抗之心之效。

 

拘禁者回到裝設監視器的睡眠區後,他們被逼與陌生人共處且不准交談,連打手勢也不行。若然有違反將遭管理者在揚聲器喝斥,晚上他們會繼續觀看共產黨電視宣傳直至就寢時間。線人更表示,有營地更出現浴室安裝監視器的情況。

 

當局雖然允許拘禁者與家人見面,但事先必須得到執法機構批准,但不論面對面交談,以及電話聊天也會受到他們嚴密監控。「拘禁者活在被到處監視,且接近完全孤立的生活,加上絮絮不休「中國人化」,抹除自身民族的宣傳,久而久之他們必定出現不可逆轉的精神創傷。線人表示,有很多人在內更想企圖自殺,但可笑的是根本找不到能自殺的工具。

 

 

折磨同胞或現路西法效應

 

而那些必受到淒慘對待的「教師」久而久之亦可能造成心理問題,「由於他們每日被強逼參與心理折磨的行為,會令他們逐漸將行為「正常化」,折磨自己的同胞成為他們每日麻目的工作。

 

同時,在共產黨大力的宣傳下,逐漸改變沒有被拘禁維吾爾族人認知,將拘禁營成為他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例如他們會自然公開討論自己的家人被帶進拘禁營;當家人到商店意欲購買適合衣服送進拘禁營家人時,銷售人員會自動詢問是否帶進營中,並解釋有什麼衣服得到允許。從這些例子可以反映,人們在某程度上已經接受拘禁營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互相舉報,彷彿重回文革時期

 

而被當局幸運釋放出來的人,會被當局派到不同的地方工作,然後通過長期的忠誠評估,評估他們是否有需要再次進入營區的可能性。評估者更會住進釋放者的家中24小時對他進行監察,監察他們使用的語言,生活習慣,是否已被「中國人」化,並由當地的社區委員會(Makhalla Komiteti)處理。

 

線人更聽聞,有人為了消除在工作競爭者及有爭吵的鄰居,竟誣告他們具有極端主義傾向,從而讓當局將他們不爽的人抓進去。從這個面相來看,這些社區逐漸變成上年紀1930年期間的的蘇聯,以及1960年代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情況,將同事及鄰居打成「人民的敵人」或「反革命分子」情況十分相似,繼而被當局送入勞改營或殺害。

 

線人最後表示,縱使他無法代表所有族人的經歷,亦無法證實境內54個拘禁營是否同等情況,但羅伯茨直言,住在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終日在惶恐度日生活,面對壓逼,他們會將目前可怕的處境自我轉化為「正常」;若是意志較為堅強的人,也不能再表達自己對從前生活,語言的依戀,家庭朋友的關係,以至民族認同都會被放棄消滅,進而拋棄原來維吾爾人的社會結構,最後喪失自我認同的核心思想。

 

 

連根拔除,不計代價

 

中國正連根拔起消除維吾爾族以及其他穆斯林族群的文化和特徵,務求消除一切維吾爾族認同,壓抑維吾爾語,破壞維吾爾族的文化,他們的最終意圖,是維吾率爾僅剩下,只有歌曲及舞蹈這種單薄的向外宣導的民族表徵。羅伯茨表示,縱使中國不斷向他們「中國人」身份,然但他認為中國當局永遠不會允許維吾爾人與漢族人完全平等。

 

羅伯茨表示,上世紀90年代南斯拉夫解體陷入內戰,最後更發生塞族人殺害大量波士尼亞人種族清洗的滅絕人性慘案。然而時至今日,中國政府正以「物質、文化」清洗維吾爾族人,試圖「打破他們民族血緣,破壞他們的起源」。

 

羅伯茨表示,世界各國在上年紀中葉後一直努力制止種族清洗的慘事再重蹈覆轍,但是,隨著中國這種嶄新的不流血的種族清洗模式的出現,逐漸讓世人再度喚起德國二戰納粹集中營的人類邪惡的歷史。今天的新疆針對維吾爾族人只會是試金石,今天的世人對事件反響程度,將會定調未來人民對國家暴力的抵抗力,呼籲國際更多人關注中國逼害維吾爾族人的問題。

 

但是,縱使聯合國、歐盟及多國一直要求中國釋放被關柙的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族裔,但中國繼續擺出一副充耳不聞的態度,且拒絕任何外國觀察團進入新疆進行人權觀察。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