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漸漸向政治明星說再見的香港選舉

鄭立 2018年12月24日 07:00:00

諷刺地,梁天琦的出現,為香港的明星政治,帶來了末日。(維基百科)

香港的選舉,一直都是明星政治,候選人個人的知名度與形象,一向都是非常重要。 很多人光是看臉或者西裝穿得好不好看,就已經把票投下去了,這點其實和臺灣很相似。

 

自從 2016 年香港因為魚蛋革命,而造就了幾乎可說是橫空出世,魅力四射的政治明星梁天琦。 梁天琦年輕英俊,出身一流大學,在魚蛋革命中衝向衝突中的旺角的果斷勇敢,說話的智慧幽默,以及他所代表的青春浪漫,革命情懷,可說是終極的政治明星。

 

他的急速崛起,碰到了北京政府的逆鱗。 以強硬的手段釋法,使香港政府第一次侵犯市民的參選權,梁天琦無法再參與選舉。 與他同期有也有大量其他人一起被取消資格,最終今天身陷牢獄。 自此之後,香港政府明目張膽的挑戰參選權,不斷的取消候選人與議員的資格,在政府的打壓下,大量 1990 年之後出生,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都失去了參選權和議席。

 

雨傘革命後產生的新銳政治明星,一個一個的被打壓,前後被不同的理由取消參選資格,剝奪議席。 這為選舉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因為就算你準備了很多在選舉上,只要政府說不給你參選,就一切化為烏有。

 

但選舉有這麼多前期投入,團隊當然不願放棄。 結果「後備人選」變成了必須品,每個候選人,如果他認真去選的話,都要預備他們的政治明星有被取消的覺悟,而必須推一個代替品,影武者,所謂的「Plan B」。 而更嚴重的是,甚至連後備都被取消資格,必須抬出第三後備。 而當初的政治明星,因為失去了參選資格,只能成為吉祥物或背書者,去扶正自己的後備。

 

這對於明星政治效應強大的香港來說,有相當嚴重的影響,後備的魅力,知名度,往往都不及原本的首要候選人,而且新人根本難有機會去得到知名度。 過去依賴政治明星是常態,今天卻變成了一個非常高風險的行為。

 

結果唯有起用一些保守,能夠安然入選,不被取消資格的,二三十年前的過氣政治明星。 但在試驗下,他們的過時主張,老化形象,以及多年政治積下的恩怨,使他們沒有辦法再選到,老了的政治明星,已不再是政治明星了。 明星政治,被政府的政策硬生生的中斷了。

 

我們可以預期到,既然已無法依賴單一政治明星,年輕偶像,團隊作戰變成了必然。 再厲害的參選人,也隨時可能被一擊即斃,大家能投的,只有陣營與意識形態,香港政治的單位,也從個人被迫變成了組織,議員只能是組織所提供的一個演員。

 

事實上,建制派早就這樣做,建制派的議員只是組織的使者,資源也是共享,他們可以換上任何一人,議員從政治領導,變成了從屬於組織的消耗品和肢體。 今天其他派別,也只能向著這個方向進化,不能適應的,或者一人黨,只要一次取消資格就能將其滅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不適者將會淘汰。 依賴單一政治明星的政黨,將會走向淘汰。

 

諷刺地,梁天琦的出現,為香港的明星政治,帶來了末日。 像夕陽一樣,香港明星政治那個最夢幻的一幕,也是最後的一幕,剩下來的是野獸與活屍肆虐的漫漫長夜。

 

也許個人英雄的黃昏,是組織世代的黎明。 但這只能在未來驗證了。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