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傳真:華府咖啡廳裡的那位中國學者

呂佳穎 2019年01月02日 07:00:00

台灣人或許不夠勇敢、或許容易人云亦云,但還是有人願意為自己國家盡份心力,只希望有一天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被當成獨立個體看待。(湯森路透)

華府杜邦圓環(Dupont Circle) 附近,是眾多智庫的所在地,各國學者和諸多美國官員,每天都在這進進出出。

 

附近的咖啡館、餐廳,如果你有心,豎耳聽到的大多會和各國政治,或是國際局勢有關。

 

「你們台灣今年花很多錢在遊說,這肯定是的。」

 

「什麼?」

 

一個在研討會上認識的中國學者,就在咖啡館裡這麼對我說。

 

「不然,台灣旅行法怎麼過的?」「不然,約霍怎麼會說台灣是國家,是時候接受並認清這一事實?」

 

中國學者口中的約霍(Ted Yoho, R-FL)是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委員會主席。

 

約霍前陣子在《台北時報》撰文表示,一名中國共產黨員高官來訪問他時,他直接跟他說「台灣今日以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存在」; 還說「台灣是一個國家,是時候接受並認清這一事實」。

 

約霍直接跟一名中國共產黨高官說「台灣是一個國家,是時候接受並認清這一事實」。(維基百科)

 

中國學者來自北京,他說蔡政府花大錢買老美的支持,說得又快又急,就像正在掃射的機關槍一樣,中間沒有停歇,這是老北京的說話方式,有那麼點的咄咄逼人。

 

在美國遊說是合法的,但是必須攤在陽光下,不管是金額,還是哪家公關公司接了什麼樣的案子,在這美國司法部都能查得到。因此我跟中國學者說,如果台灣這幾年遊說的金額「暴增」,早就被大肆報導了,輪不到我們在這討論。再者,台美關係近來會好,絕對不是台灣「最近」做了什麼, 有些是基於台美間有共同的信仰價值,像是民主、自由、法治 ; 有些則是經過多年培養所累積出來的情誼,像是國會。

 

「培養、累積」的話音才剛落,中國學者馬上就說「培養?還說沒花錢?」我搖著頭回說,所謂的培養、累積情誼,是官、民間各自分頭努力,最後交相重疊來的,不是指大把、大把的鈔票。

 

「官」是駐美官員,一任接一任,人脈不斷的擴充 ; 「民」是台僑組織,像是FAPA台灣人公共事務會、GTI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只因想要實現心中的「國家正常化」圖像。

 

「那些組織,都你們政府出錢成立的,扯什麼人民自己出錢」、「有文章就寫過GTI是蔡英文成立的」,中國學者又用那近似挑釁的語氣,說了這些。

 

該生氣嗎?隨即轉念,這絕對是典型的不了解,因為就連台灣內部都有人認知錯誤了,又怎能怪中國人這理解上的謬誤?

 

FAPA早在1982年就成立,GTI晚一點,2016年才由台美人揪團,一人十萬美金,集資3000萬美元成立的,前者做國會遊說  ; 後者定位為智庫,各自在不同領域宣揚台灣價值。

 

當約霍的文章一見報,不是只有中國學者好奇是誰促成的,因為就連很多台灣人,也都在問這是誰的功勞?

 

FAPA的總會長郭正光說「這是官民長期努力的結果」。

 

約霍是佛羅里達選出來的眾議員,在還沒當國會議員前是獸醫,早在他還沒從政前,就有三個台灣朋友,而且交情不錯,他們分別是佛州大學小兒科名譽教授黃碩文 、 FAPA南佛羅里達的分會長楊美娥 、FAPA北佛羅里達的前分會長林倉城 。

 

這三個台灣友人,讓約霍對台灣的歷史脈絡很清楚,進而同情台灣的國際處境。另外,約霍不是那種只把案子提了就算的議員,他會認真去推,推到讓更多同僚來支持,因此只要有他支持的議案,通常都會過關。

 

這麼一來,約霍支持台灣是FAPA的功勞?

 

郭正光說不全然,因為駐美代表處每年都會邀請國會議員和國會助理到台灣去參訪,今年九合一大選前,約霍的助理才剛去過台灣去了解民情,甚至還接受電視台的訪問,回來後有跟約霍報告所見所聞,約霍綜合判斷後,才寫出那篇「是時候承認台灣是個國家」的文章。而值得一提的是,約霍那篇文章是在台灣選後寫的,就當國際社會普遍解讀選舉結果是「親中派」的勝利下,還願意幫台灣講話,這份情怎能不叫人謹記在心?

 

如果沒有FAPA先前就和約霍有好交情,如果駐美代表處沒有年年帶團回台灣,讓美方重要人士更加了解台灣的社會脈動,很多事就會事倍功半,因此事情要能成,必須環環相扣的,缺一不可。

 

一口氣跟中國學者說完這些時,他有些若有所思。我接著說FAPA倡議草根民主,平常在各地區辦活動,每年九月則會前進華府辦「國會倡議營」。大家開完會後,就到國會拜訪國會議員,2018年9月,他們在一天之內拜訪了89個國會議員,而且是每拜訪一個,就說一次台灣在第一島鏈中的重要位置,以及支持台灣為什麼符合美國利益。

 

FAPA的各分會長都是無給職,總會的有薪職員也才小貓兩三隻,但是他們很盡力的在幫台灣發聲。

 

「怎麼你們拜託的都不是為自己,反倒是國家的事,你們又不是外交官?」曾有國會議員這麼對郭正光說。

 

郭正光還分析FAPA為何在國會有一席之地,除了倡議的議案,不是為個人的私利外,還因為彼此間的共同價值(自由、民主、人民自決),和所提議案都符合台美利益,不是單純只有利於台灣。

 

「中國人有像FAPA這樣,無償幫自己國家牽線的嗎?」「中國人有像GTI這樣,每年自掏腰包讓智庫有研究動能,進而有影響力,培養新一代的台美學者嗎?」

 

這兩個問題,讓中國學者啜飲著咖啡,低頭不語。

 

台灣是個蕞爾小國,自古以來命運多舛,儘管被殖民的歲月早已遠去, 但是悲情過往所造成的民族性格,卻依稀存在,甚至造成認同分歧和鄉愿的偏安心態。台灣人或許不夠勇敢、或許容易人云亦云,但還是有人願意為自己的國家盡份心力,儘管這是條漫漫長路,最後甚至可能徒勞無功,卻還是有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去做,只希望有一天台灣在國際社會上被當成獨立個體來看待。

 

※作者為台灣媒體人/目前旅居美國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FAPA GTI 約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