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專欄:台灣要看清楚大包圍賽局改變 但不要太興奮

藍弋丰 2019年01月02日 07:00:00

站在美國國家利益與大包圍的慣例來看,美國撤軍敘利亞,將中東扔給盟友處理,只是遲早的事。(美聯社)

川普總是讓世人以及親民主黨媒體出乎意料之外,12月突然下令從敘利亞撤出所有美軍,以及從阿富汗撤出一半美軍,這下連他自己的國防部長馬蒂斯也大吃一驚,以無法接受為由辭職,這項決策又被許多媒體解讀為「不可預測」、「搖擺」,「缺乏中東政策」,真的嗎?

 

馬蒂斯軍人出身,對打仗的基本戰略與戰術的了解無庸置疑,但是軍人遵從命令,使命必達,高階將領擅長的是當國家領袖下達決心,要如何規劃相對應的軍事戰略來達成目標,至於國家全球戰略層級本身,恐就非其所長,川普的決策,從大包圍賽局的角度來看,一點都不會不可預測,其實反而應該說完全可以預測,甚至早就該如此進行。

 

人類歷史自 17 世紀以來,就進入雙強相爭的大包圍賽局格局,到 19 世紀的英俄「大賽局」最為經典,英國在全球範圍大包圍帝俄,二戰後的冷戰,一般視為是大賽局的延續,只是英國的角色由美國繼承,俄國的角色由蘇聯繼承,當冷戰結束、蘇聯瓦解,又進入新的大包圍賽局階段。

 

大包圍賽局沒有永遠的敵人與朋友,大包圍的對象不是固定的敵人,而是「威脅最大的對手」,當對手遭壓制,不再是威脅最大的對手,整個敵友關係也將全面改變,以英俄大賽局來說,英國與俄羅斯進行將近百年的互相爭霸,百年世仇看似不共戴天,但當日俄戰爭將俄羅斯打為二流國家,新生的德意志帝國成為新的最大威脅,英國與俄國馬上化敵為友,攜手防堵德國擴張,一點都不在意先前英國還大力培植日本,借日本之力打趴俄國。

 

美國繼承英國的世界霸權,也繼承英國的大賽局哲學,在冷戰時代,美國大包圍蘇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聯中制蘇」,冷戰結束後,新的大包圍對象原本應該是中國,那麼也就會馬上敵化為友、友化為敵,有如一戰前的英俄同盟般,美國本會立即開始「聯俄制中」,但歷經波灣戰爭、反恐戰爭,打亂了美國的大包圍賽局布局。

 

破壞了大包圍中國的布局

 

大包圍打擊的是「假想敵」,不是真的你死我活彼此宣戰的死敵,因此真正動手的敵人比起大包圍對象更為優先。一如在大賽局的年代,當慈禧向八國宣戰,英俄都加入八國聯軍一起修理滿清,等事情結束,英國才回到大包圍,扶植日本來解決俄軍入侵滿州的問題,防堵俄國的遠東擴張。

 

911事件發生後,消滅恐怖份子比較重要,直到賓拉登伏法,而新一代的恐怖份子,相對於攻擊美國,還比較有興趣自相殘殺以及攻擊歐洲,那就不是直接威脅了,因此美國原本就該調整腳步回到基本的大包圍布置,不過,偏偏這時美國由史上最為理想主義的總統歐巴馬當政,歐巴馬在賓拉登伏法後,雖然一方面仍然按照現實主義與大包圍的基本戰略進行「亞太再平衡」,也就是大包圍中國,但是他心中又存著同情敘利亞與烏克蘭民主運動的理想主義,結果本該聯俄制中,卻反而跟普丁處處起衝突,破壞了大包圍中國的布局。

 

歐巴馬交接給川普的世界,可說有著一大兩小三賽局,一大就是美國大包圍中國,兩小之一,是俄國與歐洲國家的矛盾,兩小之二,是中東沙烏地阿拉伯打著遜尼領袖旗號,與伊朗自居什葉派領袖,雙方彼此大包圍產生的中東賽局。

 

在大賽局、冷戰時代,歐洲當然是抗蘇俄的重要盟友堡壘,中東更是兵家必爭之地,但是當大包圍賽局改變呢?在大賽局的時代,英國入侵阿富汗、積極介入滿清、扶植日本,這都是包圍俄國的前線,但是當大賽局結束,德國成為新假想敵,英俄同盟後,英國對這些地方的興趣就大為降低了。

 

川普也相同,雖然他為了撇清「通俄門」,只好對俄羅斯強硬些,針對中東則老是修理伊朗,但是如今大包圍的對象是中國,歐俄前線以及中東實在已經是次要,聯俄制中才是最要緊,為了敘利亞問題與俄羅斯衝突,根本上就違背了美國的最高戰略利益。

 

因此,敘利亞撤軍早在意料之中,應該說,從最開始,歐巴馬就不應該介入敘利亞,為了歐巴馬支持敘利亞民主運動的理想主義,導致敘利亞天下大亂,從中誕生伊斯蘭國,還引發難民危機,弄得屁股擦不完,更搞得與俄羅斯關係緊張,如今川普要一一拆除這些地雷,敘利亞還給阿薩德,讓俄國有面子,伊斯蘭國也就交給俄羅斯去煩惱,敘利亞局勢也丟給俄羅斯去維持。

 

川普沒有一丁點理想主義

 

後續發展很明顯,俄羅斯現在趕緊跟土耳其商討怎麼接手這個爛攤子,而一眾阿拉伯國家接收到美國訊號,也紛紛重新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建立關係,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重開駐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大使館,巴林也準備跟進,沙烏地阿拉伯則表示有意協助敘利亞重建。沙烏地阿拉伯旗下的反伊朗陣線國家,藉由拉攏敘利亞,試圖平衡俄羅斯與伊朗之間的關係,希望俄、敘在中東小賽局之中至少可維持中立,不要協助伊朗。

 

美國必須與俄國聯合,歐洲要繼續提防俄羅斯,那是他家的事,加上俄羅斯外強中乾,只圖個面子,也沒有意願真正挑起太大衝突;伊朗用禁運打壓就夠他受的,只要俄羅斯保持友好不要插手,剩下的就交給沙烏地阿拉伯與以色列這兩個私底下的共同反伊朗陣線領導國去處理。

 

川普在兩小賽局早已安排妥當,他也沒有一丁點的理想主義,所以當沙烏地阿拉伯將記者大卸八塊,美國左派媒體強烈譴責時,川普都當作沒看到,美國只要專心的聯俄包圍中國就好了。

 

站在美國國家利益,與大包圍的慣例來看,美國撤軍敘利亞,將中東扔給盟友處理,只是遲早的事。說好的「世界警察」呢?那只是一場美麗的誤會,美國從來就不是真正的世界警察,冷戰時代,大包圍蘇聯範圍橫跨全球,才只好成為到處管事的世界警察,冷戰結束後,許多國家發生內戰衝突,美國大多不聞不問,並沒有真心時時當警察,會出兵的,例如索馬利亞,那是因為地處於扼守亞丁灣的戰略要地。

 

敘利亞反抗軍、庫德族,是不是就成了棄子、犧牲品?當然。這個處境,台灣最了解了,冷戰時代美國推動聯中制蘇,台灣因此一路風雨飄搖,從被踢出聯合國,到台美斷交,都是聯中制蘇下的慘痛結果,如今因為大包圍賽局改變,整個戰略立場翻轉,但台灣也不應太過興奮,國際局勢沒有永遠有利,唯一最可靠的,只有自立自強。

 

※作者台大醫學系畢業後,轉行出版、產業分析、業餘歷史研究,著有《橡皮推翻了滿清》、《明騎西行記》等書,譯作有《紙牌屋》等。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