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技大腕陳良博】揭開一甲子的痛 父親那比悲慘更悲慘的故事​(上)

陳德愉 2019年02月05日 10:00:00

哈佛大學史上首位華人退休榮譽教授陳良博接受《上報》專訪,除了談到翁啟惠,也娓娓道出顯赫的家族史。(攝影:鄭宇騏)

「川普未當總統時,有一次缺資金找我幫忙,我為他找到日本方面的資金,後來,川普說很感謝我,我也參與了他後來建『川普大樓』的計畫。」中研院院士陳良博告訴我。

 

陳良博是國際病理學權威,哈佛大學有史以來第一個華人榮譽教授;退休後縱橫華爾街,擔任美國著名的避險基金Caxton Associates科技顧問;現在,他在美國負責中研院技轉案「醣基生醫」的臨床實驗及新藥上市。金融界大老跟我形容陳良博是「市場派」,意思是說:他不只是實驗室裡的學者,是有辦法讓學術研究成果在「市場」上成功的人。

 

我們在機場碰面,十月的波士頓氣溫已降至五度,如同冰箱,陳良博在寒風裡裹著大衣,大衣領子豎起,上面搭著眼鏡,後面一對彎彎的眼睛眼神凌厲,頗具好萊塢電影裡的偵探氣息。

 

他是個敏捷的行動家,能夠一邊開車一邊滑手機看導航,還可以聊天回答問題,準確毫無錯誤,完全看不出來已經75歲了。

 

陳良博院士是全球生技產業界「大腕」,可是大部分台灣人首次聽到他的名字,卻是因為「選總統」。

 

2007年,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構想要籌組一家「生技業」的台積電,找來陳良博、愛滋病治療權威何大一與羅氏藥廠技術總裁楊育民合作評估。陳良博在翁啟惠的牽線下認識蔡英文,「她自行政院副院長卸任,想投身生技產業。」

 

「第一筆資金是最困難的,我們到處找都找不到,於是蔡英文飛來美國,一下飛機就簽了一張支票給我們,她先出錢了,後來才有別人願意投資。」陳良博說,她雪中送炭的作風讓這群科學家感動萬分,於是大家推舉她當不支薪的董事長,讓她決定一切。

 

這家公司,就是後來在台灣無人不曉的「宇昌生技」。

 

陳良博透過翁啟惠牽線認識蔡英文,後來攜手合作成立宇昌生技。(攝影:鄭宇騏)

 

要駕馭醣分子「魔法」 翻轉台灣血汗宿命

 

直到隔年,蔡英文去當民進黨黨主席,她將所有股票出脫,也結束了和這群科學家短暫的合作。不過,2012年總統選舉,「宇昌案」意外成為攻防焦點,創辦人陳良博也為台灣人所熟知。

 

陳良博在台灣社會轟轟烈烈地出場,既是因為台灣選舉丟泥巴的傳統,也是因為台灣人愛做夢;當年,台灣人大做「生技夢」,幻想著能夠靠尖端生技產業爬出代工低毛利的地獄,再也不必做全球產業鏈裡那個被剝削的小可憐……。

 

十年過去了,一場場選舉來來去去,台灣人離生技夢似乎更遠了,但是,陳良博仍然在這個夢裡。

 

陳良博指著窗外對我說:「妳看外面。」

 

夜色漸漸降臨,波士頓街道的燈一盞盞亮起,那閃耀的燈光為這冰冷的夜帶來一絲絲歡欣,陳良博說起自己現在在做的臨床實驗——不只是實驗!他說的是一個可以改變世界的魔法——

 

「這些燈都是固定的,可是,醣分子是千變萬化的,它們疊在細胞上就像樂高一樣可以排列組合,能夠操縱醣分子,就能改變一切……。

 

透過產業發展帶領台灣前進!這是陳良博的夢,也是陳家一世紀的台灣夢!

 

陳良博的故事,就是台灣這一百年的故事。

 

陳良博祖父陳純精在日據時代擔任羅東街(相當於鎮)街長21年,奠定羅東鎮百年繁華基礎。(翻攝畫面)

 

祖父是羅東鎮元老舵手 推開窗可見銅像

 

陳良博是宜蘭羅東人,「從我房間的窗戶看出去,就是祖父陳純精的銅像,我每天看著他……,我很崇拜他。」

 

陳純精​在日據時代任羅東街(相當於現在的鎮)街長21年,促使羅東成為太平山伐木業的集散地,奠定羅東鎮百年繁華基礎。後人感念其恩,羅東中山公園內有陳純精銅像,羅東鎮的環鎮道路被命名為「純精路」。

 

陳良博的孫子孫女與羅東中山公園內的陳純精銅像合影。(陳良博提供)

 

母親家族顯赫 「陳文茜是我姪女」

 

意外地,陳良博告訴我:「我是和陳文茜的爸爸一起長大的。」

 

陳文茜的祖父是陳純精的獨子,泳技十分出名,有一次去龜山島玩途中翻船,同時落海的人們知道他泳技好,便抓著他不放,他因此動彈不得而溺斃了。陳文茜的祖母是日本人,先生過世後便回去日本,留下年紀尚幼的獨子。

 

為了照顧陳文茜的爸爸長大,陳純精收養了陳良博的父親,並將女兒陳愛珠嫁給他,陳愛珠以姑母的身分照顧陳文茜的父親及自己的兒子。

 

民國31年10月,陳愛珠於羅東神社拍攝新婚照。(翻攝畫面)

 

常替人開導婚姻 媽媽是前衛「新女性」

 

陳愛珠是那個時代的傳奇女性,第三高女(今中山女高)畢業後回到羅東,開設了全台灣第一所托兒所,照顧幼兒讓羅東婦女可以出外工作,衛福部前部長林芳郁就是從羅東托兒所畢業的。

 

陳愛珠擔任羅東鎮婦女會會長30年,從陳良博有印象以來,「我媽媽每天至少一個小時在為婦女做婚姻諮商。」陳愛珠並彈得一首好鋼琴,親自教授子女音樂,是台灣「新女性」的先驅,中研院還為陳愛珠做了口述歷史。

 

陳愛珠指導的音樂班學生游玲如,榮獲民國57年宜蘭縣音樂比賽鋼琴獨奏冠軍。(翻攝畫面)
陳愛珠精通音樂、舞蹈,宜蘭女子公學校(今宜蘭國小)在遊藝會上的「埃及舞」表演也是出自她的指導。(翻攝畫面)

 

憶及228倖存的父親 60年後依舊絞心

 

講到這兒,已經到了陳良博那個祕密的邊上,屬於這個家族歡欣燦爛的歷史都講完了,「你的父親呢?」我問。

 

突然間,陳良博噤口了,直楞楞看著我,60年了,這個家族的祕密還是傷害著他,沒有一天停止過。

 

他停了半响,終於開口:「228時羅東發生大遊行,我的爸爸走在最前面,第一個被抓起來,被綁在南方澳港邊等槍決,一排人個個都是一槍斃命,輪到我爸爸的時候,憲兵隊隊長一眼認出了他(陳純精的養子及女婿),想起我爸爸會講中國話,便用這個理由放了他。」

 

後來父親到蘭陽女中教書,「發生了非常悲慘、非常悲慘的事情……。」陳良博喃喃念著。

 

【上報人物看更多】

●【生技大腕陳良博】自責力勸翁啟惠回台 「他早該得那座諾貝爾獎」(下)

小說家、說謊家 陳玉慧與父親都是沉迷故事的人(上)

●走入畫中世界追尋靈光 台灣名畫修復師吳盈君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