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交鋒】參審陪審二擇一? 司法院:國民法官制就是兩制融合

王怡蓁 2019年01月08日 16:12:00

參審、陪審該選哪一個?人民普遍對於電影中的陪審團制度印象深刻,在多年研議規劃下,台灣也將推行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攝影:李智為)

參審、陪審該選哪一個?人民普遍對於電影中的陪審團制度印象深刻,在多年研議規劃下,台灣也將推行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然而,有別於典型陪審制,目前在立法院審議的是「國民參與刑事審判法」(簡稱國民法官制)。日前總統蔡英文談改革,在她關心的司法改革中,她提到人民參審是司改核心,但到底要採取參審制還是陪審制,則需要再取捨。

 

司法院推國民法官制 民間立院持不同看法

 

在兩種制度的選擇上,其實並非二元對立,目前司法院提出的「國民法官制」是參考日本裁判員制度的經驗,偏向參審制,但也部份融合了陪審制的精神。在選擇國民法官的部分,就是參考英美陪審制,隨機以「海選」方式選出國民法官,案件以重大刑案為主,以日本參審模式,讓國民法官參與論罪以及量刑,法庭由6名國民法官以及3名職業法官組成,共同進行審判。「國民法官制」正在全台地方法院進行模擬法庭,目前已進入第二輪試行的階段。

 

然而,人們普遍受到觀影經驗影響,對於電影中陪審團制度印象深刻,時代力量黨團也力推陪審制,民進黨團內部也有兩派聲音,民間團體更不斷倡議應讓參審、陪審兩制併行。

 

參審、陪審的差異。(取自司法院)

 

電影都演陪審制 人民普遍忽略參審制

 

外界認為司法院力推參審制,不考慮陪審,因而多次抨擊司法院做法強硬。當蔡英文特別提到兩種制度應該好好協調時,外界則認為,陪審制是否有望?

 

對此,司法院刑事廳廳長蘇素娥認為,蔡英文談話中雖提及兩種制度,但全文說得很清楚,是要大家認清楚陪審制是什麼,在不同制度中協調出最適合我國的方式,而不是看電影得到一個印象,就要推陪審,因此司法院也會努力向全民說明制度的內涵。

 

蘇素娥表示,兩個制度都有許多國家採行,但同一制度在不同國家中,也有許多差異,在典型陪審制中,最後不會有判決理由,這可能是原告與被告雙方都無法接受的。在推行陪審制的美國,不同州之間也有制度上的差異,也不斷在改變,像過去陪審團不能發問,但現在可以。

 

至於民間質疑,國民法官與職業法官共同審判,是否會造成職業法官以權威影響國民法官判斷?蘇素娥表示他可以理解這個擔憂,但她強調「不應該把職業法官說的話都當成毒素,法官都是刻意引導國民法官」,她認為這麼說來也不公允,而陪審團制中,主席也有權威效應,因此,如果去除權威影響是必要的,也是未來需要再協調的部分。

 

蘇素娥表示,要在不同制度中協調出最適合我國的方式,而不是看電影得到一個印象,就要推陪審,因此司法院也會努力向全民說明制度的內涵。(取自司法院)

 

司法院僅推參審制 司改會批:太絕對

 

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也曾質疑,在司改國是會議分組討論及表決人民參審制度時,明明「國民法官草案」未獲最高票,為何司法院仍採用國民法官制?另外,司改會也強調應該給予參審、陪審試行的機會。

 

司改會執行長陳雨凡接受《上報》採訪時仍強調兩種制度都應該試行。她認為,司改會不是說陪審制優於參審制,兩種制度在全世界都有許多國家採用,應該是兩種制度試行後,再判斷台灣適合哪種制度。陳雨凡說:「司法院太絕對,只推參審,民間的聲音看起來是支持陪審,所以司法院不能直接排除陪審制的可能。」

 

陳雨凡認為無論採取何種制度,人民參與審判都將造成刑事訴訟制度上的許多變革,所以人民參審有「火車頭」的意味,她說以民間的角度來看,總統特別提了兩個制度,甚至說要多做溝通,是好的方向。

 

司改會執行長陳雨凡強調,參審及陪審兩種制度都應該試行。(取自司改會臉書)

 

台灣沒有人民參審經驗 陪審團協會主張兩制併行

 

曾多次開記者會批評司改以及參審制的台灣陪審團協會對總統談話則有不同看法。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真理大學法律系專任副教授吳景欽受訪表示,蔡英文雖提了兩種制度,但最後仍強調,陪審制沒有判決理由,人民可以接受嗎,這顯示蔡英文還是以參審為考量。

 

司改會議中,對於人民參審制度投票有四個提案:「美國陪審制」、「日本裁判員制」、「陪審參審同時併行」、「由司法院從陪審參審擇一推行」,除了併行為5票,其他都是7票。司法院指出全部提案都並未過半,但併行是最少票數。

 

吳景欽認為,沒過半,代表有保留空間,就沒輸贏,那應該一開始就有兩套制度草案,一起模擬看看,但目前只有參審。他也認為兩個制度沒有誰優誰劣,只是希望有妥協的空間。

 

陪審團協會主張,兩制度併行,按照不同個案選擇,涉及死刑的案件採取陪審制,這樣陪審團就不會被法官影響心證;而專業犯罪如金融案件採取參審,由專業人士組成,這樣也不會造成一般公民的負擔。至於有些團體提出讓被告自己選擇陪審或參審,吳景欽認為十分危險,因為這是讓被告獨自承擔風險,就算檢辯清楚讓被告知道風險,但畢竟台灣過去沒有人民參審的經驗,檢辯也不知道後果是什麼。

 

吳景欽受訪表示,蔡英文雖提了兩種制度,但仍強調陪審制沒有判決理由,人民可以接受嗎,這顯示蔡英文還是以參審為考量。(取自永社臉書)

 

何為併行需定義 司法院認為民團「說不清楚」

 

針對民團不斷爭取兩制度併行的可能,蘇素娥質疑,「併行」的意思是什麼,到底是融合還是一起推?她認為民團也沒有提出清楚的說明。如果是兩種制度同時一起推,她認為會造成混亂,例如在同一起殺人案件中,涉案程度相同的兩名被告如果選擇不同的制度,將導致程序、量刑都不相同,她直言「這攸關人命,可不能實驗」。

 

至於融合,她認為司法院擬的「國民法官制」就是融合,如果外界對融合有其他想法,司法院會繼續協調。她也指出,在各地院的模擬國民法庭中,也有影子團的設計,這就是陪審團的概念,在多場試辦中發現,影子團與國民法官作出的判決結果沒有太大的差異。

 

問及參與國民法官的民眾是否想採用陪審制?蘇素娥表示,目前沒有收到民眾參與模擬後,想改用陪審制,但有人原本主張陪審制,參與後卻可以接受國民法官制,透過跟法官討論交流,審判採取更公開透明,且白話文的方式進行,就像是一場大型的「全民法律普及運動」。蘇素娥說,參與者大多希望改變的回饋都是時間太短,希望有充分的時間來討論量刑。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參審制 陪審制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