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中國學者呼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吳奕軍 2019年01月19日 07:00:00

中國知名的北京大學退休教授鄭也夫發表「政改難產之因」一文,指中共應該「體面地」退出中國歷史舞台。(圖片擷取自網路)

美中貿易戰情升高以及台灣九合一選後情勢詭譎,中國國民黨高層人士近期爭相向中共表忠。然而幾乎同時在中國,許多有風骨的學者專家冒著極權壓迫的危險,紛紛抨擊中共建政70年來造成太多苦難,呼籲中共應該退出歷史舞台。

 

日前,中國知名的北京大學退休教授鄭也夫發表「政改難產之因」一文,指出中共沒有能力實行政體改革,因為他們發現政改會削弱政黨,損及龐大既得利益,而中共這個政黨已經給中國帶來太多的災難,應該「體面地」退出中國歷史舞台。

 

68歲的自由派學者鄭也夫,是前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長期關注社會文化、教育造假亂象,以及窮苦農民工與兒童留守問題,自稱是長達60年的資深足球迷。

 

呼籲中共退出舞台

 

鄭也夫在文中指出,中共今天淡出歷史舞台,符合中國廣大人民和執政黨共同利益。同時呼籲有識之士,如果不群起發出聲音,就不配看到專制政體的終結。

 

鄭也夫強調,中共應該早已意識到「法治缺乏,權力濫用,社會經濟生活不可能走上正軌。」但是中共為什麼沒有具體實施政改?「因為中共黨首意識到,政改的每一項內容都是在削弱他的政黨。」

 

鄭文指出,中共意識到「黨政分離、政企分離」,黨的權力勢必旁落,失去對國家行政與社會經濟的操控。於是,中共決策者堅定抑制社會多元化、民主化、自由化趨勢,甚至統治集團內部也不能民主,必須集權。

 

這些現象顯示中共對政權崩潰的極大危機意識,而且執迷於「亡黨等於亡國」之專制觀念,事實上是專制統治集團恐懼自身衰亡遭受批鬥,或也反映統治階層文革世代的慘痛人生經驗。

 

鄭也夫援引台灣民主化經驗,強調「如果我們不發出聲音,就不配看到專制政體的終結。」

 

鄭也夫教授表示,台灣如果沒有民主派多年打拚,蔣經國如果不是面對巨大的民主壓力和多元的局面,不會終結台灣一黨專政。他強調「得勢者為什麼要主動讓權,改變現狀呢?沒有外部的壓力,沒有強烈的開報禁、開黨禁的要求,執政黨的黨魁想這麼做,都沒法向同僚交代-同儕們會覺得老大有病。」-這也表明了反對陣營對於政治改革的重要性。

 

鄭也夫指出,「中共在其執政的大多數時間中,其方針政策不代表中國廣大人民的利益。巧取豪奪,先將人民私有土地變為國有,然後大搞地皮財政,各地政府高價將地皮賣給地產商,無數公民成為房奴……」並且強調中共執政70年歷史,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災難,中共和平結束專制才能符合中國廣大人民的利益。

 

對自己人沒吸引力

 

此外,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梁雲祥也針對習近平1月2日《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對台講話,在香港對媒體表示「中國要和平統一台灣,必須有吸引力,但是中國現在連對自己的人都沒有吸引力,遑論統一。」

 

梁雲祥指出,中國若想武統台灣勢必遭遇美國,若想和平統一就要有吸引力,然而「中國現在連對自己人都沒有吸引力了,很多人想移民出國,台灣為什麼願意回來?台灣不可能接受中國目前的管理制度和價值觀。」「無論是用武力或軟實力,要實現兩岸統一都很困難。」

 

此外,在習近平發表對台講話之前,2018年12月29日,中國網路搶先流傳「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雖然很快遭查禁,但廣傳更快。

中國百餘位公知具名發表感言,成員包括教授、律師、作家、資深記者。

 

這些感言基本上反映了「若言論思想不自由,則改革開放毫無意義。」有位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表示「回到馬克思沒有新聞出版自由,其他一切自由都會成為泡影。」一位浙江前律師和法官則認為「有利於私有產權保護與自由市場經濟的才是改革,改革方向應該是增加人的自由。」

 

此外,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表示「中國社會一切問題的病灶,尤其是近年來的人權與法治倒退,根本上都是因為沒有真正的選舉。不闖選舉關,沒有真改革。」另有北京藝術評論家說,「無說話的自由,無投票的權利。四十年過河,改革的言辭遊戲該結束了。」

 

有位同濟大學教授的感觸言簡意賅,只有兩個字-「守夜。」

 

針對鄭也夫教授的文章,中國內外民主人士當然也有不同看法。有認同其在體制內敢言的勇氣者,有認為是空談的做夢者,因為中共建政以來從未停止殘酷鬥爭,加上今天中共金權魔戒上身,牽動千萬個既得利益集團的命脈,以中共的本質,遂行擴張、強占歷史舞台都來不及了,不可能主動乖乖下台。

 

也有許多人士認為,要積極影響中共政權,創造和平轉型條件,除了更強大的公民意識,甚至要積極「另起爐灶」,並且不宜有仰賴聖君的封建思維。

 

今年對中共相當關鍵,除了五四運動100週年,還正逢中共建政70週年,改革開放40週年,第一季是美中貿易戰加稅決斷關鍵,但和解跡象微弱,第二季則面臨六四事件30週年,反共力量可能集結,加上政經局勢內憂外患,中共政權幾乎是進退維谷,從舞台主動宣告引退,在國際社會的協助下安排接班政改大計,也許尚能在史書上留下一點斯文。

 

無奈而不幸的現實是,表面上皇權獨攬的習近平自顧不暇,在中共建政七旬大慶之年,恐怕承擔不起如此「大破大立」之重責大任,也不具備如雷根與戈巴契夫的歷史視野、國際威望與雄才大略。在當今中國快速極權化的局勢下,如鄭也夫教授等自由派學者專家的呼籲與忠告,恐怕將像人民大學向松祚教授的演講影片迅速被驅逐,只留下空蕩蕩的講台。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