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傳真:中國最高法院打響2019懸疑大案第一槍

末夏 2019年01月14日 00:00:00

王林清是中國最高法院內部的標兵法官,卻也只能利用視頻自保。(圖片擷取自Youtube)

2019年中國頭等懸疑大案,當屬全民熱議的最高法院案卷丟失。一位法官兩段引人注目的視頻自述,加上中國著名公知崔永元社交平臺不斷挑逗,讓這樁此前多年已經宣判過的陝西千億礦權爭鬥披上更多神秘。

 

雖然權力與商業暗箱交易在中國已經人所皆知,但直接洩露出的最高法院內部鬥法,內鬼操縱,法律公平蕩然無存,某種意義上,可以讓更多人瞭解,這裡到底存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法律與正義。

 

一個叫王林清的最高法院法官,最近爆料了兩個視頻,在中國引發了驚人輿論。王林清在兩段近20多分鐘的視頻中透露,自己可能慘遭不測,所以留下視頻證據用於自證。他爆料了至少兩起審判過的法律案件,都屬於民事訴訟,其中一起涉及陝西一地的礦權,價值上千億。

 

 

辦公室攝像頭壞了 

 

王林清在司法界頗具知名度,他擁有中國政法大學法學博士、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學博士後、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博士後研究員。王林清屬於最高法院的中青年人才,他經常去給地方法院上課傳授經驗,他還在2013年獲得全國法院辦案標兵榮譽。

 

就是這樣一個最高法院內部的標兵法官,卻只能利用這兩段視頻用以自保。王林清透露,他在辦案陝西千億礦案時,他位於最高法院辦公室內的一位判決檔宣告丟失,而恰好,他辦公室前後的兩個攝像頭也壞了。

 

更為詭異的是,王林清甚至在地方講課過程中,被相關部門迅速逮捕並關押審問數天,其後被釋放出來。

 

攝像頭壞了,檔丟了,這如果是發生在中國人通常理解的街頭巷尾,倒並不稀奇。尤其是,中國人一遇到一些敏感案件,很自然攝像頭就壞了。換句話說,社會對於攝像頭壞了一說,往往都非常清楚,這是必須要壞,壞的背後誰都清楚是誰在操縱。

 

人們多少詫異的是,這竟然會發生在中國司法領域最具公信力的最高法院。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攝像頭恰到好處說壞就壞,那怕是戒備森嚴威武異常的最高法院內,辦公室文件也說丟就丟。

 

當然,誰都清楚,檔丟了,肯定不是外部的小偷跑到最高法院內部去偷的,一般人誰能進得去呢。

 

簡單來說,原本最應該相信法律神聖、司法公正的最高法院法官都要採用視頻爆料的形式來達成目的,那外界就非常清楚,這裡的司法環境多麼令人不安,更何況其他人呢?

 

以前官方總對外宣稱依法治國,甚至於各種法律檔層出不窮,但活在這裡的人都異常清楚,這種雙引號的依法治國,本身就不包括治理權力者自身,換句話說,依法治國是以權力者以自我定義的法律來整治權力另一方和普通人。

 

因此,即便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法治國,但大部分時候仍然是裝面子,顯示自身是在真正依法治國。最高法院王林清兩段視頻,某種意義上就是對此打臉。

 

真相並沒有意義

 

作為常年生活在體制內的政府人士,王林清應該非常清楚,即便他自身是出於自保目的來爆料,但他這種不顧大局的洩密,把最高法院公信力就這樣暴露在公眾面前的行為,顯然是難以容納於體制。

 

由此,幾乎可以判定,王林清不管視頻中所言真假,甚至於他宣稱自身清廉,但走到這一步,幾乎就成為了整個體制的敵人。未來的結局只有一條路:一定會受到懲罰。而且,如果體制對於王林清這樣的人不施以嚴懲,很嚴重的後果,就是導致更多體制內人士不按體制要求的方式出牌,而是公開爆料,而一旦公開爆料,負面效應是一定成倍數擴大,這無疑是體制不願意看到的現象。

 

從時間上看,王林清兩段視頻爆料持續了近一周,中間還有多個媒體報導,這一點來看,顯然是體制內另一派恰恰希望借借助王林清來打擊另一方,所以人們看到爆料沒有被刪除,而中國媒體也可以跟進,包括崔永元的微博助推,也證明了是有人明令授意。

 

因此,對外界而言,戲到了關鍵時點,民間沸騰之後,就要等待官方來收割了。據悉,近日由中央政法委牽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參加,成立聯合調查組對“千億礦權案”卷宗丟失開展調查。

 

不管調查結果如何,有沒有真相,早就不重要了,畢竟都是自己說了算,左右都可以。然而,對全社會觀察角度來說,王林清的爆料是時候要讓公眾瞭解目前所處的法律環境到底是什麼樣的?這一點必須值得思考。

 

※作者為中國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