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男輕女悲歌】印度農村姊妹巧扮男裝5年 為病父經營理髮廳扛家計

吳洛瑩 2019年01月19日 07:01:00

印度女權低落,在民風保守的地區男女無法一起工作,因此庫瑪里姊妹經營男性理髮店的情況很少見。(美聯社)

印度庫瑪里(Kumari)家一對正值花樣年華的青春姊妹,剪去一頭飄逸秀髮、剃了鬢角,戴起陽剛的鐵製手環,再為自己取了男性的名字,一眼看上去,就是2個少男狄帕克(Deepak)和瑞臼(Raju)正在為理髮店裡的客人理髮、刮鬍。

 

年紀較小、現年16歲的「男孩」瑞臼說:「現在幾乎認不出我了吧!」

 

但瑞臼是名副其實的女兒身,妮哈(Neha Kumari)才是她的本名。18歲的狄帕克是她的姊姊,本名又蒂(Jyoti Kumari)。2014年父親病倒後,姊妹兩人一肩扛起這間在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Uttar Pradesh)小農村裡的男性家庭理髮店,守住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

 

 

農村民風保守 女性經營男性髮廊前所未聞

 

在民風保守的農村裡,為了避免客人覺得讓女孩幫忙剃鬍子和剪頭髮「怪怪的」,或是防止有人騷擾她們,又蒂告訴《衛報》(Guardian):「所以我們決定改變整體打扮,這樣就沒人可以認出我們。」

 

庫瑪里姊妹所住的村莊,約有100戶人家,其中只有一些鄰居知道她們的真實身份,幾年來有其他來自別的村莊的顧客就對兩人的女兒身毫不知情,所以瑞臼才說,現在幾乎認不出她就是女孩妮哈。

 

 

「我們別無選擇」 每日掙得170元供父親治病

 

庫瑪里姊妹的故事被當地媒體曝光後,近日在印度受到矚目,女扮男裝「代父出征」經營家庭理髮店的佳話,也受到政府的褒揚。

 

又蒂和妮哈靠著理容的收入,每天可以掙得400盧比(約新台幣171元)。這筆收入足以負擔父親的醫藥費和家庭開支。妮哈說:「2014年剛開始的時候,我們遇到很多困難。村裡其他人會嘲笑我們這樣做,但我們忽略這些訕笑然後專注在工作上,因為我們別無選擇。」

 

姊妹倆下午開店,這樣早上就能去學校上課,現在姐姐又蒂已畢業,妹妹仍在學。幾年過去,她們漸漸向客人表明自己的真實身份。妮哈說,現在有自信不會害怕,多數客人知道我們是女孩。又蒂也重新留起頭髮、紮起馬尾。

 

當地官員表示,她們的經歷是一個在各樣困境中求生存的精采故事,可以激勵社會大眾,因此必須讓大家知道她們。

 

庫瑪里姊妹的父親那拉彥(Dhruv Narayan)表示:「我很以女兒們為榮,但是我知道她們必須扛起家計時覺得很痛苦,是她們把這個家從突然襲來的困境中救出。」現在「女兒身」曝光了,多數客人也被她們崇高的起心動念所感動。

 

印度性別觀念保守,衍生眾多悲劇。(湯森路透)

 

印度已婚婦女就業比例逐年下降 

 

《衛報》報導,印度農村多數的婦女從事農事,或是接工廠的家庭代工,如刺繡、縫紉或是包裝食品。通常與男性分開工作,因此在印度北部和東部民風保守的農村地區,由女性來經營男性髮廊是從所未聞之事。

 

雖然印度是經濟大幅成長為全球主要新興市場的金磚五國成員之一,但印度女性參與勞動市場的比例在過去20年之中卻不升反降。

 

分析指出,這歸因於印度社會對於已婚婦女必須犧牲自身專業技能,婚後需離開職場回到家庭處理家務的「婚姻懲罰」(marriage penalty)。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