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榮背後竟是性侵虐打 南韓滑冰選手打破沉默道出黑暗體育文化

麥浩禮 2019年01月19日 17:47:00

性侵施暴問題不絕,南韓體育界背後存在可怕的黑暗面。(湯森路透)

18歲年華青春,好應是剛成大人美好人生開端。

 

但這位短道速滑冰女選手卻選擇坐在鏡頭面前,對著CNN記者漢考克斯(Paula Hancocks),她的容貌雖在要求下被遮閉,但她燥動不安磨擦手指,不知是因為面對鏡頭前太緊張,還是需要她回憶可怕經歷而感到不安。

 

 

我覺得自己很髒

 

拒絕透露身分的她,開始向記者訴說當中可怕訓練經。

 

「我曾經被叫到教練室,然後被女教練用冰刀鞋刀套襲擊打了近20次,將我打到皮開肉綻,同是隊員的哥哥更曾被人用高爾夫球棍虐打」。這位代號A的受害人自11歲開始便被教練虐打,她曾試圖離開滑冰隊,但因為多次勸告有巨大潛力而留了下來,「我的媽媽向官員投訴我的情況,甚至號召其他隊員家長聯合投訴,可惜總是無功而還」。

 

直到她15歲,因女教練遭替換虐打情況得到停止,但取而代之的卻是更過分的行為。

 

「在15歲時,我換了男教練,他開始對我性騷擾,親我臉頰、又靠近我的唇邊不停擁抱我,然後用文字宣洩對我的『愛』長達2年。我覺得自己很髒,但是那時我還小,我不知道這有多不應該及錯誤的,故我將這些事留在心中,沒有跟媽媽說」。

 

縱使她十分害怕自己的身分會公諸於世,但心卻驅使她不能再沉默下去。「如果我批評教練,我的滑冰選手職業生涯便會中止,如果指責我的教練犯罪,不會有大學及專業團隊錄取我,他們是一個又小又強的利益集團,這是它一直以來的運作方式」。

 

漢考克斯形容,雖然她在說著經歷時不願與記者有眼神接觸,但是她願意說出口的勇氣,全是因為受「學姐」沈錫希的啟發,要讓大眾知道可怕的事。

 

驕人成就背後的黑暗面

 

南韓短道速滑冰世界馳名,單在2018年的平昌冬奧,南韓隊便獲得7金4銀1銅,讓其他國家望其項背,然而內部人事複雜派系林立,隊員為了「上位」更在比賽中內鬨。教練為了培養精英,不惜對運動員施予巨大壓力,甚至動手施暴。

 

曾獲得多面獎牌,著名短道速滑冰選手沈錫希在平昌冬奧舉行前2個月投下震撼彈,指控從小訓練她的教練趙載範踐對她施暴,趙後因傷害罪被判的10個月監禁。

 

但沈錫希在2018年12月,再度指控趙載範在她17歲時對她性侵,「我希望體育界不要再有像我這樣的事件再發生,無論什麼原因,暴力也必須停止」。趙載範雖否認指控,但南韓人對短道競速滑冰內部惡行已嗤之以鼻。

 

南韓前國家隊選手及教練Yeo Jun-hyung長期關注他的後輩受害的情況,小時也曾被教練虐打的他,沒有因小時候的經歷走上以暴制暴的路,反而挺身而出創立「韓國青年滑冰運動員互助會」,幫助後輩勇於站出來揭露事件。

 

10日,Yeo Jun-hyung在電台節目中,指除了沈錫希外,至少還有6位現役運動員都曾被教練性侵,說法引起社會嘩然,社會輿論對體育界一片撻伐,連帶柔道項目早前傳出性侵指控,激起了不少南韓人與體育界成員在首爾新聞中心外靜坐抗議,要求政府關注體育界性暴力及嚴懲趙載範。

 

 

文在寅發聲批評體育界

 

事態愈揭愈髒,總統文在寅不得不重視事件,直接對體育機構嗆聲。「我們要對這些在體育界一連串的暴力及性侵的事件感到羞恥,這些不為人知的黑幕就藏在南韓作為體育大國光輝成就的背後」。

 

韓國體育與奧林匹克委員會(KSOC)主席Lee Kee heung則向運動員,民眾及支持體育界的企業致歉,指體育界存在系統缺陷,讓這些事一次又一次發生,已要求政府派人與幫助運動員的民間組織聯絡,並對他們指控逐一調查。

 

Lee Kee heung又指,將對國家體育系統提出改革,設立人權諮詢辦公室,也會成立一個訊息共享平台,那些有暴力史的人不得回到體育界中打滾。

 

害怕被大人物報復

 

不過要將壞人繩之於法,關鍵還是選手在陽光下向施暴者控訴,但是並非人人也像沈錫希般有巨大勇氣。

 

Yeo Jun hyung表示,很多跟他聯繫的選手因太害怕或是想繼續在滑冰界發光發亮而拒絕站出來。「『那個人』在滑冰界擁有太多權力,因此他們會很害怕會遭到報復」。Yeo Jun hyung又指,現今揭發的事件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Yeo Jun-hyung所指「那個人」或許是指南韓短道滑速開山鼻祖冰上聯盟副主席全明奎,在沈錫希控訴趙載範施暴事件中,全明奎竟「關切」沈錫希,要求她的家人噤聲,並阻止她們舉行記者會指控趙載範,但過程卻被沈錫希錄音,全明奎最後辭去冰上聯盟職務,目前正接受南韓文化,體育和旅遊部調查。

 

冰上聯盟其後發聲明,指因此案引起的麻煩向公眾道歉。

 

中國媒體《網易》報導指,南韓的短道競速滑冰隊存在推薦進入國家隊受訓的制度,形成了以全明奎為首的韓國體育大學派,及非韓體大的選手兩股勢力。兩方為了爭奪「自家人」出線成國家選手,演變成兩派內部激烈鬥爭,「上樑不正下樑歪」,教練們為求成績對年輕選手肆意施暴,更甚作出性侵行為。

 

施暴虐打被視為正常事

 

沈錫希不懼強權,在巨大壓力下控訴利益分子,對南韓傳統男權社會產生了催化作用,愈來愈多女性走上街頭表達訴求。2018年成千上萬的女性抗議針孔相機偷拍女性案件愈來愈多,要求當局加強執法拘捕偷窺狂。

 

根據南韓政府2017年的統計,多達6000宗偷拍個案,當局更需派人進入2萬多個公共洗手間,使用儀器監察是否有偷拍鏡頭,可見情況極為嚴重。隨著多宗案件被揭露後,南韓社會大眾對性侵或暴力得到重視,更令躲藏在深處的受害者看見一絲曙光。

 

「在過去,很多性罪行及暴力事件都會被抹掉當成沒有事。」A向記者吶喊,「但是,如果受害者們像我一樣鼓起勇氣出來,我想現實情況可能會得到解決」。她更希望政府在調查時不只著眼性罪行,而是改變南韓體育界的扭曲風氣。

 

「在體育界中,被虐打被辱罵是正常不過的事,就算受傷,大家也不會站出來說話」。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