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局高層情幹班缺席 官校系統偏重軍事情蒐恐失衡 

朱明 2019年01月23日 18:00:00

蔡英文總統執政後,對中國的情資需求提升,國防部軍事情報局新局長羅德民(圖)因偏重軍事情報蒐集,內部擔心是否因情蒐重點太過狹隘,造成情蒐失衡。(資料照/李隆揆攝)

蔡英文總統執政後,因兩岸關係陷入低潮,對中國的情資需求就相對提升,而針對中國進行情蒐的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卻因高層人事調整後,從局長羅德民、副局長盛惠銘與執行長郭光明三位都是官校系統,反而情幹班系統未進入決策系統,加上近來羅德民偏重軍事情報蒐集,內部擔心是否因情蒐重點太過狹隘,造成情蒐的失衡。

 

馬政府未再派遣情報員入中 情蒐改中國政軍經領域為主

 

軍情局內部一處(東北亞)、二處(東南亞)、三處(本外島)、四處(歐美澳)、通電處(網路情報),五處(情研)則情報研析,前四個處工作重點屬於情戰的行動組,但馬英九總統任內,軍情局等情報單位就已經沒有派遣情報員進入中國工作等因素,使得工作上多以國際情報交流為主,並以蒐集中國政軍經等各領域情資為重點。

 

知情人士指出,2017年初就情資就已確認中國殲-20(J-20)隱形戰機的量產機交付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並從其他管道獲得其共有幾條生產線、正在研發的構型,以及部署的基地等,這則情資是分別從不同領域所獲得,並事後都獲得證實,但這項情資並不是單獨針對特定軍事領域所蒐集。

 

軍情局2017年初就情資掌握,中國殲-20隱形戰機量產機交付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重要戰機,並提升中國區域作戰能力。(湯森路透)

 

情幹班系統未進入決策 對中軍情情蒐恐失衡

 

該名人士指出,軍情局情蒐重點當然是以威脅台灣最重的中國軍事為主,而最大且又最快速的威脅自然是解放軍的海空軍,因此五處(情研處)也是軍情局最大的處,有一位處長與三位副處長,在選擇處長與副處長的四位人選中,就規定要有兩位一定要有海、空作戰指揮職務歷練,這樣對於解放軍海空軍的情資研析才會專業且正確,其他兩位則從情幹班長期研究中國政經領域與行政系統來選擇,這樣在情資研析上全面性而不會失衡。

 

據指出,了解軍情局內部專業分工的人事佈局上,就會軍情局決策階層的局長、副局長與執行長三位之中,選擇一位是出身內部情幹班系統,這除了是專業分工外,也是對出身情幹班系統的一項人事鼓勵;雖然2012年10月在湯家坤局長任內,曾是局長、副局長與執行長都是陸官系統出身,內部就議論不已;雖這幾年重新調整進行人事調整,但仍是由官校系統主導軍情局的情蒐決策,這也讓內部擔心情資的失衡。

 

【延伸閱讀】
●【獨家】劉連昆案被關20年 台諜楊銘中7月刑滿將返台
●【劉連昆案】台灣對陸滲透層級最高 兩岸有史以來最重要諜報戰
●【獨家】大陸台商重金延攬任總裁 軍情局前副局長劉本善遭國安系統盯上

 

關鍵字: 羅德民 殲-20 郭光明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