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拒絕結構改革 下場恐怕比「黑船來航」慘烈

無妄齋 2019年01月27日 07:00:00

川普以老方法解決新問題,事實上已放棄長久以來透過改善中國經濟狀況帶來政治變革的願景。(美聯社)

本月初美國副貿易代表率團到訪北京磋商貿易協議事宜,談判進入延長戰,其後雙方公布未見火藥味,輿論旋即表示兩國解決貿易紛爭前景樂觀。

 

據傳媒報道,中國提出新的解決貿易戰方案:截至2024年,6年內將向美國增購總值逾10,000億美元商品。按2018年數據,該年美國對中國出口約值3,230億美元。2018年6月,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代表中方提出該年增購總值700億美元能源、農業及製造業產品,並在未來數年間每年增購2,000億美元商品,以減低兩國之間的貿易差額。

 

換言之,中方的盤算並無多大新意 — 以時間換取空間,許諾「爆買」手法從數字上縮減貿易差距,拖延美國於3月1日對所有中國產品施加25%懲罰關稅。

 

美國要求:結構改革

 

可是,貿易數據並非導致兩國衝突的根源。美國提出強烈要求,主要是針對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藉自稱「發展中國家」取得較佳的政策條件,享有較長寬限期實現WTO要求承諾,盡取「自由貿易」的好處。

 

與此同時,中國卻行使保護主義,設立多項非關稅壁壘(如進口許可與配額、不合理的技術法例與產品標準、進入市場的服貿經營限制等),以及對出口產品補貼向海外傾銷等行政措施,營造不公平對等的貿易關係。

 

加上中國對知識產權毫無保障,放任國內企業剽竊外國的高新技術並應用於產業,並於內銷以至出口市場推出低廉價格排擠競爭對手。

 

以上種種,均切實侵害美國以至其他WTO成員國的利益。對於奉行自由貿易信條的美國總統川普而言,無法忍爭,故此不惜藉發起關稅戰迫使中方以政策更張回應。

 

定期審查 關稅懲罰恆常化

 

《路透社》的獨家消息,證明了美國促使中國制度改革的決心。

 

以美國貿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為首的談判團官員,據報將重提上年5月曾建議中方准許定期審查,中國必須承諾貿易政領域改革並有所進展,美國將視乎情況而逐步撤銷關稅,反之亦然,正好應驗了前文所提到訂立可供檢驗標準與懲罰機制恆常化之策,以免中國採取拖延及羈縻手段蒙混過關。

 

說是新限制,其實不然。條件一旦成立,一下子就會返回「最惠國待遇」(MFN)年審,也就是WTO以前的安排。祇不過在90年代,美國主要針對向中國出售敏感軍事技術的國安憂慮,以及中國長期持續侵害國民人權的劣跡(尤以八九民運發生後)。該年審直至老布希的繼任者柯林頓上臺後,將MFN的續期與人權問題脫勾為止,也自此種下了美中貿易不對等的禍根

 

川普以老方法解決新問題,事實上已放棄長久以來透過改善中國經濟狀況帶來政治變革的願景,或者僅就其反人類罪行止於道德譴責,而是以直接而有效的策略,藉經貿制約中國國力進一步擴張,並持續向民主轉型中的國家輸出經濟表面自由化、政治加速集權的「中國模式」。

 

中國深悉要維持現今的中國模式必須維持鎖國。唯其下場恐怕比日本和平解決的「黑船來航」慘烈百倍。(危機百科)

 

閉關鎖國 下場慘烈

 

另外還有與中國的資訊科技霸權、國力攀升息息相關的「中國製造2025」、「中國標準2035」及「千人計畫」,雖然前者基於貿易戰陰霾迫使中方轉趨低調,然而美方對此從來未有掉以輕心

 

最終,更傳出美國拒絕本週由中方提議舉行的貿易規畫會談,會面預定派遣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及則務部副部長廖岷參與。主因據聞在中國就保護知識產權方面無法提出具體可行方案,美國視之為拒絕結構改革的關鍵訊號,更示意中方暗堅持上述各項國策。其後雖被白宮首席經濟顧問Larry Kudlow否認存在上述會面,但呈現的舖墊不順,已為劉鶴月末訪美與高級財政官員會面蒙上陰影。

 

相對於猜想白宮與中南海之間的棘手談判中誰佔上風,更關鍵的是結構問題,中國在入世以後觀念與政策並無踐行承諾,就此WTO並無有效罰治機制。美國是回對中國的審查,本質上與對北韓、伊朗的經濟制裁審查分別不大,中國惟一解決的方法就是認清自身處境,遵從國際遊戲規則。

 

不過,有別於與1793年馬戛爾尼使團代表英帝國與清國的貿易談判,如今中國並非不認識國際慣例,而是深悉要維持現今的中國模式,必須維持鎖國。沿此路進,其下場恐怕比日本和平解決的「黑船來航」慘烈百倍。

 

※作者為香港人/網媒記者兼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