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鄭惠中這一巴掌需要打醒的是自己

陳振 2019年01月25日 00:00:00

鄭惠中說,去蔣就是去中,這是甚麼邏輯?只是移走獨裁者銅像而已,歷史課本還有寫,怎麼說是去蔣?又怎麼說是去中?(攝影:陳品佑)

文化部長鄭麗君22日出席資深藝人春節餐會,卻遭資深藝人鄭惠中突然出手賞鄭麗君一巴掌,引發眾人不平。鄭惠中這一巴掌,到底打醒了誰?

 

有人說,再多巴掌都止不住「去蔣」讓台灣的出血不斷。執政者偏激粗暴、選擇性執法,才是造成社會衝突的主因,真是如此嗎?請問,小英政府有殺過或迫害過任何一人嗎?有人曾經被送到綠島「唱小夜曲」嗎?有幫自己人立過銅像嗎?除了共產國家外,有哪一民主國家幫迫害人權的獨裁者立銅像或蓋紀念館?有誰將自己黨歌當國歌強迫全民唱?有誰的軍校校歌中有「黨旗飛舞」字樣?

 

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也發臉書表態:「這一耳光,官逼民反。」是這樣嗎?只是將獨裁者銅像移走,是「偏激粗暴、選擇性執法」、會比獨裁者亂殺人更可惡嗎?蔣某人當年不分青紅皂白,派兵來台,胡亂殺了那麼多人,對嗎?如果當時不是國府官員貪腐在前,到處搜刮民脂民膏,搞得民不聊生,民眾會抗議嗎?誰才是官逼民反?

 

二二八事件時,台大文學院院長林茂生、嘉義畫家陳澄波、醫生潘木枝等許多台籍菁英為何該死?白色恐怖中又有多少人死於非命?連台南女中畢業的本省籍女生丁窈窕與施水環等二十幾歲的年輕人都被羅織匪諜罪名處死,高雄英文老師柯旗化也被迫害,還有許多醫師、教授、畫家、學生的命運也是如此。到底甚麼才是「官逼民反」?誰麼才是「偏激粗暴、選擇性執法」

 

本月20日下午,二二八國家紀念館邀請二二八受難者潘木枝之子潘信行進行演講,目前已經78歲的的潘信行,談起父親依然感嘆:他45歲時還在拚事業,但他父親才45歲就被槍殺了,罪名只是因為當時代表市民參加協調委員會與當年的國府官員談判,就被認為是「叛國」!當年國府也不過只是受麥帥委託暫時管理台灣、負責遣送日本軍民回國而已,到底叛誰的國?解密的檔案中也透漏,蔣某人當時給在台灣的陳誠的信中也說,台灣只是盟軍託管地,千萬不可說是復興基地。

 

留學東京回台行醫,潘木枝一生救人無數,曾替年幼時家貧的前副總統蕭萬長免費看病、一天看200名患者有40名是不收錢的;他也曾替駐紮在嘉義的阿歐西軍人免費看診、救過時任嘉義市長孫志俊一命,只是潘木枝或許萬萬想不到,他在二二八事件被國軍逮捕刑求、針刺指甲哀號至下巴脫臼再槍決,而這一紙槍決令的簽名者之中,竟也有那個稱他為「再生父母」的嘉義市長孫志俊。在阿里山上神木區出口處有一塊紀念牆,上面文字書寫祝賀蔣某人六十大歲生日,落款人就是孫志俊!那年是1947年,剛好就是二二八事件發生那一年。

 

每當有人提起類似這些歷史時,總有一些人說,到底有完沒完?上世紀發生的事,政府早已道歉,高額賠償金也都領走了。過去的悲劇,政府、人民記住教訓,以後不要再發生類似事件就可以了。一直翻這些舊事來激發仇恨對立,謀取某個政黨的政治利益,對國家有何助益嗎?或是說,每次看到這些報導,都有説不出的厭惡,上世紀的事,當事人無論受害者或加害者都已灰飛煙滅,為何不肯把它留在歷史中汲取教訓,警惕後人就結束?而是反反覆覆地炒作操弄?這樣的媒體與報導者其心可誅。國仇家恨真的放不下?何不把日據時期的也翻出來?只為了政治目的把國家搞爛滿足一時的收穫?向前看吧!

 

如果說以往歷史已經過去,何必重提?那麼我們的中小學又何必讀歷史?為何老是提南京大屠殺與日本在台灣統治殺人的往事?鄭惠中說,去蔣就是去中,是甚麼邏輯?只是移走獨裁者銅像而已,歷史課本還有寫,怎麼說是去蔣?又怎麼說是去中?蔣某人能代表中國嗎?也有人說,轉型正義為何不也對日?請問,日本有政治人物的銅像在台灣嗎?日本在台灣有其黨產嗎?日本已經將台灣五十年建設留給台灣,還能要求人家甚麼?倒是國民黨黨產中有不少日本留下的財產,怎能當作自己的黨產?當年若非日本退將根本博等人的協助,金馬能守住嗎?老蔣還曾因此贈送他與天皇各一個國寶花瓶以表謝意呢!

 

台灣人應該先認識二二八事件,還是南京大屠殺?何況當年為何有南京大屠殺,卻無北京大屠殺?只因當時蔣某人一意孤行,沒有事先宣布南京為不設防城市,而北京有。當年自告奮勇當守城司令官的唐生智,最後卻假借蔣某人急電他率部下撤退,但是唐某人沒有通知部下撤退,自己先溜之大吉,有這樣貪生怕死又無能的將帥,能打贏敵人嗎?反觀當年史達林命朱可夫將軍守列寧格勒,不僅守住了,還能反攻回去,殲滅德國,而蔣某當年有反攻回去收復失土嗎?最後還原本處於弱勢的中共擊敗,這樣配稱「偉人」嗎?

 

台灣就是沒有落實轉型正義,所以還有許多人認為蔣某人當年所殺的人不是「皇民」,就是「匪諜」,幸好蔣某人有派兵來台「平亂」,台灣才沒有落入中共手中,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才有今日台灣的進步、民主與繁榮,才有李登輝、阿扁與蔡英文等台灣人當總統的機會,真是越說越離譜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應該是說,當初若沒有蔣某人來台,台灣絕不會發生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等許多慘案,否則當年歐美國家進駐東南亞各殖民地,為何沒有發生如同台灣的慘案?人家有說,為了防止匪諜滲透而實施戒嚴嗎?當時那麼多台灣菁英,如果能利用日本所留下的許多基礎建設與美援協助下,台灣老早就成為東方的瑞士、瑞典或以色列,哪裡像今天還成為國際孤兒?

 

看看以色列,每年四月十二日,是以色列人紀念猶太人被納粹大屠殺的日子。以色列首都特拉維夫的警笛就會想起達兩分鐘,任何人無論在做甚麼事,都要停止並默哀致敬兩分鐘,就連路上行走的車子,當警鈴響起時大家就停車兩分鐘,就算是在高架橋或快速道路上都一樣。

 

 

一位遠嫁到以色列的台灣婦女說:「今天是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日』。唸小一的老大昨天從學校回來,告訴我今天她得穿白色上衣到學校。我問她學校教了她什麼。她跟我說:紀念二戰時被殺死的猶太人。」人加從小就教育學生謹記歷史教訓,有憂患意識,所以樂於從軍保衛國家,哪像我們從沒有這方面教育,所以許多人反對徵兵制,不以當兵為榮。

 

有台灣朋友問這位以色列的台灣媳婦說,把這個日子立為國家紀念日,不會教小孩仇恨嗎?如果是這樣,這個紀念日的意義是什麼呢?她的以色列朋友告訴她:歷史可以被原諒,可以道歉,但不能被忘記。以色列人想要告訴在集中營死去的祖父母跟曾祖父母,他們沒有白死,也沒有被忘記。猶太人永遠記得他們先人曾受過的苦,也會盡一切的努力不讓這樣的悲劇再發生。今天以色人之所以成為中東的常勝軍,良有以也。

 

以色列人之所以能寬恕德國人,主因是德國的轉型正義做得很好,他們不只是建立大屠殺紀念碑與紀念館,還將柏林圍牆與納粹迫害人權的歷史展示在大庭廣眾之間,讓民眾反省,隨時警告德國人勿重蹈歷史覆轍,因此贏得猶太人的諒解與國際社會的尊重,反觀我們還在姑息養奸,所以社會上不知還有多少不知反省的鄭惠中們!只因長期黨國教育洗腦。

 

 

反觀我們如何看待二二八事件?許多人知道二二八的意義與歷史教訓嗎?大都只認為可以多放假一天,不知有誰死在那事件,以及為何而死?是否很悲哀?連蔣經國孫子蔣友柏都認為,幫他祖父立銅像、蓋紀念堂等是不對的行為,甚至譴責國民黨這樣做對他們有何好處,一些非蔣家的國民黨人能不覺得羞愧嗎?再者,對所有受害者而言,誰會乎殺人者生前有多少勳章?何況多半是自己頒給自己的!德國又有希特勒銅像嗎?

 

總之,象徵威權圖騰的中正紀念堂就改頭換面吧,畢竟令人看了不舒服。理應改成新的國會或人權紀念館才比較理想,畢竟各民主國家的國會與人權紀念館都很雄偉莊嚴。看看深明大義的蔣友柏,也看看德國與以色列,再想想台灣,能比上人家嗎?

 

※作者為教師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