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被殘酷迫害至今仍生死成謎的高智晟律師

劉威良 2019年01月30日 00:00:00

中國政府把有良知的維權律師高智晟毫無忌憚地打入黑牢,刑求、軟禁,並迫害其至親家人,最後讓他本人失蹤至今。(圖片擷取自Youtube)

1月24日是世界聲援受迫害律師的日子,今年的這一天,在Ingolstadt奧迪汽車總廠的電影院,播出一部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被迫害的紀錄片the story of Gao Zhisheng,片長七十分鐘,並邀請法輪功受害者的兒子Lebin Ding,來到現場闡述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現狀。

 

這天星期四的晚上,原本不敢期待有什麼人的主辦單位,很高興地看到奧迪汽車總廠的電影院幾乎坐滿人,代表德國社會對中國人權的問題的關注毫不冷漠。國際社會維護人權理事長Körper先生簡單介紹過此片後,即開始播放。

 

專制中國與白色恐怖時期台灣如出一轍

 

播放此片時,螢幕上播出高律師被刑求方法與手段,讓我感到非常熟悉,因為影片中描述到的那些恐怖情景,與我親叔叔劉辰旦先生當年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坐黑牢時,被刑求的方式幾乎是如出一轍,長時間用大燈照照射,嚴刑拷打之外,坐在冰塊上用電風吹,把人倒吊起來灌水,逼人數日不得入睡,殘虐人的性器官,或用至親的生命安全威脅逼寫悔過書..。

 

影片中提到高先生因刑求曾嚐試自殺不成,而我叔父也是。叔父出來時身上內臟器官與小腿仍嚴重受損害,持續無法康復。片中的高先生描述的是他人生片段的紀錄。當影片結束後,我趕緊問了前座特別來賓法輪功受害者兒子Ding先生,高律師目前現在的狀況。他說自2017年八月以後就下落不明了!聽完之後,我的心為之一震而深深地沈落。最後主持人說,高先生的失蹤至今,生死成謎,一部沒有答案的真實影片,結局有如黑洞,讓人難過不已。

 

中國人需要人權嗎

 

此片播畢整場的德國觀眾都靜默不語許久,因為大家對中國政府的迫害實在無言以對。高智晟是2001年得到全中國最佳律師的人之一,他的專業與優秀自不可言喻。一位具有良心的維權律師,秉持專業良知為受政治迫害的練法輪功者辯護,有何錯?一個政府把有良知的維權律師毫無忌憚地打入黑牢,刑求、軟禁,並迫害其至親家人,最後把他本人失蹤至今,毫無反思,這個國家能讓人期待嗎?

 

會場最後的討論非常熱烈,因為大家想要幫中國人民找出路,覺得中國經濟變強大以後卻轉成空中巨大惡靈,人民還有可能獲得人權與自由嗎?討論中有人提出,中國人是在不同於西方社會的思維與文化中成長,很多中國人只要有錢花,經濟穩定,對於人權有否,許多中國人完全不在乎。德國人關注的人權,對中國人來說一點也不重要。中國需要改變嗎?又如何改變?在習近平所說的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中,似乎也說服了許多中國人。因為在中國是封鎖的社會,有房子住,有錢消費似乎對中國人而言就夠滿足了。這是會場大家無奈的看法。

 

而在德國我所接觸到的許多中國人中,許多人內心是真的不相信中國人民的素質,他們認為中國人素質低,根本不可能選出明君,他們認為真正的民主制度的社會並不適合中國人。這是所謂無能、無膽的中國士大夫的看法,但這也是在中國社會要生存下去必須閹割自己的自我毀謗,看看高先生的良知與專制對抗的結果,只能說中國民主要站起來,中國人要先相信自己人民才行。

 

台灣是中國民主化的前導燈

 

在影片播映會後,我不禁站起來談台灣經驗。我告訴在場各位,我有個坐過黑牢的叔叔,也曾遭受過如片中的酷刑,台灣的民主也是經過非常艱辛的路走出來的。但是台灣走出來了,台灣一樣受中國文化的影響,也被專制統治過,而今是個真正的民主社會。現今中國學生到海外以及台灣去留學與交流,就是對中國學生強烈的思考刺激,對他們年輕一代一定會起作用。人都會比較,他們一定會感受到台灣可以擁有選舉的民主,可以言所欲言的言論自由可貴,這對到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來說都是寶貴的經驗。

 

或許他們回中國不說,但他們一定都知道自由是什麼狀態。我希望台灣可以永遠保有民主,可以做中國人追求民主的前導燈,而不要被中國給吞併掉。在一片悲觀的討論中,我的現身說法,似乎給大家對中國人追求民主與否,提供了更多的想像空間。

 

※作者旅居德國,著有《借鏡德國》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上報Telegram,新聞不漏接!@Telegram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