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的委內瑞拉Q & A 三之二】馬杜洛如何肯定軍方支持立場不會鬆動?

麥浩禮 2019年01月30日 07:02:00

委國民心思變,馬杜洛僅餘軍方支持維持領導者角色。(美聯社)

美國有一句諺語 「A drowning man will catch at a straw」,意思是溺水者拼命抓著稻草。

 

近日政局風氣雲湧的委內瑞拉,面對反對派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o)自任「臨時總統」並得到美國支持,總統馬杜洛(Nicolás Maduro Moros)每天也如履薄冰,大位搖搖欲墜急著尋找支柱的他,軍方成為了他最後的救命稻草。

 

 

長期依賴石油出口的委內瑞拉,隨著近年國際油價下跌導致外匯收入銳減,巨額債務纏身無法清還、惡性通脹令貨幣波利瓦(Bolivar)嚴重貶值如同廢紙,加上國家生產市場單一化,大部分生活必需品需要進口,沒資金購買令國家出現物資短缺情況。堂堂石油大國,竟令人民吃不飽,穿不暖,留下「窮得只剩下石油」的詭異局面。

 

23日,委內瑞拉全國代表大會議長伊瓜多單方面宣布就任「臨時總統」,並得到美國及周邊巴西、哥倫比亞、秘魯政府等多國支持,而未有表態的歐盟等國亦發出聲明,要求馬杜洛8天內舉行大選,否則將認可伊瓜多總統合法性。一個國家出現兩個總統,荒謬程度絕不比數百萬委國人因「貧窮」逃離家園遜色。

 

2013年3月5日,現任總統馬杜洛繼承因癌症逝世的狂人查維茲(Hugo Frías)權力成代總統,並在一個月後總統補選中,以50.66%的些微得票率成功過渡查維茲的權力。

 

早在查維茲在生時視為接班人的馬杜洛雖然非軍人出身,但國防部長羅培茲(Vladimir Padrino López)在伊瓜多25日宣誓就任「臨時總統」後,聯同海陸空三軍軍官在影片中站在一起,指軍隊將會「堅定不疑」地繼續支持馬杜洛,並抨擊瓜伊多行為可恥,破壞國家安寧。

 

馬杜洛27日更到軍事基地閱兵,向外界表達軍方跟他仍站在同一陣線。


 

 

然而被馬杜洛視為救命稻草,軍方看似堅定不二支持他,然而又是否真的如他所想「永遠忠誠」?

 

 

軍政一家親成利益集團

 

相對1958年委內瑞拉軍方將軍人出身的獨裁者希門內斯(Marcos Pérez Jiménez)推翻,61年過去,現在的軍方卻沒有重蹈前輩的舊路,響應民間反對馬杜洛的行動。立場支持示威者的前陸軍中尉科利納(Jose Antonio Colina)表示,原因正是馬杜洛由於沒有軍隊經驗,只能透過與軍隊內部交易,讓有關人士掌管關鍵政策部門及任命部長,或是在石油收益上分一杯羹,達成「軍政一家親」齊齊獲取利益。

 

「當軍方高層們跟馬杜洛吃香喝辣時,縱使基層軍人沒法嘗到甜頭,但要他們目前背叛馬杜洛擁護瓜伊多的機會性很低,如果中低層軍人沒有出現異同看法,即可代表基層軍隊仍然是支持馬杜洛」。

 

儘管在委內瑞拉《憲法》上寫明,軍隊是「不為任何人及政黨服務」,但實際操作上卻是另一回事了。

 

 

口說支持卻按兵不動

 

不過《美聯社》(AP)卻認為,以鎮壓人民絕不手軟聞名的委國軍隊,縱使這次高調支持馬杜洛,但軍方是次出奇地按兵不動,既未對瓜伊多這個「叛國者」進行拘捕,又沒有啟動「薩莫拉計劃」(Plan Zamora),賦予軍隊鎮壓及控制群眾示威權利的權力。「薩莫拉計劃」是2017年爆發全國反政府示威後,馬杜羅將原有的「阿維拉計劃」(Plan Ávila)更為昇華的特殊軍事應急行動。

 

「阿維拉計劃」首次在時任總統親西方陣營的佩雷斯(Carlos Andrés Pérez)運用。

 

1989年,委國成千上萬示威者上街,不滿政府親西方立場開放委國市場,大幅改調整貨幣匯率的經濟改革,導致油價劇烈上漲,隨後造成騷亂搶掠,佩雷斯隨後頒下緊急狀態令,並凍結《憲法》包括人身安全,自由集會等權利,動用軍隊向示威者鎮壓開火,造成官方稱200多人,民間稱2000人死亡,史稱「卡拉卡斯」(Caracazo)事件。

 

慘案種下軍人出身查維茲在1992年發動政變失敗,1999年當選總統,將委國從資本主義轉變成激進社會主義的歷史揭開序幕。

 

 

2017年4月,頻繁出現反馬杜洛示威的首都卡拉卡斯再爆發嚴重衝突,示威者要求馬杜洛提早舉行大選與軍警在街頭衝突,造成超過30人死亡。

 

馬杜洛當時制定「薩莫拉計劃」,當中除擴大國民警衛隊能進行鎮壓的法理依據外,更寫明「人民能滲入民間活動,以轉變從內部及外部產生的不穩狀態」,意味政府支持者及民兵可以對反對派進行「合法性」對抗,並通過能以軍事法庭審判平民的權利,受到民間人權組織的猛烈批評。

 

鬆動的忠誠

 

面對民眾連日上街示威,軍方遲遲不作任何行動,或許軍方高層也擔心若下達鎮壓命令,將間接壓逼下層軍人表態,進而導致軍隊分裂。有拒絕透露身份的退役將領表示,「他們擔心軍隊拒絕執行上層相關命令」。

 

委國軍事學者聖米格爾(Rocio San Miguel)表示,雖然示威者早前與國民警衛隊爆發衝突超過38人死亡,然而對比從前暫時仍未出現大規模衝突。1名19歲的年輕警員向記者私下表示,他不想站在打壓示威者的對立位置上,並稱「真的很憤怒去拘捕那些無辜的人」。

 

在最高法院巡邏的年輕警員則表示,他沒有看到軍方支持馬杜洛的聲明,「我沒有手機,但我會遵守命令」。科利納表示,儘管他們也是委國人,他們同樣正在捱餓,但他們沒有足夠的凝聚力挑戰上級,故寧願選擇維持現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軍方並非忠誠馬杜洛,而是擔心違反他的旨意而遭到監禁洗算,隨著官僚主義層層下去,最終變成沒有人站出來反抗。科利納坦言「這真的很不幸,他們不再為了道德而走」。他認為為了瓜伊多贏得軍方支持,便必須持續諺行街頭運動,讓那些不信任瓜伊多,認為他當選會被清算的將軍們,強調對他們特赦的承諾是真金白銀,才能使軍方投向瓜伊多一方。

 

 

在美特使開倒戈第一槍

 

而面對美國承認新政權,委內瑞拉駐美武官上校席爾瓦(Jose Luis Silva)率先倒戈支持瓜伊多,「我今天告訴委國人民,特別是我的軍中同胞,我承認瓜伊多是唯一合法的總統。」他又喊話,希望每個手上拿著槍枝的同袍,不要用來攻擊人民。「我已受夠一個出賣自己國家人民的政府」。

 

席爾瓦的宣示得到瓜伊多的讚賞,並歡迎席爾瓦「投誠」,並再度向支持者表示,將赦免軍方成員一切罪責,希望軍隊與人民聯結一起恢復國家,瓜伊多又向《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表示,正密會軍方和政府官員協商,迫使馬杜洛下台。「我對未來充滿信心,相信政權可以和平移交而不會爆發內戰」,並向軍方喊話,「在未來的日子中,你們將要面對一場考驗」。

 

瓜伊多大打心理戰,深知立場不妙的馬杜洛亦由最初放狠話驅逐美國大使的強硬立場,到現在軟化稱願意與瓜伊多見面,甚至稱與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會面並非不可能。為了保著自己位子,連一直斥責美國是「帝國走狗」的他,也不得不低頭。

 

馬杜洛能否化險為夷繼續當6年總統,抑或已是強弩之末正敲下倒數喪鐘,從來槍桿出政權,關鍵還是在軍隊的一念之間。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