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奕軍專欄:看看委內瑞拉輸入中共黑科技的下場

吳奕軍 2019年02月01日 07:00:00

委內瑞拉引進中共式的祖國卡與社會信用體系,源自於馬杜羅的師父查維茲政權時代。(美聯社)

委內瑞拉近期爆發顏色革命,撼動國際局勢,主要原因之一來自一張薄薄的卡片。這張卡片的技術與管理,則來自中共的社會信用體系黑科技 更多黑科技有很多不同說法,不一定指涉邪惡,其中一種特性是不符現實世界常理。

 

委內瑞拉不堪政經崩潰,早有約三百萬公民外逃鄰國,1月23日國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o)宣布馬杜洛(Nicolas Maduro)近期以舞弊手段當選總統無效,依據憲法宣誓出任「臨時總統」直至全國大選。

 

美國迅速承認臨時總統,隨後包括加拿大、以色列、阿根廷、巴西、智利、哥斯大黎加、哥倫比亞、瓜地馬拉、洪都拉斯、巴拿馬、巴拉圭、喬治亞、秘魯、澳洲等多國宣布承認瓜伊多為「臨時國家元首」,歐盟也要求短期內改選。社會主義獨裁總統馬杜羅政權因被美國等國家指控選舉非法而風雨飄搖,尚賴中俄等少數國家支持。

 

中俄兩國在委內瑞拉皆有高額「投資」,俄國提供武力協助,中共則側重科技與基礎建設,一旦委國變色,對中俄兩國茲事體大,長期投資恐怕血本無歸。

 

祖國卡操控選舉

 

美國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近期抨擊,委內瑞拉大量選民用數位監控的「祖國卡」(fatherland card/下圖/維基百科)投票,總統馬杜羅設計了不公義的假選舉。

 

 

據指出,馬杜羅政權經由祖國卡會知道選民投票取向,而投給馬杜羅的選民才能取得食物配給計畫(Food Program)、醫療機會以及低價汽油等福利。

 

在貧病交加通膨嚴重的委內瑞拉,有將近半數的國民不得不依賴祖國卡維持基本生活,等於餓著肚子被迫選邊。而這張數位卡片以及相關監控系統,則由中共國企背景的中興通訊(ZTE)製作與管理。委內瑞拉三家國有電信公司皆使用中興通訊設備。

 

2017年底公開資料顯示,1985年創辦於深圳的中興通訊最大股東是控股超過三成的「中興新」,全名為深圳市中興新通訊設備有限公司,而中興新創辦於1993年,是中國國務院確認的全國重點國有企業、國家高新技術企業。

 

根據《路透社》報導,為求生存,約當委內瑞拉五成人口的1800萬公民使用祖國卡,馬杜羅政權以此數位身份證系統掌控持卡人財務資訊、食物補貼、藥物醫療、社交媒體言論、水電交通折扣,另有華裔委內瑞拉公民表示持卡人購買汽油甚至可以便宜九成。此外,祖國卡逐漸套用中共所建構的「社會信用體系」記錄社會信用評分,嚴重影響公民之社會福利、就業機會與子女教育。

 

1月27日,作家羅伯茲(James Roberts)在美國保守派媒體The Daily Caller發表評論,強調委內瑞拉的祖國卡是馬杜羅脅迫人民屈服殘酷統治的工具。並且抨擊推行祖國卡身份證的馬杜羅是現代「謊言之父」,而中共政權扶持的中興通訊則是這名社會主義獨裁統治者的技術幫兇。

 

早在去年11月,美國兩黨參議員已向川普政府聯名上書警示,嚴厲指控中興通訊向委內瑞拉輸出技術協助馬杜羅政權惡意監控人民。

 

當時美國民主黨參議員范赫蘭(Chris Van Hollen)與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要求美國國務卿、財政部、商務部調查中共扶持之中興通訊涉及非法協助委內瑞拉政府藉由數位身分證操控選舉、危及人權。

 

另據《路透社》調查,委內瑞拉2018年已委託中興通訊建立大型數據資料庫,並且於祖國卡結合行動支付系統。為了積極協助管理資料庫與系統,中興通訊也已派員進駐委內瑞拉國家電信公司 Cantv。

 

中共輸出社會信用體系

 

去年初我曾在專欄中提到,中共歷經十多年的規劃與執行,積極結合數位科技,建設「社會信用體系」,並且預計2020年於中國總結試驗、全面實施。基本上言行越能符合中共黨國價值者,社會信用分數越高。社會信用高分者,可在酒店機場等享受貴賓待遇,容易取得低利貸款,找到更好的工作,錄取更好的學校,甚至惠及子女升學機會;社會信用低分的難以翻身,恐將成為社會邊緣人,被限制住居、禁止購買車票機票、旅行、貸款,影響工作與就學機會,甚至損及子女教育以及基本社會福利。

 

由於中國十年來人工智慧等數位科技能力高速發展,中共發展社會信用體系的效率遠高於規劃當初之預期,如今這套系統搭配高性能的監視器、臉孔識別、地理追蹤、大數據分析、無人機偵測,連許多手機應用程式也易於安裝間諜軟體,以利於收集和監控使用者資訊。

 

委內瑞拉引進中共式的祖國卡與社會信用體系,其實源自於馬杜羅的師父查維茲(Hugo Chávez)政權時代。早在2008年,委內瑞拉前總統查維茲派官員到中國深圳中興通訊總部,學習國民身分證數位化技術,發現中共竟然能夠透過數位身分證追蹤公民政治經濟行為,能將資訊紀錄儲存在大型數據資料庫以便長期分析,政府並且可以據以監控公民的財務、病史,甚至推估投票行為。

 

當年查維茲政權從中共取得前述基礎技術之後,自行研發失敗,於是轉而請當時古巴政權代為研發,仍告失敗之後轉向中共政權購買。

 

目前委內瑞拉「祖國卡」系統還在朝中共式社會信用體系演化中,逐步加入社會信用評分功能,跟中國版本幾乎一樣:所謂好公民可以獲得低價水電費、貸款、社會福利,壞公民將買不到車票機票,不能旅遊出國,失去社會福利,子女當然也進不了好學校。

 

中共輸出委內瑞拉這種祖國卡系統,技術成熟,要套用在數位身份證上輕而易舉,這不免也讓我們聯想到前陣子中國出手在台灣熱炒的「中國居住證」議題。

 

對台灣人而言,日前喧騰一時、近日鴨子划水的中國居住證,恐怕就像是一種「祖國卡」。為領到中國居住證而沾沾自喜(開心自拍上網),或者等著排隊洽領的台灣人,不妨冷靜多多參考委內瑞拉「祖國卡」之相關消息以及後續發展,想必能夠長知識避風險,順便為自己多買一份保障。

 

※作者為鉅石智庫創辦人,關注時局之平衡資訊與風險擴散效應。曾任網路行銷投資高管。台大政治系畢業、波士頓大學大傳碩士,於哈佛大學研修電商課程,新加坡國立大學高階管理課程結業。goldenrockthinktank@gmail.com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