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胖故我在! 肉彈甜心的過年生存教戰

王怡蓁 2019年02月07日 10:00:00

替平權發聲聞名的網紅團體「肉彈甜心」Amy(左)及馬力,總能以幽默口吻擊敗惡意歧視。(攝影:李智為)

「我們兩個都是離鄉背井工作的人,原本還可以保持一些距離,但一回到家,就是短兵相接,各種不適應。」

 

「為什麼睡那麼晚?幹嘛一直用手機?這還只是生活習慣,但我們藏不住的身體,是每年必備討論的話題,十句話中有八句就是要我們減肥。但一桌菜都辛苦煮出來了,還是要把菜吃完啊,好像要我們不孝或不義。」

 

關於減肥話題,叔叔伯伯總會說:「瘦下來一定交得到男朋友!」我都很想說,那你的孩子結婚了嗎?變成表兄弟姐妹中彈。正面衝突也不太好,畢竟大過年的……

 

談起過年話題,Amy及馬力不留任何空白,兩人語速飛快地拋出各種過年過節會遇到的情境,她們的個性南轅北轍,但一搭一唱下配合地恰到好處。Amy(林昱君)以及馬力(謝莉君)組成「肉彈甜心」,2015年開始,透過臉書粉絲專頁來探討「胖女孩的生存之道」。無論是她們自拍影片,還是接受媒體採訪,鏡頭前的她們,總是用幽默的口吻,來反擊社會上各種刻板印象。

 

 

2017年3月,肉彈甜心登上BBC專訪,因而一夕暴紅。離鄉北上工作的兩人,各自有正職工作,在組成「肉彈甜心」前,父母不知道她們在台北做些什麼,「肉彈甜心」讓父母看到她們進行身體的倡議運動,才看見她們的另一個面向。

 

肉彈甜心除了接受BBC專訪,Amy更上節目《新聞挖挖哇》,探討不被另一半家長喜歡時該怎麼辦。(取自肉彈甜心臉書)

 

被刁體形性向 父母才是心中的大魔王

 

馬力說,過年回家焦慮的高峰,是落在20多歲時,因為父母都會自然而然認為子女是異性戀,所以在這個階段,會不斷給子女壓力,到了30歲過後,親友慢慢不問感情事,焦慮感才慢慢下降。

 

由於Amy家跟親友間不是非常緊密的關係,所以沒遇過親友多餘的問候,主要壓力還是來自父母。Amy很早便跟家人宣布不婚的想法,因此,結婚這件事倒不是主要壓力。

 

體型、性向等敏感話題總會在過年被家人炒冷飯,馬力、Amy對此也曾深受其害。(攝影:李智為)

 

然而,她們都不斷被家人提醒太胖,不只是過年,而是隨時都可以聽到,但隨著年紀變大,Amy逐漸找到能量,逐漸理解自己並非雙親口中的「不健康」或是「不自愛」才變胖,也理解父母的擔心她的未來與健康,才能回頭處理父母的關心。

 

「理解自己」才能理清親子關係

 

工作也幫助她們理解親子關係,在工作的地點,他們面臨許多其他家庭的親子衝突,馬力說:「家人真的是大魔王,大家都在處理跟家人的關係,面對外界的不友善,可以強硬處理,但回到家會疑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如果能夠處理好自己的生活,其實家人也會比較放心。

 

對於家人的關心,馬力認為,以前會埋怨,都是父母要我減肥,所以會埋怨自己也埋怨家人,不斷想著,瘦下來是不是可以過得比較好?

 

馬利認為不要先入為主的抗拒父母的「關心」,同理溝通才是緩解親子關係之道。(取自肉彈甜心臉書)

 

Amy跟家人的緊張關係並非正面衝突,她也都採取冷處理,那些真正給予她壓力是來自外在環境,她說路人對她「不友善的回頭率超高」。母親一直用軟性的勸說方式要她減肥,有一次,她實在忍不住問母親:「到底為什麼一定要我減肥?我生活過得很好,找對象不是問題,那為什麼一定要減肥呢?」媽媽才回答她的最終焦慮是怕Amy被別人笑。

 

胖不代表差! 每個人都是多元個體

 

當母親說出擔憂後,Amy卸下心防,了解母親一直把這些是看在眼裡,她跟母親說:「那妳更應該當那個不要笑我的人。」那些不友善的眼光,像是覺得自己比Amy還優越,「我只是比你胖,不代表比你差。只是因為體型不同,不應該被歧視。」

 

集「非主流」標籤於一身的Amy認為,人人都是多元且複雜,沒必要一味追求社會認可的平均值。(攝影:李智為)

 

「一歲時有米其林腳,大家會說你很可愛,當妳十歲時有米其林腳,就開始會被指指點點了。」Amy說。大家說什麼以前的胖不是胖,還會說很可愛,但當她進入小學後,才意識到原來「胖」是不好的。馬力說,這大概是因為華人社會都追求集體主義,只要跟別人不一樣,不主流,就會被排擠。

 

Amy說自己是一個女同志、胖子、也是非營利組織工作者,每個人的組成都是多元而複雜,不可能「只要瘦下來」,排除一個條件就能達成什麼。

 

也曾暗黑減肥 追求社會「平均值」 

 

當問到兩人的陰暗面,馬力馬上大笑,她從青春期到研究所前都很陰暗,她開玩笑說:「大概是我青春期很長吧。」但實際上是因為身為一個與主流社會格格不入的人,讓她壓力很大。她花了很長的時間減肥,總想著只要瘦下來就可以變好,整個社會不斷提醒每個人,要當個一般人、普通人。

 

馬力唯一一次的告白經驗是在高中,而且是用跟同學打賭的方式,賭輸了就去告白,好像給自己一些理由,但失敗了,對方還跟其他人說馬力跟他告白,馬力說很奇怪,有人喜歡不好嗎?

 

「瘦」不了自己,外表開朗的馬力(右)自爆她從青春期到研究所前其實很陰暗。(取自肉彈甜心臉書)

 

人生的小挫折不斷累積,好像胖的人不能擁有一個好的人生,不斷提醒著自己不一樣,很想要隱形在人群中,不被看到,就不會面臨太多壓力。直到在研究所,馬力念性別,發現同學都很不一樣,在那裡大家都不是平均值,她覺得自己好像被包容。

 

笑看惡意「回頭率」 朋友聲援暖在心

 

而Amy的陰暗面則是起起伏伏,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某一任女友要她減肥,這件事讓她非常震驚,因為從她們認識,到後來交往的一年多,Amy都是一樣的身材,「這很像是穿高跟鞋往我身上最痛的地方踩,踩到我流血,我問她以後,她說,因為跟我出去,她覺得很丟臉,所以我就提分手了。」這對20多歲的她相當難以接受,她形容就好像是70公斤的人笑90公斤,這是胖子的弱肉相殘。但這幾年她們觀察到,現在社會對女性身體的想像稍微有點鬆動,但他們馬上補充,還是不夠,那些雜誌、網路上說的肉肉女,一點都不肉啊。

 

走在路上常飽受「有事嗎」的注目禮,Amy曾爆氣嚇阻,如今已能豁達地說,「Welcome to my life 」。(攝影:李智為)

 

有一次Amy穿著大露胸的衣服逛IKEA,一個女生看到她後,就驚恐地叫男友也看她,兩人就盯著她看,那次她受不了,決定反擊,在排隊結帳時,她也一直盯著那個女生瞧,直到女生受不了開口問:「有什麼事嗎?」Amy跟她說:「你們這樣盯著人看很不禮貌。」女生後來帳也沒結就離開了。但這不是Amy遇到的單一事件,而是幾乎每天上演。「我不是說不能看路人,我看到漂亮的人可能也想多看一眼,但這些人就是用帶著看到奇怪東西的眼神打量,這讓人感覺很差。」Amy說。

 

在接受訪談的上周,Amy才剛去甫開幕的微風南山,Amy說:「我一整路回頭率超高的!」所以她就跟女友做了實驗,測試一小段路上有多少人用獵奇眼神回頭看她,實際計算後,不分男女老幼,十多人皆用不友善的眼光回頭盯著Amy,這讓Amy女友十分詫異,她則回應:「Welcome to my life 」。

 

肉彈甜心兩人表示,20多歲起,親友要她們瘦一點就能找到對象。(攝影:李智為)

 

Amy回憶起成長階段遭受的霸凌,不只來自同學或路人,還包含自己的老師,高中時,有個老師在課堂上笑她:「妳那麼胖了還吃?」班上同學馬上站起來說:「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她是你的學生,你是老師欸!」她認為有很多朋友幫助她,這些朋友都像沒有血緣的家人,其中很多人是同志,她說可能是因為沒辦法結婚組成家庭,所以大家都還保持著很要好的關係,她說沒有這些朋友,就不會有現在的她。

 

「出櫃」是場長期抗戰 心臟要很大顆

 

兩人說,從20多歲開始,親友要她們瘦一點就能找到對象。但Amy在17歲時,就知道自己喜歡女生,31歲那年,她向家人出櫃,就像煲老湯還是溫水煮青蛙那樣,慢慢讓他們知道,「我一開始知道自己喜歡女生時,本來不想跟父母說,擔心他們傷心,但在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工作時,經常遇到父母因孩子是同志而打來求助,我常代入情緒,想著我父母是不是也這樣,就跟著他們哭,有一次還反而被一位媽媽說『你麥擱哭啊!』」出櫃的真正契機,就是因為工作時承接這些父母的情緒,如果都可以處理其他父母的情緒,為什麼不能跟父母說呢?

 

Amy工作負責開導同志家屬,當時未出櫃的她常感同身受地「陪哭」,從中也獲得了出櫃的勇氣。(取自肉彈甜心臉書)

 

31歲某次回家時,Amy向父母說,她不是不結婚而已,而是她喜歡的是女生,而曾帶回家的朋友就是女友,她說父母一副「上當了」的表情,但很平靜,她推敲,可能是女友都是家人認識的朋友。但她強調,出櫃只是過程,不是說完就是終點,真正的事都還在後頭,也可能隨時有回馬槍等著。要儲備夠能量,穩住自己之外,也要能理解父母。馬力則還沒準備好跟父母談感情事,可能是父母待她的方式還是將她當成小孩,想影響她的決策,目前她認為自己還沒辦法處理,所以決定擱置。

 

「為你好」並非單向 時時要同理彼此

 

馬力跟家人間的關係是成年後才轉換,第一次聽到父親的真實想法,是在《誰來晚餐》節目中,父親懊悔地說很對不起她,馬力胖最快的時期,是國中升學的階段,父親擔心她累,總在吃完晚飯後,強迫她睡覺。馬力父親認為是他導致瑪力變胖,馬力說第一次聽到的時候,覺得很震撼,也是那次開始,才理解父母也有他們的難處,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彼此都是在乎對方的」,但這還是很難做到,馬力笑說她已經預期到今年過年還是會有激烈對話。

 

Amy說:「不只是我是為你好,而是彼此互相著想。有時候會埋怨父母,全世界都對我不好了,怎麼連你們也是,所以真的要提醒自己去理解對方。」兩人身邊有很多朋友都很幽默,但若不是笑看一切,真的會過不去,好像這是跟主流不同的人的生存之道。但馬力話鋒一轉:「我們還是不斷呼籲,不用當一個怎樣的人,你不用一定要當個幽默的胖子或是陽光的同志。社會之所以有趣,就是因為有許多不一樣的人。」

 

 

男性沙文當教案 向仇胖、厭女、反同宣戰

 

2018年,肉彈甜心曾遭遇黑粉事件。當時,有網友將肉彈甜心的言論轉發到巴哈姆特等男性為多數的論壇跟PTT,上面充斥著各種霸凌與謾罵,「好像重新回到學校被霸凌的時候」馬力說,但她馬上進入解離狀態,想將這些謾罵做成教學素材,來做人權運動。

然而,黑粉事件卻嚴重打擊Amy。她說,以前在學校,她們可能被當面罵肥豬、航空母艦,但這些網路留言更加可怕,她們沒想過怎麼有人可以說出這些話,像是說她們「浪費健保資源」、「怎麼還活著」、「這種叫誰來吃好了」等,Amy質疑:「怎麼會有人用血淋淋的話來傷害別人?我是殺了你的家人嗎?為什麼要這麼罵我們?」當時只要有一點網路垃圾,都會影響到她,那些最不好的回憶都會跑出來,而且她還不知道怎麼關閉手機的提醒,就一直被垃圾訊息騷擾。網路上的謾罵與現實世界不同,現實世界,她們可以反擊,但在網路世界,面對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免洗帳號,只有憤怒。

 

開嗆酸民沒在怕 最在乎仍是至親目光

 

從黑粉事件之後,她們更加關注網路安全的問題,身為被網路霸凌的人,意識到這問題的嚴重性。馬力說,偷拍路人上網發文是她無法忍受的,她在網路上公開嗆一個男性網紅,因為他偷拍一個胖女生,並諷刺她這麼胖還吃雞排喝珍奶,馬力認為這不僅是隱私權的問題,更侵犯他人。

 

挺身開嗆「偷拍路人」進行外貌霸凌的酸民,讓肉彈甜心一戰成名,也肩負與「主流價值」對話的使命。(攝影:李智為)

 

她們說:「每個人都希望成為主流,或希望待在舒適圈,我們也希望讓這些酸民理解,叫你們肥宅,你們也會不舒服吧?」黑粉事件讓肉彈甜心粉絲專頁從7千人一路暴漲2倍,但她們不追求暴紅,而是希望低調一些,但黑粉事件也意外引起本來沒關注的人進行對話。

 

Amy回想起這些年的最大改變,並不是自己身分的改變,而是「將父母當成人來看,而不只是父母」,因為孩子會期待父母總是要符合父母的角色,要能包容、接受子女的一切。她說,不是生了小孩就懂怎麼當父母,而且每個孩子又很不一樣,小時候她總會想著父母就是要能適時扮演孩子的朋友,適時扮演父母的角色,但父母不是超人。只要把父母當成人後,便會理解父母的很多行為,父母也有侷限,才能回頭去跟父母溝通,算是理解自己也理解父母。

 

 

 

【延伸閱讀】

●同婚修法草案大限將近 法務部長鬆口:朝國際人權指標「專法」邁進

●【捍衛性別認同】男警葉繼元蓄髮考績獲丙等  不服提告敗訴定讞

●性平團體要蘇貞昌堅守748號釋憲防線  同婚法案應以「婚姻」為名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