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從彭斯到索羅斯演講 反華成為美國的「新共識」

余杰 2019年02月09日 07:00:00

索羅斯毫不留情地點名批評習近平「是自由開放社會的最大敵人」。(美聯社)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晚,美國商人、社會活動家喬治·索羅斯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發表言辭犀利的長篇演講,集中在對中共極權主義統治模式的譴責上。

    

在美國的政治光譜中,索羅斯是鐵桿的民主黨人,每次選舉都投入钜資支持民主黨候選人。索羅斯擁有兩百五十億美元的財產,遠遠多於川普的十四億。索羅斯也是最極端的反對川普的自由派人士,川普和共和黨嚴厲批評其資助民間反對派用種種不堪的手段破壞政府的施政,包括用子虛烏有的性騷擾指控來阻撓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的就任,甚至有十萬保守派美國公民透過白宮網站發表聯名信,譴責索羅斯是「恐怖分子」,要求美國政府沒收其財產。可以說,在美國的內政和外交的幾乎所有問題上,索羅斯都與川普政府相左,乃至針鋒相對,雙方的矛盾難以化解。

    

但是,索羅斯此次講話,與此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卻驚人地一致。索羅斯並不反對川普對中國展開貿易戰,他還建議川普應當對中國更加強硬,集中精力針對中國,暫時減少與其他國家就貿易問題發生爭吵。

    

在大會的主題演講中,索羅斯毫不留情地點名批評習近平「是自由開放社會的最大敵人」,雖然中國不是世界唯一的獨裁國家,但它是「最富有、最強大、科技最先進」的國家,對世界的危害也最大。索羅斯指出,美國應該要嚴重打擊華為與中興,一旦中國企業主導了5G技術的發展,將會對世界各國形成「不能接受的安全風險」。

    

索羅斯更是怒髮衝冠地指責中國建立所謂「社會信用體系」是「非常可怕和令人憎惡」的行為,是一種中國式的「極權主義控制」。深受波普爾「開放社會」思想影響的索羅斯強調説:「作為開放社會基金會的創始人,我畢生致力於反對整體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這些意識形態錯誤地宣稱,目的可以證明手段的合理。我相信人們對自由的渴望不可能永遠被壓抑。但是我現在感到,開放社會目前面臨嚴重威脅。」

    

早在二零一三年四月,習近平剛剛上臺時,中國曾主動邀請索羅斯參加博鰲論壇。習近平特意與索羅斯有短暫會面。外界評論,那是一場用以顯示中國將繼續對外開放的、「精心安排」的會面。然而,那場會面並沒有讓索羅斯對習近平產生正面看法,也並沒有改變或軟化索羅斯對中國這個「封閉社會」的反感和厭惡。

    

索羅斯與中國的淵源始於上世紀八十年代後期。索羅斯在此次演講中對那段歷史有一番回顧:當時,他向趙紫陽的智囊陳一諮提議在中國複製匈牙利模式。陳得到趙紫陽和趙的具有改革思想的秘書鮑彤的支持。一九八六年十月,雙方建立了一個名為「中國基金會」的合資項目,它不同於中國的任何其他機構,在書面上有完全的自主權。

    

鮑彤是這個項目的領導者。但是眾多激進改革派的反對者聯合起來攻擊他。他們聲稱索羅斯是中央情報局的特務,要求內部安全機構對其進行調查。趙紫陽為了自我保護,將負責基金會的陳一諮換成國安部副部長淩雲。

    

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前夕,趙紫陽被鄧小平等元老非法罷黜,索羅斯立即以此為由關閉了基金會。鄧小平屠城之後,立刻想到要將趙紫陽與索羅斯基金會掛上鈎,試圖將趙紫陽包裝成「美國中情局特務」加以整肅。後來,索羅斯在《華盛頓郵報》上看到這一消息後,給鄧小平寫信,說他的基金會的中方負責人是中共國家安全部副部長淩雲。鄧小平意識到,如果執意捏造所謂「趙紫陽間諜案」,必然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只好作罷。儘管如此,當年跟基金會有關的人士,永遠背上了一個「裡通外國」的「汙點」。

    

那段短暫的與中國打交道的經歷,讓索羅斯認識到中西方根深蒂固的文化差異:「他們(中國人)熟悉儒家的傳統觀念,而在中國沒有投票選舉的傳統。他們的思維仍然是等級制而不是平等主義的,對高職位有天生的尊重。但我想要的是每個人都有投票權。」

 

索羅斯指責中國建立所謂「社會信用體系」是「非常可怕和令人憎惡」的行為,是一種中國式的「極權主義控制」。(湯森路透)

  

索羅斯對中國的看法,代表著美國民間自由派人士、民主黨金主和政客的立場,他們比川普政府更敵視中國。比如,現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常年支持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天安門流亡學生,當年訪問中國的時候曾在天安門公開舉起支持民主運動的標語,而受到北京警方的短暫拘押。她與川普在建墻等問題上唇槍舌戰,但若中國認為她會比川普對中國更「友好」,那就是緣木求魚了。再比如,已宣佈參選下任美國總統的民主黨重量級參議員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是川普最激烈的批判者之一,但她在二零一八年訪問中國之後即明明白白地指出:「中國會將隨著經濟增長和開放市場而更加融入世界,這種觀點已被證明是錯誤的,中國的廣泛監視和控制網路措施是封閉,美國要重新調整與中國的關係。中國與美國幾乎在所有方面激烈競爭,沒有共同利益。美國必須知道,在中國的嚴峻現實面前,美國絕不能迴避。」

   

 而川普政府匯聚了最大多數的對華鷹派人士,堪稱中美建交四十年以來最反華的一屆美國政府。從川普一上臺其就不存有雷根執政初期對那種對中國的幻想。日前,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Dan Coats)出席參議院情報委員會聽證會時稱,中國的崛起是依靠盜竊美國公司的科技成果。中國很大部分的成就,是透過盜竊美國企業資訊而達致、透過安插中國人入美國的實驗室,或帶回盜取的產權。

    

科茨在公佈《世界威脅評估報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 時,將中國、俄羅斯、北韓及伊朗形容為「四巨頭」(BIG 4),它們聯合起來對美國及其盟友構成嚴重的安全威脅。科茨將中國放在首位,然後才提到俄羅斯、北韓及伊朗,中國名副其實地成了「老大哥」。科茨用極大篇幅,呼籲全美情報部門警愓中國深化獨裁專制、打擊西方民主陣營的伎倆。他警告説,中國一方面採用長線戰略來達致全球優勢,同時在習近平治下深化對內獨裁。他又指中國會幹預西方民主選舉,加劇盜取美國及其盟友的經濟、軍事和技術機密,還會繼續利用美國社會的開放來達致影響美國政策及削弱民主的目的。

    

上一次美國官方採用類似的集體詞彙形容其他國家,是前總統小布殊在國情諮文中採用的「邪惡軸心」,當時用來形容伊拉克、伊朗和北韓。從「邪惡軸心」到「四巨頭」,顯示美國外交戰略的重大調整。美國朝野各界已清晰地認識到,僅僅「反共」是不夠的,還必須「反華」——從華為、中興的所作所為、為所欲為就能看出,中國所有表面上的私營企業,都是共產黨勢力和實力的延伸,如果把它們當作西方自由市場經濟體制下的私營企業來對待,無異於引狼入室、引火燒身。

    

從彭斯演講到索羅斯演講,顯示反華已經成為美國社會的「新共識」。

 

 

※中國流亡海外異議作家

 

關鍵字: 彭斯 索羅斯 反華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