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司法腐敗已到了令人咋舌的地步

《看中國》/白夢 2019年02月10日 00:00:00

作者稱,中國各級法官不作為,官官相護,不給紅包不辦事,給的少了不辦事。(圖片摘自李文足臉書)

我是一個律師,我知道,如果這些事、這些真話我說出來,或許我的職業生涯即告終結!

 

正如黑社會和公安局是親兄弟一樣,一個以民事案件為主業的律師,與法官是親兄弟,我剛陪幾個法官喝花酒回來,七葷八素的,可能詞不達意,見諒!簡單點吧,煽動性語言不說了,說實際的,可能很多兄弟打過官司,或者聽別人說過打官司的經歷,或者在新聞媒體上看到過某些敏感事件打官司的報導,會從最基本的直觀覺得「怎麼可能這樣?這官司怎麼可能這麼判呢?莫非法官傻了嗎........」諸如此類的疑惑,實話說吧:法官不傻,個個都是全日製法學院校的本科或研究生畢業,他們有智商,有情商,有水平,他們根本不傻,具體在個別案件上,比大部分的律師水平要高!為什麼會有讓人看不懂的判決呢?只有一種可能:揣著明白裝糊塗(法官黑心黑肺),中國不腐敗的法院、不收紅包的法官太少。幾十年來,法官及其親屬抽煙、喝酒、茶葉,有自己花錢買得嗎?司法局官員、法院法官家裡辦紅白事,那禮金收入,是老百姓的好幾倍,多少年前,給老百姓送禮50元的時候,給他們官員送禮已經是500元了,給法官送禮送高級轎車的都有。

 

貓膩,現在開始:

 

一、黑暗從立案開始

 

許多人認為,打官司的貓膩,是從開庭後甚至判決時開始的,只能說明你不懂打官司或者是打官司的菜鳥,真正的貓膩,從立案就開始了。

 

多多少少,每個醒目律師(你懂的),誰都有自己熟悉的法官,如果你的案件恰巧分到你熟悉的法官手裡,哈哈,你懂的。正常分案程序是這樣的:立案後,立案窗口的工作人員隨機分配案號,並按順序分配給各個法官,一個法庭會有幾十個法官,比如上一個案件,已經分給李姓法官,那麼,下一個案件會隨機分配給楊姓法官。問題在於,我跟某幾個法官很熟,但跟別的法官並不熟(跟所有人熟,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成本太大,天天有人叫你買單伺候,受不了)。這個時候,我立過案後,會直接找到立案庭領導,要求把這個案件分到某某人那裡,這對領導來說,是小菜一碟,只需要一句話:小某,這個是兄弟的事情,放在誰誰那裡!~我跟誰誰,天天晚上在一起廝混!

 

二、輸亦贏來,贏亦輸

 

有了上一步,基本可以高枕無憂了,判決我都可以先寫好,發給法官!這個案件,如果可左可右,也就是說:證據的認定,或者基本事實的認定,存在不確定性,列位,你們懂的!如果我必贏,列位,你們更懂了,我可以在法律允許的最短時間內,拿到判決書!如果我必輸,比如借款(當然:這種情形適用於我代理被告時,比如我的當事人欠了別人錢),我可能讓法官把這個案件,拖個一年半載,本來一兩個月能判的案件,一年你也見不著判決,被告即使距離法院只有幾百米遠,傳票送達也要半年以上時間,半年後還要去排隊等待公告,又半年過去了,即使判決了,至少半年內讓你拿不到判決生效證明;而即使到了執行庭,一個案子給你執行3-8年都有可能,等判決下來了,或者你終於拿到判決生效證明了,執行的漫長等待,財產也被轉移光了,就算你有能力保全,你拖得起嗎,還有二審呢!你贏了官司,卻贏不到一毛錢!貪官們設計的法律制度、法院規定、自由裁量權,就是為貪官服務的,說中國法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鬼都不會信!

 

三、執行是一種關係遊戲,內情更黑暗

 

千辛萬苦判決生效了,要強制執行了。關於強制執行的法律解釋和故事,很多很多,為什麼執行這麼難?真的很難嗎?如果你一個人不認識,真的很難!法律賦予律師的許可權,幾乎沒有!一個人的財產線索,無外乎下面幾種:房產、存款、股票、汽車、其他!律師能做什麼呢,知道姓名查房產?sorry!查不了!去銀行查存款?sorry!查不了!股票?sorry!名下有沒有汽車?sorry!律師到底能做什麼?只能給執行法官送禮或許諾,讓他們去查!\

 

在中國現有「法制」之下,律師善良、主張正義、不送禮行賄那是無法生存的。(湯森路透)

 

問題在於,每個執行法官,一年可能有200宗以上的執行案件,不可能每個案件都去查!誰熟,誰給的紅包多,幫誰查!法官查這些,其實很簡單,簡單到令律師憤怒!每個執行法官的包裡,都有一沓子蓋好法院章的協助查詢函,他們只需要到各個職能部門,亮下工作證,手工填寫協助查詢函,愛查啥,查啥,不要說,你名下有沒有房子,就連你在這個城市是否曾經買賣過房子,都能查個一清二楚!銀行有沒有存款?更簡單,有專門的窗口,把姓名和身份證號遞過去,無論你在本市任何一家銀行開戶,馬上顯示得明明白白!查車查股票同理,但是,如果你跟執行法官不熟,你會等到一句話:請提供財產線索,你不提供財產線索,我們只能中止執行!憑你個人能耐,你去哪兒提供財產線索!房管局、銀行、車管所,沒人協助你查!

 

至於中國各級法官不作為,官官相護,不給紅包不辦事,給的少了不辦事,各級紀檢監察部門是不願管、不想管、不能管、也沒有責任追究具體條例作為依據、是無法管理的!這就是中國法律的不公正!法院院長們大貪,小小法官們擺譜,請客吃飯一次至少上千元,檔次低的飯店,小小法官根本不去!小小法官的紅包灰色收入,每年至少十幾萬元。

 

四、代價

 

我入行四年了,說實話,比一些干十幾年的,掙的還多。為什麼?你懂的。我每年對法官的開支在30萬以上,基本是年節送禮和請吃請喝。社會上認為律師太黑,賺錢多,你們不懂,至少多一半是給法官、院長、司法局領導的,我們為了在中國這一行業站穩腳跟,為了與法院、司法局建立長期「秘密合作」關係,我們剩餘的並不是太多,讓你當律師也是如此,否則,難以生存,難以發展。
 

中國的大老闆們為了拿到項目、拿到工程、土地、礦產,給各級領導者送禮,數額巨大,但是他們收益巨大。我們不行。吃飯喝酒,太可怕了,現在茅臺1550,五糧液889,軒尼詩XO1280,一頓飯下來,萬把塊,下半場夜總會,又是萬把塊!不送、不吃、不喝,行不行?我反覆考慮過這個問題,不行!不是我想,龜孫子才想天天拿自己錢,請別人吃飯!但是,不走這條路,我幾乎無路可走。我爹不是李剛,我也不曾是某高院院長秘書,我的律所主任,也不是彭真的兒子,我只是一個普通院校畢業的普通本科生,在一個普通的律所,從事普通業務的普通律師,我沒辦法!我的小女兒還在老家,之所以沒接過來,是因為應酬太多,老婆在的時候,生過不少氣,最誇張的時候,我一個月沒在家吃一頓飯,天天凌晨4、5點才醉醺醺回家,老婆跟我大吵一架,回了老家,我只說了一句話:老婆,你以為我想嗎!我容易嗎!老婆在電話裡大哭。

 

五、為什麼

 

我很羨慕美國的律師,那種牛氣,讓我等,死的心都有。我們在做什麼呢,下面求案源,中間狠同行,上面諂法官,我們的尊嚴和滿足感,到底在哪裡?是我們錯了,還是行業錯了,還是制度錯了?我一直在想,一直無解!

 

幾十年來,中國各級法院的腐敗,無論是國家最高法院、省級最高法院的領導者,上上下下,都非常清楚,可以肯定地說,他們是全世界最護短的法院,中共執政快七十年了,他們根本上就不想建立對腐敗的發現與追究制度,舉報人都是中國法律的犧牲品,當然,他們自身也腐敗:2015年7月15日中紀委網站發布消息,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黨組成員奚曉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組織調查,奚曉明之前另一名被查處的高級司法官員是原國家最高法院副院長黃松有,黃松有2008年被雙規,次年8月被雙開並立案檢查,2010年1月,黃松有因犯受賄罪一審判處無期。

 

這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中國法治的腐敗,我看不到根本解決的希望,朱元璋八年殺了15萬貪官(當時全國只有3億人),現在殺100萬都應該,但是,誰有那個氣魄。幾十年來,官方的媒體,敢於真正全面揭露法治的腐敗嗎?還要看領導者高興不高興,層層報批!中國沒有幾個田文昌、沒有幾個陳有西、沒有幾個張思之,有的是20幾萬個狗苟蠅營的我輩!到底是卑微,還是被卑微?到底是強姦,還是被強姦?

 

六、結語

 

請不要說,我是搞法律的,我只是被中國「法律」制度搞了一下而已!如果律師我的父輩是大貪官、不缺錢,自己純粹是法律志願者,背後有大人撐腰,才會不向惡法惡政低頭。在中國現有「法制」之下,律師善良、主張正義、不送禮行賄那是無法生存的,我也是中國惡法惡政的受害人!幾十年來,各行各業,舉報人都是中國法律的犧牲品,舉報人都沒有好下場,被打擊報復、被暗害、被暗殺的人多了,老百姓誰知道,上訪無門,所以,我不想舉報!

 

你們希望這樣嗎?路在哪裡?

 

 

(本文為《看中國》獨家授權《上報》刊登,請勿任意轉載 、抄襲,原文連結在此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標籤: 中國司法 立案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好友(ID:@upmedia)
或點此網址https://line.me/ti/p/%40zsq4746x

熱門影音


@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