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國家,請去死吧】你的餘生還有多久?超高齡社會下的日本老人困境

林思怡 2019年02月23日 07:01:00

垣谷美雨的小說《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透過一條法案探討老人社會下的日本家庭是如何生活。(照片:湯森路透,後製:李明維)

姥捨山是一則日本民間傳統故事,講述到達一定年紀且行動不便的老人會被帶到山上遺棄,放其自生自滅。

 

日本知名電影導演今村昌平1983年以《楢山節考》榮獲坎城電影節金棕櫚獎。故事內容描寫日本古老山村的棄老傳統,在食物資源匱乏的村落,老人一旦到了70歲,就要由家人背到楢山,美其名是回到山神的懷抱,實則為任其等死,避免老人消耗家中的糧食。

 

 

鏡頭轉到現代日本,老年人口數量龐大一直都是政府的燙手山芋。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統計資料,日本人口數自2007年起連續12年呈現負成長。而高齡化社會下的社會保障支出也是日本財政的一大負擔,2017年平均每個月有164萬戶家庭領取社會保障津貼,其中86.5萬戶家庭裡住有老人,而且當中逾九成都是65歲以上的高齡獨居者。

 

高齡者若是思慮清晰、可自由行動,或許還能靠延後退休或兼職生活勉強撐起生活所需。但對於臥病在床、需要家人看顧的老人而言,自己的生命早已喪失自主權,同時也可能是家人最大的負擔。

 

看護院裡的老人多為行動不便者。(湯森路透)

 

活著不能動,不如死了好

 

許多接受照護的老人多有生理上的病痛而行動不便,需要家中人手協助日常起居活動,如進食、如廁和入浴等。倘若家庭成員時間無法彼此配合,多半得想辦法撥出一筆安養院費用或請看護人員到家中照料。

 

垣谷美雨的小說《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中描述,日本國會通過法案,要求擁有日本國籍者在70歲生日後的30日內必須接受安樂死。此法一過,立即引發大批的討論聲浪。有的人反對這條法案違背基本人權、破壞倫理,卻也有許多因家庭看護而身心俱疲的子女,以及不滿年金、社會保障制度即將瓦解的年輕人抱著支持態度。

 

垣谷美雨的小說《七十歲死亡法案,通過》以日本通過「七十歲以上老人一律安樂死」法案為主軸,探討「老化中的日本」。(遠流提供)

 

該書中,一位高齡82歲的老奶奶因為動了胃造口手術,餘生只能躺臥病床上以灌食的方式維生。由於無法自由行動,即使聽到天氣好的消息也完全無法高興,反而「眉頭深鎖,癟著嘴瞪著護士」,希望自己能靠著死亡法案,儘快迎來生命的終點。

 

這令人不禁思考,喪失自由行動能力的老人是否還有「活著」的尊嚴?

 

拋棄自我的看護生活

 

為了照顧沒有行動能力的家中長者,許多子女必須選擇割捨生活中其他重要的部分。

 

日本《中日新聞》一篇報導提到,一名獨生女獨自照顧高齡75歲、有認知障礙的母親,每日必須先將母親打理好才能出門上班。因為長期照護的疲憊選擇將母親送入療養院,原以為生活可以稍微恢復正常,卻因為擱下母親的罪惡感,而不敢去參加公司聚會和應酬,最終遭到同事冷言冷語對待。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將近9年,直到無法應公司要求外派到其他地方,被迫選擇辭職。

 

照護行動不便的家庭成員需要花更多的心力與時間。(湯森路透)

 

不堪家庭照護的折磨而虐待受照護者的新聞同樣不曾少過。日本《福島民報》2日報導,2017年福島縣內虐待老人確定案例達260件,較2016年多出了31件,其中又以身體虐待占近七成。

 

《七十歲法案》一書中,家庭主婦寶田東洋子雖然不需要擔心家中經濟,卻得負責婆婆生活起居一切大小事,丈夫表面上感謝她的付出,卻在退休後選擇丟下她,與好友一同環遊世界。

 

面對婆婆的苛薄要求、丈夫的虛情假意還有親戚的冷漠,東洋子被迫只能帶走身上僅有的積蓄離家出走。像這樣的心理折磨是旁人感覺不到也無法想像,卻又是如此真切地存在於每個看護家庭,幾乎沒有例外。

 

行動能力常是老人決定餘生「能」如何度過的關鍵。(湯森路透)

 

缺乏充裕的看護人員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2016年的調查,看護設施的員工虐待老人案件高達452件,案例數已連續10年呈現攀升趨勢。據悉,發生虐待原因多與看護技術、知識和教育相關,另一方面,民間調查指出過多的業務負擔也是主因之一。

 

《七十歲法案》中,在老人養護中心工作的寶田桃佳因為工作內容身心俱疲,假日也都待在家裡補眠,更聽聞夜班的兩位人員得負責照顧80多個老人。然而,像這樣的情節並非虛構。

 

另一半過世的老人往往需要找其他的生活重心。(湯森路透)

 

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5月發表一份研究,推估日本2025年將出現34萬看護人員的缺口。儘管日本試圖引進外國勞工來確保人數充足,成效仍然不佳。

 

日本看護人員的人數從2000年的約55萬人成長到2016年的190萬人,不過2016年的「看護勞動實際情況調查報告」顯示,平均每年人員流動率達16.7%,意即每年5到6人之中就有一人離職。離職原因包含職場人際關係(23.9%)、不滿工作環境營運模式或理念(18.6%),還有收入太低(16.5%)。

 

《東洋經濟新聞》2018年9月曾經將日本所有產業分為63大類,看護人員工作則是所有行業中薪資最低。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4月也進行過類似調查,發現看護工作每月平均薪資29萬7450日圓(約新台幣8萬3514元),遠低於全部產業平均的40萬8000日圓(約新台幣11萬4553元)。

 

儘管老人照護工作要求高度專業性,符合條件的工作人員卻面臨比其他產業低薪的嚴峻情況。此外,即使是全職的員工,扣除稅金等每月的淨收入也常常連20萬日圓(約新台幣5萬6153元)都不到。

 

(日本嘗試利用新科技改善照護人口不足的問題)

 

台灣老年問題同為燃眉之急

 

日本作為亞洲高齡化問題最嚴重的國家,老年人口帶來的影響已實際發生,而台灣日後也極有可能邁上相同的道路。台灣內政部2018年4月指出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在3月底達到14.05%,也就是7個人中就有1個是老人,宣布台灣正式進入「高齡社會」。

 

根據內政部,台灣老年人口比率僅次於日本,推估從高齡社會轉為超高齡社會(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達20%)僅需8年,較日本(11年)、美國(14年)、法國(29年)及英國(51年)快。

 

面對此人口結構問題,以及後續勞動力不足等帶來的負面影響,台灣應借鑒日本採取的方案與措施,找出最適合台灣的一套政策。

 

台灣長照問題同樣急需解決,可借鑑日本作法再因地制宜。(湯森路透)
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加入上報國際圈,把世界帶到你眼前!】

 

 

【上報徵稿】

 

上報歡迎各界投書,來稿請寄至editor@upmedia.mg,並請附上真實姓名、聯絡方式與職業身分簡介。

 

一起加入Line@@upmedia


回頂端
@